Skip to content Skip to navigation

野狐一禅:忍看北京贪权滥权的丑剧(图)

2018年03月30日

2018323xibaozi.jpg (333×330)
自导自演的丑剧(网络图片)

这丑剧,笔者已从毛氏、邓氏观察到习氏,从1949年看到2018年,无论他们用多少美妙语言,如革命、解放,新时代呀等等,都演的是暴力抢夺到江山,争坐龙廷的丑剧。毛泽东登基时,还没出世的习近平,今天,终于唱着毛的老调,仿着毛的旧样,再位登极权。毛氏穿破马克思那件登基的外衣,接权者,不过是改換绣有中国特色花朵社会主义龙袍,续演老剧罢了。

当年,习近平做皇储时,曾学小布什说关权力入笼子。可他上台后,只用笼子关别人:他关死民主运动获诺奖的刘小波,关公民运动的许智永博士,关护法维权的709律师,直到关千万喊冤上访的寃民。他自已,却越来越不受限制地扩张权力,变成一言九鼎,一人拍板的大独裁者,中国,还将变成又一独夫的新专制实验场了,无限头颅无限血換来的假共和,转型百年,还在由威权向极权转,不太诡谲奇葩了吗?

看来,习氏操盘扩张他的威权向极权转变,已清除一切对他的制约,还要专权不受时间限制,如此暴露其私心,直到现在,还有人说他集权要办大亊,可历史早告诉人们:毛氏集权,尽干大跃进与文革坏亊,而大洋彼岸美国,更看出自已用巿场助长的共产资本主义,是个妖魔,比当年希魔更可怕了哩。

虽然,习氏无学历、无政绩、无能力,被称三无干部,但有野心,有混官场经历,还会使用文化的、政治的、经济的化装师包装,策划阴谋于密室,操作诡计于黒箱,官话称为顶层设计,再由党内对异议的圧服,并向党外骗服征服,操纵表决与舆论,导演掌声与拥护,他的个人专权,还有毛氏前30年专政垫底,岂不将后30年有限宽松的专制,又接通与超越吗? 若去重温一下毛氏专权专政的老戏,看习氏的新戏,仿佛全抄的老剧本:

如1969年,毛泽东利用文革,打倒刘邓和众多走资派,又横扫了一切文化精英学术权威被他称为牛鬼蛇神,他在立威还立毛思想时,由个人崇拜被林彪抬毛上马列顶峰,在召开中共九大,达到权力颠峰。今日习氏玩的,不是以反腐运动清除政敌,重复了毛氏的反走资派打倒政敌吗?只不过,毛有魄力,敢利用群众,习只能利用警察,沿袭明朝东厂手法,用行刑逼供代替毛的打砸抢抄杀而已。毛灭走资派,尽是他认为心存二心的政敌,习的反腐,仍然以自已不放心的为对象,毛将刘邓路线上的新老人脉灭绝,江青把知道她上海滩风流韵亊的老伙计老同亊也清除殆尽,习氏反腐运动,判处200多部级党官,与数十位将军,仍然要达到毛氏搞运动导致任人为亲目的,毛用老婆充旗手,侄儿去掌沈阳军区,眼前,习氏不是也尽用闽浙旧部去要害把关吗?不同的是:毛氏在九大不设国家主席,他就驾临于国家主席之上。习氏却要闹修宪来延长国家主席任期,改任期制为终身制,心才踏实,足见他很心虚,比毛泽东差得远矣,那么,他真正操控的权力,差毛泽东更远了。习氏还将自已思想弄进党章了,还在宪法上扫清专权霸权的妨碍,什么新时代、习时代,只是人们眼里看到的,是在重演毛氏专权的旧时代而已,难怪毛粉唱东方又红,太阳又升,中国出了个习大大,还不承认这是开历史倒车吗?

如此将天下权力集于一人,必然也集责任于一人。中共的专制党国,不兴问责,敷衍狡赖罪责,毛氏在风调雨顺和平年代饿死近4千万百姓,文革在叶剑英总结报告里是:死了两千万、祸害1亿人,这责任,难道不在继承毛氏政治遗产者身上,赖得掉、抹得去吗?邓小平这毛氏合伙者,没有勇气承担,责任,仍在党国一个个接班者身上,何况,仍用独裁治国必然再犯错误,还有新责在堆垒,到一切责任爆发追责那一天时,恐怕更无一个是男儿吧?有人辨说集中权力有利于担责问责,而历史告诉我:极权者更便于推卸责任狡赖责任。7000人控诉毛泽东罪责时,他不是说不下罪已诏吗?还弄出大寨、大庆作典型,来为他总路线失败翻案,若大树君权,压缩民权,这君权的为所欲为,能不为其罪责堆卸粉饰吗?历史上有哪个独夫民责是慨然承认与承担罪责者?

当年毛氏专权集权达到极权,不外解除他那中国出赫鲁晓夫修正主义的心病,他认定刘少奇是中国赫鲁晓夫,用叛徒、内奸、工贼与走资派名义,残酷地搞死。毛氏的修正主义标准是:自主种地要变修,到巿场发财也变修,离开共产的人民公社的农民,也会变修,却有几千万变了饿死鬼。

现在,8000万党员,从数量就一人可监控统治10多个民众,再加几千万军警特的管控,这专制机器已达极限,今日宪法还把党的领导由序言入条文,党要全覆蓋,公民尽变党奴,毛的前30年巳把农奴变成鬼,习近平说两个30年不互相否定,那么,习时代是又回到由奴变鬼的毛时代吗?哪还有走向什么习时代与新现代呢?

权力,当然迷人,有智者形容权力似毒品海洛英,一吸难弃。这40年前,习氏从正定县委书记就开始吸它,再从闽浙吸到沪京,毒瘾已太深,嗜毒就贪权,如文革小组式的小组,他一人就贪婪近10个,还不过瘾,所有权力全揽,还要终身掌权。政治学教授吴国光讽刺说:“任期无限,人却有大限呀!”笔者看当年毛氏的大限到时,他争的尽失,只获得八尺水晶棺,他的教父列宁都难保,还能永保吗?

他贪到的权,既未落于他放心的华国锋之手,也未转移到誓死捍卫他的江青、毛远新之手,留下的孙子毛新宇,是民众与记者调笑的玩物,孔家那外孙女,乃著名大款二奶。毛氏企望他对手刘朱周都死在他前,也如愿了。可是周死后爆发天安门借吊周思的四五运动,汪东兴将天安门诗给老毛看时,他看到:“欲悲闻鬼叫,我哭豺狼笑。洒泪葬雄杰,扬眉剑出鞘。”毛说,这豺狼是骂我嘛!因为周死,他叫中南海放鞭炮庆祝。文革中,这祝毛万寿无疆,转变为骂毛是豺狼,如此戏剧性的变化,不是对他文革的讽刺吗?

权,绝对要与民共享,不可独揽独占。世界200个国家,由专制转民主的国家,已有176国,而中国,还在削尽民权,扩大延伸君权,你不给民权,民就无责任,这是政治与社会学的常识,恰是那责任,才是民众尽爱国主义义务的基础,专制以圧迫剝夺公民一切权利,把公民变成臣民,主人变成奴仆,权利尽失,还可能爱国吗?靠颟和骗的洗脑手段去达到爱国,在此信息加智能时代,能不觉醒吗?而网上流行对你们党国称赵国,不是觉醒的标志吗?

走笔至此,何妨扫描毛氏一生,也是他专权、贪权和霸权的一生。一开始,就以他这党内綠林派斗国际派,用他山沟里马列,斗城市产的马列。在宁都会议上,他失败了,周恩来与苐三国际李德夺了他的权,毕竟老板是三国际,入伙者难反抗。在延安,他逐渐运作权力到手后,便斗国际派,斗王明教条主义,周恩来经验主义。斗莫斯科受训的28个半布尔什维克,从张闻天、博古、王稼祥、杨尚昆等,斗到北京,再灭高岗、习仲勋等延安派,以反胡风、反右,灭刘少奇北方局与周恩来南方局所拥有的知识精英群体,。文革中,更横扫一切不甘和已甘做驯服工具的文化人与文明人。毛氏专权扩权,向国外共运与苐三世界延伸受挫,闹到同今日金三胖那么孤立,苏联勃列日湼夫要对他用核武进行外科手术式打击,吓得他深挖洞、广集粮时,被逼他只好化敌为友,邀尼克松进他书房,大谈他喜欢美国共和党这类右派。

此时,他这伟大领袖还坐马列颠峰上,可尼克松书里对他印象,说他像个巫师,而天安门诗抄里,说他是豺狼了。他一生迷信暴力斗争,崇尚暴力夺权,倾心暴力专政,史家评他是历史上超希特勒史大林的暴君,对他贪权使人类付出的生命代价,从打江山到坐江山,是8000多万。尽管他的徒子徒孙还供毛像在天安门,毛尸存纪念堂,而毛的晚景,很凄凉,他是叫女秘念着庾信的枯树赋:“昔年种柳,依依汉南。今看摇落,凄怆江潭。树犹如此,人何以堪!”在此自悲自挽中咽的气的。专制独裁者是这么走出历史舞台,更别说他修的秦城监獄,把他老婆江青也关死这监獄了。那些如今日李鸿忠、蔡奇表忠的奴才,有如向江青同志写效忠信的一类,江青见到一个效忠的去救过她吗?今日习氏以拍马为忠选才,切不可忘记跳忠字舞、磕效忠头、写效忠信、心口上挂效忠章的许多表忠者,审判江青时,有一个忠奴出来效忠吗?

眼前,重复毛氏集权专权霸权的习氏,无论学力、能力、威力皆不如毛氏,启用近臣、倿臣、弄臣类的亲信之江新军,能比毛的康生、陈伯达加周恩来、林彪这些老政客老党棍老军头吗?就是老毛看中的笔杆子,别说姚文元,就是姚那梁效写作班子里的余秋雨,也比你收罗的小混混周小平写捧文高明吧?因此,这重复毛氏集权霸权的老戏,能演成什么下场,还有多少悬念吗?

两会后,若习认为又开了团结的胜利的大会,自已操盘专权成功,请看世界上那些成功专权的独裁者下场:

萨达姆操纵他的投票机器,每次都是100%拥护他,没一个投反对票的,但临到末日,当他藏入地窖时,那100%的拥护者,一个也不见了。

卡扎菲专权更甚了,同老毛一样,会用绿皮语录小书洗民众的脑,专制得也如金三胖的铁桶。结局,比萨达姆更惨,审判也无,便遭到他的暴政制造的暴民使他受到暴死的惩罚了。

你们的齐奥塞斯库同志,也是著名独裁专权者,专到国家成了夫妻店了。在10万人大会上,口号导演喊他万岁,与喊出打倒他的呐喊!只差几秒种,这种戏剧性的驟变情节,岂非经典的专制垮台版本吗?

如果再去看查维斯专制给委瑞内拉留下的委币变废纸,卡斯特洛专制给古巴留下的穷困,权力交给自已兄弟劳尔后,仍然要结束家族专权。而中共老朋友专制到90岁还恋权要交权自已老婆的穆巴拉克,那下台的窝囊,更是专制丑鄙与贪鄙的活剧了。这些人都是擅于操盘专制格局的能手,有哪一个最后成功,哪一个结局不惨呢?

现在,习氏专权极权,人们称他权超毛邓,其实,只看表面,未及内核,他还差得太远:

毛氏从不说他专权,也不要宪法来确认,甚至说宪法无用,笑蒋介石把宪法很当一回亊,还是被赶到台湾。他老谋深算,甚至把1961年就应召开的中共九大,拖到对他有利的1969年才召开,他就这么完成自已的终身霸权。

邓氏是鉴于毛终身制造罪孽太多,他立了一个两届任期制来缓解权力交接矛盾。但是,他又复活了专制世袭后的垂帘听政制,那顾问委员会,便是几十个慈禧登场。解散后,他依然霸着军委主席继续做专权慈禧。邓氏仍是终身制的专权者。历史教训告诉人们,邓小平不恋权无垂帘听政,既无气死胡光绪〔耀邦〕也无贬下赵光绪〔紫阳〕的清朝老戏由红朝不断后续,也无大学生把向邓示好的;“小平你好,”在邓64镇圧后,怒改:“小平你好狠”了。

说到底,红朝权力交接转換,没有规则制度,从前,盗亦有道,就是选藏传佛教活佛,也有规矩是金瓶抽签,旧帝制还有长子继承制和皇储制。几百年前欧洲国王,如荷兰等国,还有从国外的聘任制。哪里如中国,权力转換要不断通过政变与准政变方式来解决。说得更穿一点,是回到丛林野蛮争斗方式。这,还不叫历史倒退,能称什么走向中囯梦吗?只恐又是一恶梦了。

为何百年前,给民众民主,各民主国用一张选票就简单轻松解决了接班的权力转移,过去北洋政府与今日台湾民国政府,都予民选票就解决了的问题,专制的大陆党国,却鬼〔权〕迷心窍,总走不出这鬼打墙呢?但这鬼打墙,也如柏林墙,总要倒,离倒的日子,还可能很远吗?不仅国人在醒悟,上了当的美国人也觉醒了哩!
 

——转自民主中国(2018-03-25)

中国人权双周刊》第232期,2018年3月30日—4月12日

错误 | Human Rights in China 中国人权 | HRIC

错误

网站遇到了不可预知的错误。请稍后再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