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navigation

杨小凯:只有通过贸易战,才能让破坏规则者回到谈判桌上(图)

2018年10月12日


▲本文作者杨小凯(左二)

 

贸易战的三种结果
文:杨小凯 张定胜 | 编:先知书店

2018年中秋节,美国宣布,向中国2000亿美元出口商品加征10%关税,一时间,大洋两岸人心惶惶。

在欧美,《纽约时报》、《金融时报》、《经济学人》等主流媒体,或多或少站在了中国的一边,观点不外是:“中国国内确实有对美国不公平的壁垒,但不该用贸易战来解决。”加入辩论的还有诺奖得主克鲁格曼,他以《如何输掉一场贸易战》的标题来反对总统特朗普。而国内媒体和庙堂经济学家,更是趋之若鹜,将美国塑造为挑起贸易战的元凶。

欧美反对贸易战,不仅仅是媒体圈和学术圈已经形成了反对美国总统特朗普的政治正确,更是因为一个长期以来的主流经济学假设:国际间的自由贸易对双方都有利,所以中国在受益于国际贸易分工时,从长期而言,就会逐渐退出国内的各种保护,从而拥抱自由市场。

然而,少为人知的是,这一主流假设早在十五年前,就被华人经济学家杨小凯用严谨的数理经济学逻辑戳破。今天的贸易战乱象,其内部逻辑也在被临终时的杨小凯所精准预言。

本文汇编了杨小凯在生命最后一年思想遗产中关于贸易战的观点,限于篇幅,删减了原文中大量的数理分析和论证过程,如果您想进一步了解杨小凯思想,以及学术论证部分的内容,可通过文章尾部链接购买在国内首度问世的《杨小凯学术文库》(九卷)。

国际贸易中为何会出现‘双输’的结果”

自由贸易能够给各国带来利益,这是一个被大家普遍接受的常识,但是,众所周知的现实是,很少有国家在实际上采取完全自由的贸易政策。

在博弈论中,有个说法叫做“纳什均衡”,就是两个对手采用了两败俱伤的“双输”做法,而不是彼此“合作”的双赢做法,比如著名的“囚徒困境”,囚犯由于互相不信任,彼此揭发而导致“双输”。


▲博弈论创始人:约翰 纳什

在国际贸易中,国家之间的“双输”博弈,源头主要来自政府,是它们制定了相关的贸易政策,并且通过征收关税,导致了国际贸易的效率不如国内贸易。政府决定贸易政策时,可以选择三条路线:

1.纳什关税对策(增加关税来打贸易战)
2.关税谈判(以关税作为条件,来进行贸易谈判)
3.自由贸易政策(不打贸易战)

那么,贸易战和关税是怎么发生的呢?

贸易战的原因:贸易保护VS贸易自由”

为什么会产生贸易战?当两个国家的专业化分工水平不同时,一个国家深度加入贸易国际分工,而另一个国家则是相对落后的二元经济——即一部分人加入国际分工,另一部分人自给自足时,将会带来一个结果:

一方采取单边贸易保护,而一方采取单边贸易自由。

这样的现实,会引起发达国家和不发达国家之间的贸易摩擦,促使他们通过关税政策来争夺贸易利益。

当国家用自身的强制力来影响贸易时,政府会产生动机——去强加一个关税,如果两个国家进行纳什关税对策(即在根据对方的关税制定自己的关税),就会发生贸易战,最后的结果,把贸易利益全部耗尽

我们的研究结果,可以解释一个国家在经济发展转型期间,产生的种种“不发达现象”。当一个经济体,从自给自足的小农经济向高水平的国际贸易发展时,由于国际贸易利益的不平等分配,会带来发达国家和不发达国家之间的实际收入差别的扩大。

自由贸易,不能通过市场机制自然的取得”

我们的研究表明,当对方的关税率条件不变时,我方强加一个关税,可以使本国民众的福利得到改进,因此政府之间愿意使用纳什关税对策,而不愿意实施自由贸易政策。

然而,一旦有一方采用关税对策,博弈论表明,两个政府都会互相给对方强加一个很高的关税,也就是说,政府出于损人利己的动机,为了争夺贸易的好处,而打起了贸易战,最终的结果是“双输”,会使贸易的好处耗尽。

当政府被迫面对这种“双输”风险时,就会被迫转向贸易谈判,而不是继续贸易战。而关税谈判的结果,让双方走向自由贸易。

这个结果,为一个重要的结论提供了理论基础——自由贸易不能通过市场机制自然而然的取得,只能通过谈判取得。

在这方面,传统国际贸易理论的理解是错误的,在过去,经济学家的幻想是,只要和一个贸易保护的不发达国家进行自由贸易,就会慢慢让对方也变得尊重自由贸易。


▲大卫 李嘉图:国际贸易理论的先驱

然而,博弈论证明,只有通过贸易战,才能让破坏规则者回到谈判桌上,为了避免利益受损,从而被迫选择自由贸易。

我们的研究证明,为了实现贸易的自由化,充分利用贸易的好处,建立在贸易战压力下的贸易谈判是必需的。

贸易战可能出现的三种结果”

通过对国际贸易分工的研究,我们发现了两个倾向:

1.在两个国家之间,更深入的加入国际贸易分工的一方,更希望保持零关税。

2.采用二元经济的一方,则希望更多的提高关税。

国际贸易的发展历史,就是参与贸易的国家,由自给自足到部分分工,再到完全分工的过程。

当某个不发达国家,还处于部分分工这个转型阶段,就很容易产生单边贸易保护,和发达国家的单边贸易自由化共存。而到了完全分工阶段,均衡的贸易政策是由贸易谈判导致的贸易自由化。

对于发展中国家而言,有两种方法获得贸易好处,第一种方法是扩大对外开放,从部分国际分工跳到完全国际分工,此时双方都有动机进行贸易谈判,谈判的结果是贸易自由化,双方都从贸易中得到好处,取得“双赢”。

第二种方法是通过进口关税,包括各种隐性的补贴和产业政策等,“损人利己”,以牺牲它国利益为代价获取好处。

第一种方法,是双方分享一个扩大的馅饼,把饼越做越大。

第二种方法,是双方分享一个缩小的馅饼,而且饼可能越来越小。

如果发展中国家采取了第二种做法,长期来说,会让单方面开放市场的发达国家觉得吃亏,迫使发达国家以贸易战作为威胁,从而发起贸易谈判。这是国际贸易走向自由市场的必需过程。


▲特朗普宣布对中国发动贸易战

而发展中国家面对这种谈判时,采取的不同应对策略,也将产生两种不同的结果:

第一种结果,进行双方互利的谈判,最终走向贸易自由化,饼越做越大,是“双赢”的结果。

第二种结果,采取对抗,则双方走向贸易保护,饼越做越小,带来“双输”的结果。

而最坏的结果,甚至可能是……退回到自给自足的时代。

——互联杂谈13
微信号hulianzatan13
 

——转自民主中国(2018-10-08)

中国人权双周刊》第246期,2018年10月12日—10月25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