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navigation

苏晓康:香港沦陷,西方领先逆转的信号——《鬼推磨·西方领先逆转》

2019年11月22日


香港沦陷:西方领先逆转的信号

香港人三十年前以“黄雀行动”救人,他们是我的救命恩人,可是今日我毫无作为,也无能为力。世界大势如此,个人虽渺小,却依然想做一只鹦鹉,“入水濡羽”,飞洒那香港大火。

警察进攻中文大学,难道不是一个香港沦陷的信号吗?谈香港总谈经济、金融,但是四九后大陆沦陷,台湾也在蒋家军政之下,中国文明不是只剩下香港一个孤岛吗?这个孤岛才有牟宗三、徐复观、钱穆、余英时……。今日西方不救香港,其实也是救不了。黎安友教授就说“美国无力无心救香港”。所以香港是孤军奋战,香港青年是全世界民主社会的“牺牲”。

《鬼推磨·西方领先逆转》

英国人曾把川普当选定为“全球风险”十二级,与“大规模恐怖攻击”同一级别。国际其他“最高风险”还包括:中国经济硬着陆、中国挑起南海军事冲突、俄罗斯挑起“新冷战”、欧盟解体、石油投资崩盘等等。

可是一下子这都成了“过去时”,美国本土要“价值重组”了:孤立主义崛起、普世关怀萎缩、世界领袖也不想做了;若再配以欧盟解体、中国经济下行(内含政局动荡),则后冷战二十年历史即将结束,西方(欧美)领先格局或将逆转?这可说是工业革命以来三百年“未有之变局”,因为资本主义喂养的“全球化”衰落、浅层暴富的“金砖国”无缘长久繁荣,都意味着“欧洲工业革命”成绝响,无法复制再版,那么经济发达孵卵“民主制”是否也不可复制?甚至弄到头来,“民主”与“独裁”谁胜谁负还在未定之天!

此间最辛酸者,莫过于欧洲的过早衰落。“911”恐攻令美国战争讨伐伊拉克、利比亚、阿富汗,顺手也收拾了叙利亚,将中东伊斯兰世界原本脆弱的结构化为沙漠;没承想中东难民却可以横渡地中海(那就是希腊罗马文明的发源地)涌向欧洲,又令原本已被福利主义拖累得疲惫不堪的欧陆负荷不起,而财政、安全两项基本底线快要洞穿。

明朝朱升“广积粮、高筑墙、缓称王”建言于朱元璋之语,搬来形容今日之川普国策,可算一种“另类注释”,它仍不失为一大谋略。美国霸权构筑于二战之后,其背景是大英帝国和欧洲的衰落,也可算上德日两个争霸者的崩解,美国填补空缺,不称霸都难。撇下五十年冷战不去说它,苏联衰落之后的世界,出现两个争霸者,或挑战者,伊斯兰和中国,美国国力不支,战线太长,内部消耗殆尽,其中福利和移民两大弊端沉疴已深,积重难返,以致美国也要玩一下“韬光养晦”了。华盛顿觉得欧陆老大哥只管花钱在本国搞平均主义,却把防务都扔给“世界领袖”,北约其实就是一个冤大头,不想管它了。这么一吵,叫二战后建制起来的对抗苏俄和共产主义阵营的“大西洋精神”濒临崩溃,这便涉及了欧美整个民主制度、富裕社会、市场经济等得天独厚的“西方先进”体系和观念的瓦解。国际格局面临颠覆性巨变,这个很迫近的形势,只是浮面性的预兆,即全球旧结构因伊斯兰文明解体而引发危机,其症结仍是作为主导性力量的基督教文明应对失措;而资本主义以贸易喂养的“全球化”结构极为脆弱,无缘长久繁荣,无论先前的“亚洲四小龙”、中印,还是“金砖四国”,都是浅层暴富,“欧洲工业革命”成绝响,无法复制再版,由此是否也预示了由“经济发达”而孵化民主制度,亦将不可复制?

美国意识形态左右大战,左倾福利、平均、平权等论述,失去物质基础而沦为空谈,只能迷惑东西两岸大城市青年;右翼则失去道德高度趋向功利,没有什么现代论述可以支撑,反而广受中西部信教民众的接纳。左倾激进(如变性人等)不期然与伊斯兰基要派合流,触及基督教的伦理底线,形成名副其实的“文明之争”,又勾引基督教基要派内藏的“白人至上”价值冲动,宗教对抗也会漫溢至普世价值层面,迫使左右双方皆趋向各自的极端。右翼一端生出茶党,仅只抗高税和大政府,却又引出一个怪杰斯蒂芬·班农,坊间称他“白人至上主义者”,竟“见人所未见言人所未言”,他说“儒家重商主义的权威模式已经赢了,犹太——基督教的西方,自由民主、自由市场已经输了”,必须捍卫资本主义的纯洁和原则,不能任“资本主义中国”,以其人口优势加劳动力廉价优势,配之国家计划指令性资本主义,对欧美原教旨的资本主义大占便宜。至少他的描述不错:东方另类资本主义打败西方正宗资本主义,是一个超经济的怪异现象,前所未有,而西方金融业和华盛顿建制派,与这个“东方不败”的媾和及腐败,终于引起眼下的国际性民粹大潮,终结了二战以来的全部现成体制和论说,人类只剩下不确定的未来。

《燃情岁月》(Legends of the fall)这部电影,可以当作一次大战对美国心灵戕伤、宣扬孤立主义的片子来看,上校的无政府理念也许就是美国孤立主义的底子,摒弃欧洲及其正统文化,也可视为新大陆民间的无政府主义底子,所以孤立主义与独立大概是一体两面的事情。美国清教徒传统的沉沦消解,大约跟美国逐渐提升世界霸权欲念相辅相成,美国卷入欧洲霸主们的一次大战,是其步入国际的开端,当时她比英法德的帝王们要开明得多,然而美国的现实主义传统极为强大,不可能无视世界资源和势力范围,尤其后来的市场,所以难逃日后的越战戕伤。北美孤立主义的思潮大约自然主义色彩很重,摒弃欧洲也可能导向跟北美原住民印第安文化的交融?理查·霍夫士达特的《美国的反智传统》指出:“美国本就是由对欧洲的压迫与頹废不滿的人所建立,他們醉心于美洲的不是在此萌芽的社会,而是自然與野蛮。”但暗示Christine的人性在欧陆大战中被血腥迷蒙,其中暗伏的兽行再难压制下去,就非常自然主义,杀戮使他返祖(返回动物),以至无法接受Susan的爱情和婚姻,从总体上也许就是西欧文明的一种悲剧诠释。在千禧年之前的那些岁月里,我记不清把这部片子看了多少遍,它的旋律总是可以勾住我下沉到忧郁里去。

 

——转自光传媒(2019-11-12)

中国人权双周刊》第275期,2019年11月22日—2019年12月5日

错误 | Human Rights in China 中国人权 | HRIC

错误

网站遇到了不可预知的错误。请稍后再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