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navigation

刘小涛:要真相、要追责——1993年10月8日惨案(图)

2018年10月26日


(我的妻子、黄果树景区遇难者黄萍)

1993年10月8日下午约2点,贵州省黄果树风景区管理处,为接待由香港、澳门一行19人组成的“减灾扶贫考察团”、为使瀑布更壮观,突然开闸放水,致使在下游正从跳蹬上过河的6名游客被突如其来的大水冲走——四人遇难,二人生还。当时是枯水季节,河床大多是干涸的,景区管理处放水时未采取任何防范措施,也未告知在景区内、河床上照相游玩的游客。被水冲走遇难的游客不计其数。据知情者透露,当局动用了潜水员、潜水器材打捞遇难者。由于遇难者众多,亲属抗议,当时整个安顺市交通瘫痪多日。遇难者除四人公开姓名外,还有未知名的另外四人(其中之一的女儿在贵阳,有她的线索),而其余更多的遇难者的情况则无法得知——责任单位、责任人及有关部门至今隐瞒真实情况与死亡人数,“销毁了所有证据、档案”(安顺市检察院语)。

已知四名遇难者是:长沙卷烟厂的曾玲姣,南阳卷烟厂的郭晋红,贵阳卷烟厂的张成静、黄萍;两名生还者是:广州第二卷烟厂的黄红仪,贵州烟草公司的赵莹莹。

遇难者之一黄萍是我妻子,遇难时距她二十八岁生日还差十天。十月八日凌晨,我三岁的儿子便血,发高烧,半夜两次带儿子去医院就诊,回家后,妻子抱着孩子一整夜未眠,天亮放下孩子走时,儿子哭喊着:“妈妈你不要走……”


(我妻子黄萍与儿子)

惨剧发生后,安顺行署、景区管理处极力掩盖真相,安顺安委会造假做了一个“调查情况”,说是遇难者自己掉入水中被水冲走,企图把责任推给遇难者。在媒体对当时生还者、目击者及景区职工的调查采访后,贵州省城乡建设厅、安顺市地区行署(景区由两家政府部门双重领导)联合作出一个未披露真相的“10∙8事故性质和责任认定”——认定该事件是“一起重大安全责任事故”,“行署将根据进一步的调查情况,按照处理事故‘三不放过’的原则作出严肃处理”(三不放过:责任原因不查清不放过;责任者不查清不放过;责任者不处理不放过)。

实际上所有的责任者不仅没有“不放过”,反而都升官了:景区的责任者冷永刚在事件发生后一个月升为正处长,其他人有的升为省政府秘书长,有的升为副省长、银行总经理等等。由于我坚持“要真相、要追责”,而该案件又涉及敏感人物与事件(十九人组成的香港、澳门减灾扶贫考察团,据说是由中共最高层直接安排的),导致我长期受到中共当局的威胁与压制;因我不愿“私了”、不配合,被威胁称为破坏香港、澳门的回归与稳定,所聘请的北京锋锐律师事务所的周立新律师,也在“709”律师大抓捕中受约谈、遭到威胁,并被从北京押回贵阳;我还因是贵州省民间首届人权研讨会组织者、主持人之一,长期受到监控,贵阳公安、国保经常上门威胁、录视频,不许搞组织,不许再为此维权(社区、公安、国保人员联合到家里来威胁说:你闹了这么多年,闹够了,也得到一些赔偿,你还要与政府对抗到什么时候?今天我们可以把你当公民,明天就不把你当公民);国内媒体,也因我坚持追责,不敢对该案进行深入持续报道,有的采访最后也是无果而终(见注释);二十多年来,我向司法机关提交的刑事控告至今不给接受与否的答复,也不按司法程序给予裁定。

有不少朋友曾劝慰说:你二十多年所付出的,已对得起妻子的在天之灵;对方不公开道歉,但公理正义自在人心,斗不过,也就算了;你人已近不惑之年,也该考虑过好自己的下半辈子了……而我要说,生者可以得到赔偿,而我死去的爱妻,以及当时与她同遇难的兄弟姐妹们,以及之前、之后在那里遭遇相同厄运的受害者,他们又得到了什么?!责任单位、责任人草菅人命,一而再、再而三,多次给无数个家庭造成灾难与不幸的犯罪分子却得到了高官厚禄的奖赏,这是对无数冤魂的侮辱与亵渎,对正义与法律的嘲讽与践踏!我可以原谅,但要看到罪犯真诚的忏悔;我可以宽恕,但不容忍剥夺我宽恕的权利——必须把宽恕之权还给我!

要真相!要追责!这就是我对亡妻的誓言,对岳父临终嘱托的承诺;这就是我的初心,也是我发自内心的呐喊!

注:当年报道该案的媒体有:贵阳晚报(1993.10.12);新民晚报、羊城晚报(1993.10.13);北京青年报(1993.11.16);贵州电视台法制频道(采访当时目击者及景区职工,有录像、视频);近年报道的媒体有:贵阳晚报(《为亡妻讨说法 20年的跨世纪维权》,2014.5.4;《是否公开道歉成争辩焦点》,2014.11.4);贵州都市报(《一桩21年没有了却的旧案》,2014.11.4);《家人》杂志(《为了一句对不起》,2016.2);贵阳市电视台法制频道(《20年的维权路上》,2014.7),等等。

这些媒体在报道中,有的难免迫于当局的压力,转移焦点,淡化了当事人二十多年来,主要是要求真相、要求追究刑责的诉求,只报道民事求偿,不报道刑事追责(有记者为此愤然辞职);中共央视13频道记者两次电话联系,希望采访我本人,由于我坚持要提出“要真相、要追责”,才允予接受,他们在启程飞赴贵阳前,借故放弃了采访。

国内媒体近年来有关此事件的采访及公开的图片、视频等报道,新浪网“黄果树难属刘小涛”里的主要文章与视频,已遭删除。

2018.10.16
于纽约

(本文作者刘小涛现居纽约,愿意并希望向境外媒体披露二十多年来维权与捍卫人权的心路历程与鲜为人知的事实。联系电话:347-925-9673)

 

中国人权双周刊》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
(第247期,2018年10月26日—11月8日)

错误 | Human Rights in China 中国人权 | HRIC

错误

网站遇到了不可预知的错误。请稍后再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