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navigation

郭春平:围观声援唐、袁、王煽动颠覆国家政权案小记(图)

2015年06月25日

为众人抱火的,不可使他冻毙于风雪;为世界开辟道路的,不可使他困顿于荆棘。

2015年6月19日,是广州唐荆陵、袁新亭、王清营所谓的“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公开庭审的日子。唐荆陵律师近十余年来矢志不渝地在中国大陆推动非暴力公民不合作运动,袁新亭与王清营深感认同唐律师此政治理念,由此与唐律师共同积极推动此项社会运动,希望以此带来自由民主的新中国!

唐、袁、王三君子的事迹感动了国内处众多民众,国内许多朋友纷纷赶赴广州,希望能到广州中院围观、旁听这场非正义的审判。

从17日到18日下午,我与贾榀陆续接到了到达广州的龚新华,张维、黄雨章、谭爱军、陈健定,欧阳经华老先生、尹正安老师、陈玉华,鲍乃钢、吴清运,岳三、陆聪利、李玉凤、王金兰,郑建琴等朋友,这其中,欧阳经华老人以七十多岁的高龄,第三次来广州围观声援对良心犯的庭审。岳三是行动不便之躯,,李玉凤大姐去年声援占中,6月初刚取保候审。为正义而不惧艰险之精神,令人感动!为了能顺利在19日上午围观旁听唐袁王案庭审,大家分两处低调住下。

广州的6月,赤热的天气,赤热的心!为自由,为民主,为正义,各地公民再次云集广州。

19日早上,大家分头向广州中院进发!我与岳三、李玉凤、郑健琴等六位朋友大约十点到了中山路烈士陵园站,然后转坐211路公交车,准备在仓边路公交站下车,到广州中院围观。

在地铁坐车时,网上不断传来前方的消息:辩护律师隋牧青与刘正清还有家属汪艳芳、曾洁珊竟然被警察野蛮抓捕扣留,广州中院布满警察、国保便衣,不断有朋友在法院附近被抓捕带走······

因唐、袁、王案开庭审理,广州当局对广州中院附近实施警戒。烈士陵园站到仓边路这短短三站的路,公交车行走速度却走走停停,慢如蜗牛,在等待的时刻,心已飞到了广州中院。

当211路公交车过农讲所站一点,我此时面对着下车门而坐,透过车门玻璃窗,看到一个以前曾抓捕过我的广州市国保领着几个便衣、警察在中山路与榨粉街口处盘查路人。当他的目光扫向公交车时,神情骤然紧张,立即手指我乘坐的公交车,招呼同伙与警察向公交车冲来——原来他通过公交车后门(大部分是透明玻璃)发现了我!他急促地拍打公交车前门,好像又向司机晃了晃证件,车门开后,几个人气势汹汹直奔我而来!这个国保手指向我,大喊“下车!”,又一把夺过我正欲打出电话的手机,然后几个彪形大汉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将我架住,此国保又大喊“开后门!开后门!”,车门打开了,几个国保粗暴地架着我的胳膊将我拽出公交车,塞进路边的一辆面包车里。

一切来的很快,来的很突然,原来设想在仓边路公交站下车后被抓捕,现在,这一刻提前到来了。因为已做好被抓捕的心理准备,当被抓捕的那一刻,心情却是平静的。幸运的是,我被国保从公交车上抓捕强行带下车后,车上同行的朋友从公交车里拍下了我被粗暴抓捕的历史画面。

在面包车内待了大约有半个小时后,又来了一辆面包车,把我拉到了越秀山体育场。车经过仓边路广州中院时,看到中院门口与周边路上布满警察、便衣、警车与用于隔离的铁马,在铁马隔离架外的人行道上,许多通过各种方式到达中院附近的人们站在隔离架外围观。

车到达越秀山体育场后,在大门口处,见到几个黄埔区的国保。被带进越秀山体育场内后,与被先期抓捕进来的熟面孔公民朋友彼此微笑致意。然后被一警察做笔录。像以前的围观一样,问讯笔录只是走下过场,最后问我有何补充的,我说:“唐荆陵、袁新亭、王清营是无罪的,今天广州中院对他们三个的审判,是赤裸裸的政治迫害!”

笔录做完后,看了看周围的朋友,发现有很多熟面孔。惊讶地发现葛文秀律师的儿子也在,他说因帮葛文秀等六位辩护律师拍照,被警察带到了这里。法院外面给自己的爸爸与爸爸的朋友拍个相片也被抓捕,当局的做法让人感觉荒唐,又让人无语!又看到黄雨章、谭爱军、欧阳经华老先生、贾榀、李原风、胡海波、陈健定、梁太平、刘辉、吴清运、陈燕华、李美青、李高、余建风等众多朋友。

有了这些朋友,时间不再变得无聊。朋友们三三两两聊天。大约下午13:00,忽然开始放人,被抓捕的朋友们陆续被释放。去年郭飞雄、孙德胜案开庭审理时,众多被非法抓捕的公民到了晚上才被释放。今天,还没到晚上就放人,我与朋友推测一定是庭审出了什么问题。

被释放后得知,今天上午庭审中,因法庭本身不停地违法,肆意侵犯唐荆陵、袁朝阳、王清营的诉讼权利,尤其(1)故意隐匿唐荆陵的自辩材料,(2)对律师提出的要求法官披露自已的政治身份,如是中共党员,由专政集团成员审判反对一党专政的被告人,显失公平,严重违反正当程序的要求,应当回避的申请,拒不报请院長决定,而是直接驳回,(3)辩护人提出的证人、鉴定人应出庭接受质证的申请,也一律不准。这样的法庭除了赤条条地践踏法律之外,己毫无中立、公正可言,庭审法官对法律没有信仰,唯一信仰的就是权力和野蛮。为了阻止法庭非法强行推进庭审,三位良心犯忍痛先后解除了他们非常信赖的六位辩护律师,如此才能暂时中止庭审的非法推进。法庭休庭,择日再开庭审理。(此段落引自网络消息)

我、黄雨章、李原风、梁太平、贾榀最后被释放。以为今天的围观之事就此结束了,没想到,等候多时的黄埔区国保把我带到了一辆面包车上。我心中不由窃喜:看来,此次或许有个小奖拿了。谁知,在面包车上,广州黄埔区国保警告威胁我,限我这两天搬离目前在黄埔区庙头的租住处(而此租住处,我刚搬进去四天),离开黄埔区,他代表黄埔人民不欢迎我!一番警告之后,把我扔到东风路公交站旁。

国保离去后,马上联系上朋友会合。后传来消息,欧阳经华、谭爱军、吴清运、贾榀在越秀体育场被释放后又被分别带到北京路派出所与洪桥派出所。后据贾榀消息,在派出所被讯问与警告,近期不准参加聚会,不准网上发表言论文章。

20日凌晨,接到欧阳经华老先生,确认欧阳经华、谭爱军、吴清运被越秀公安以“扰乱公共场所秩序”为由,行政拘留五天,欧阳经华老先生因年龄已过七十,免予执行。广州越秀警方指控欧阳经华、谭爱军、吴清运在广州中院附近穿着印有唐荆陵头像及唐荆陵无罪,自由唐荆陵的文化衫,以及在现场拉横幅(后得知内容是:只有法治能救中国,人民不是专政对象!),引起群众围观,扰乱了公共场所秩序。对此,本人不由感慨:欲加之罪,何患无辞!良心无罪,构陷有罪!

今天,许多外地的朋友陆续离开广州,义士潮来潮去,依依惜别,送战友,又踏征程!

像先前每次独裁者对良心犯的审判都会载入史册一样,2015年6月19日,千年古城广州会记住这一天,独裁者对唐荆陵、袁新亭、王清营的非法审判。善有善报,恶有恶报,在可以预见的未来某一天,历史与良知会对当下的施暴者予以正义的审判!

2015年6月20日

——转自博讯网,2015-06-21

 

(《中国人权双周刊》第159期  2015年6月12日—2015年6月25日

更多话题

709事件 公众知情权 司法公正 行政拘留 法律天地 任意羁押
公示财产 双边对话 黑监狱 书评 商业与人权 审查
零八宪章 儿童 中国法 翻墙技术 公民行动 公民记者
公民参与 民间社会 评论 中国共产党 宪法 消费者安全
思想争鸣 腐败 反恐 向强权说“不!” 文革 文化之角
时政述评 网络安全 社会民生 民主和政治改革 拆迁 异议人士
教育 选举 被迫失踪 环境 少数民族 欧盟-中国
计划生育 农民 结社自由 言论自由 新闻自由 信仰自由
政府问责 政策法规 施政透明 香港 软禁 中国人权翻译
户口 人权理事会 人权动态 非法搜查和拘留 煽动颠覆国家政权 信息控制
信息技术 信息、通信、技术 公民权利和政治权利国际公约 国际人权 国际窗口 国际关系
互联网 互联网治理 建三江律师维权 司法改革 六四 绑架
劳改场 劳工权利 土地、财产、房屋 律师权责 律师 法律制度
国内来信 重大事件(环境污染、食品安全、事故等) 毛泽东 微博 全国人大 新公民运动
非政府组织 奥运 一国两制 网上行动 政府信息公开 人物
警察暴行 司法评述 政治犯 政治 良心犯 历史钩沉
宣传 抗议和请愿 公开呼吁 公共安全 种族歧视 劳动教养
维权人士 维权 法治 上海合作组织 特别专题 国际赔偿
国家秘密 国家安全 颠覆国家政权 监控 科技 思想理论
天安门母亲 西藏 酷刑 典型案例 联合国 美中
维吾尔族人 弱势群体 妇女 青年 青年视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