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navigation

青年视野

黄之锋表示香港民主示威者就犹如冷战时期的德国,“如果现在是新冷战时期的话,那么香港就是新的柏林。”呼吁西方民主国家与香港示威者站在同一阵线,抵抗中国的专制政权。
这是一场由一群勇敢、正直和善良的内地同胞,在三十年前于天安门广场外,所遗下的悔恨、鲜血与泪水中,所灌溉而成的抗争。这场抗争也许是香港人的最后一场抗争。希望各位内地同胞谨记,香港的抗争者,从来都不是你们的敌人。我们接下了三十年前那夜,那群勇敢、正直与善良的中国同胞在弥留中所遗下的嘱咐的宿命。
香港主流社会一向和平理性,以往对示威中使用武力的接受度极低。但这些年,随着港人对政府管治体系的信任和接受度逐渐降低,主流社会对抗争不同光谱的接受度越来越高,对激进抗争者心怀同情。“六不”口号在现场最大程度地团结了抗争者,“兄弟爬山”让运动的界限彻底模煳。去中心化,因而处处都是中心,没有广场,结果处处都是广场。
人们问香港能赢吗?我的回答是,只要坚持,他们就不会输。这是一场关于人的价值的抗争,自由、正义与尊严,从这个层面说,香港人民已经赢了。没错,如果他们放弃,那么专制机器将取而代之。但尽管残酷的独裁可能会击败他们,它却永远不会“赢”。
这次完全由年轻人带动的反送中运动,许多我们固有的思维被打破,许多过去民主派认为应该或不应该有的行为模式都无意义。我学到的最重要两点,一是我们老一辈绝不能被固有的经验束缚,二是战胜恐惧。
台湾每天都站在民主的最前线,面对信息时代的新威胁,台湾并不孤单。独裁政府企图利用民主社会的新闻自由,在我们之间挑拨对立,要让我们怀疑我们的政治制度,好让我们对民主失落信心。只要我们选择打开自由之窗,眺望前方未来,我们就可以一起让这缕阳光照耀全世界的每个角落。
特区目前正处于十字路口上,领导人如今应已意识到高压手段在特区根本行不通,一味加强打压特区的力度,也不可能令港人屈服。而唯一可行的办法,就是要尽快推行民主政制,并立刻停止干预特区事务,真正落实一国两制、港人治港、高度自治。否则,强硬实行一国一制,香港肯定完蛋!
如果说太阳花的变天,是民进党取代国民党执政,那么未来的变天,就是台湾年轻人要与中国代理人彻底切割。太阳花是台湾年轻人拒绝服贸协议,拒敌于国门之外;这次则是要在台湾内部清除中共的第五纵队,确保台湾内部的安全。因此这次的再起实际上就是进一步的再醒。
这是香港人的家,无论我们在六月经历多少苦痛、争取到多少成果,这都是香港人用血与汗抵抗而来。我们团结,我们永不低头,我们互相帮助。但无论有多累、有多辛酸,我们不会放弃的,是吗?
我不鼓励自杀,不想把牺牲浪漫化,所以我也不支持这次冲击。但请容许我在此恳请呼吁:在谴责这次冲击前,请先问一问你自己:你会谴责一个想自杀的人吗?还是你会问一问,是什么把他推到如此境地?又有谁本来可阻止绝望却不为所动?若要谴责,请先谴责这些制造绝望的人,可以吗?

页面

订阅 青年视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