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navigation

维吾尔族人

  • UN Human Rights Council
New!
联合国人权理事会第45届会议昨日在日内瓦结束,会议期间,理事会成员国和民间社会组织对中国严重和持续侵犯人权行为表示紧急关切,主要集中在引起国际社会强烈抗议的两类行动: 加强对维吾尔族、藏族和其他少数民族的系统性宗教和文化压制,并在新疆使用强迫劳动; 在香港实施违反国际条约、限制公民自由、侵犯权利和自由的国家安全法 (请参阅底部的发言汇编) 随着他们在日内瓦发出关切之声,接着有39个联合国成员国发表 联合声明 ,重申对有关中国在新疆“严重侵犯人权”的报道以及香港《国家安全法》不符合中国的国际法律义务的严重关切。声明是由德国驻联合国大使克里斯托夫·赫斯根(Christoph Heusgen)...
公开信收件人: 联合国秘书长安东尼奥・古特雷斯, 联合国人权事务高级专员米歇尔・巴切莱特, 联合国各成员国 我们,以下连署机构,共同呼吁成立国际机制以处理中国政府的人权侵犯,并敦促阁下采取果决行动以达成此一目标。 2020年6月26日,50位联合国人权专员史无前例地呼吁"为维护中国的基本自由采取果断措施"。他们特别指出中国在香港、西藏和新疆的大规模人权侵犯,在新冠病毒疫情期间禁止信息流通,以及对全国各地人权维护者、记者、律师和批评政府人士的迫害。 我们各组织也十分关切中国侵犯人权为全世界带来的影响。中国攻击海外人权维护者,在世界各国打压学术自由,并且从事互联网审查与数字监控。...
当国家主义者声称新疆主权的不可侵犯时,他们有没有关心过新疆的居民正在经历什么。统治者对本族人民的压迫,和民族压迫,是互相转换的两个面。当我们对国内一部分人民的命运视而不见,这样的命运最终也会降临到我们自己的头上。
伊力哈木不仅是维吾尔人的良心,也是促进民族和平的重要使者。在我和伊力哈木的多次交谈中,他早有预感,他的维吾尔同胞将遭受更大的磨难。不过可能连他也无法想象,这21世纪最大的人权灾难竟落在他的同胞身上,如此之快,如此之惨烈。
反送中运动发展至今两个多月,港警的打压越趋失控、血腥和暴力;加上传媒归边、各大发展商相继投诚、铺天盖地的监控系统、警黑合作无间、疯狂的秋后算账、滥用私刑及白色恐怖等情况,令我们不禁担忧:倘若输掉了这场仗,香港将成“新疆2.0”。
民族问题变成种族问题,从政治压迫变成民族压迫,是最危险的变化。如果是政治压迫,只要政治改变,压迫就可以解除,各民族还可以一起建设新的共同体。而若认为压迫是来自汉民族,政治的改变就不能根本解决问题,只有民族独立才能解除压迫。其实这才是新疆的主要危险。
作为一个维吾尔族知识分子,我天然对自己的民族心怀强烈的感情,尤其是历史和环境的原因,她的落后,她的困苦,使我时刻无法心安。在创办“维吾尔在线”的过程中,我承受了极大的压力。我坚信“维吾尔在线”这个网站的价值无可替代,我是在做一项正确的事业。
在拘禁营里,米娜一度失去了对生命的希望。“我觉得我再不能见到太阳出来,再不能见到我的两个孩子,28岁就结束了我的生命”,“我也想自杀,但是在监狱里没办法,没有东西能让我快一点死去。”米娜没有死,半年前她在美国政府的帮助下来到华盛顿市郊定居。她说,现在她不是为自己而活。
由于共产主义意识形态彻底破产,中共当局不得不乞灵于民族主义,然而民族主义是双刃剑。你讲你的民族主义,那就必然反过来刺激别人的民族主义;你大讲特讲龙的传人炎黄子孙,可是藏族维族蒙族,人家不是龙的传人,不是炎黄子孙,你这样讲,不是刺激人家的疏离感,刺激人家的分离意识吗?
米娜曲折多舛的返乡之旅,让一个原本幸福美满的家庭转眼家破人亡,反映着今天新疆维吾尔人的艰难处境。现在,米娜终于来到被她视作天堂的美国,开启了人生的新页,她难以置信自己能活下来,重新呼吸着新鲜空气,自由舒畅的活着。

页面

订阅 维吾尔族人
错误 | Human Rights in China 中国人权 | HRIC

错误

网站遇到了不可预知的错误。请稍后再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