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navigation

酷刑

多年来,我读过约十几本有关中国监狱的回忆录,但没有一本像廖亦武这部细致而又绘声绘色的狱中纪实对我产生如此的影响。这本书之所以打动我,应归结于廖亦武所特有的诗人的才华、作家对细节的敏感,以及他愿意倾听狱友们多彩而悲惨的故事。 世界上只有极少几个国家,一个人会因为写了一首诗或拍了一部电影而身陷囹圄,遭受深重的苦难。中国就是这样的一个国家:那个国度惧怕艺术家;在艺术家对执政党构成威胁之前,党必须对他们进行打压。 廖亦武毫无保留地讲述了自己的故事,甚至包括那些使他看起来像一个卑陋龌龊的年轻诗人的丑事。他在参加自己心爱的姐姐的葬礼时,与一位陌生女人发生性关系,丧服散落在地上。...
黑龙江失地农民维权代表杨春林在服满刑期后,今日从香兰监狱获释。他因“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被判刑5年,出狱后仍面临被剥夺政治权利两年。他由家人接出监狱。
【中油集团抚顺石化公司公安干警侵权案】因向企业纪委实名举报中油集团抚顺石化分公司某车间主任聂思智的贪污行为,1996年张恒银被企业公安干警拘留并被刑讯逼供致残。十五年来张恒银要求追究涉案干警的刑事责任,但未有任何结果。
【倪榕因严打入狱案】八十年代初中央开展的“严厉打击刑事犯罪分子”活动,使许多无辜者含冤入狱。福建公民倪榕因在抓小偷的现场被抓,酷刑折磨后被送医院抢救四天才脱离危险。他不被允许请律师。福建省永安县(现为永安市)法院秘密审理其案,庭审只进行了两三分钟,法官由借来的饮食服务公司的经理担任,将他以抢劫罪判刑8年。1983年12月4日他被送到云南省嵩明县四银煤矿服刑,因一直不认罪并坚持申诉因而没有获得任何减刑,1991年8月12日才刑满获释。他从1984年就开始向各级机构申诉,但至今为止,除了收到“申诉材料已经收到,转交有关单位处理”之类的函件外,其案件没有任何单位真正去处理。...
毛恒凤作为一名三个女儿的母亲,被警察非法带走后至今下落不明,毫无音讯,又由于她在劳教所受尽折磨与摧残,导致浑身伤病严重,为此在母亲节之际向爱好和平与正义的人们呼吁,请求关注! 2011年2月24日,几十个安徽和上海警察用盖有安徽省劳教管理局黑公章的终止所外就医通知的传真复印件,把已经被它们折磨得还只剩一口气、回到家才两天的毛恒凤非法从家中带走后,至今已两个多月了,没有仼何相关部门用口头或书面的方式通知毛恒凤的家属有关她的确切下落,更谈不上安排会见了。她的丈夫在2011年2月28日寄挂号信给安徽省女劳教所,收信人为毛恒凤,信的内容是希望她收信后能简短回信,可让家人知道她的下落,...
1月18日,胡锦涛将访美,其中中美两国关於人权的议题引人关注。就中国不断出现的针对异议人士的"强迫失踪"、"酷刑"等,中国多名维权律师联名发出"国家尊重和保障人权从严禁酷刑开始"公开信。 呼吁信全文 根据最近的报导,中国著名人权律师高智晟曾在失踪期间遭受残暴的酷刑虐待。即第一次失踪十四个月之后,再次失踪八个多月。我们陆续获悉,中国社会科学院原副研究员范亚峰博士2010年12月9日在警方控制下被罩上黑头套带往秘密场所并被施以酷刑。 由此我们联想到某些警务人员的骇人言辞, "落到我手里,叫你求生不能,求死不得","少跟他废话,打死挖个坑埋了"。根据报导,警察曾把高智晟的衣服脱光,...
中国人权 谴责中国当局於2008年3月24日对土地维权人士、奥运异议人士 杨春林 的判刑。就在同一天,北京奥运的火炬点燃,国际奥委会主席罗格表示"奥运会已经推进了(中国的)人权进程"。杨春林因发起征集万人联署"不要奥运要人权"公开信的活动而被当局以"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判刑5年。 中国人权 执行主任谭竞嫦表示:"据报道,检察官指控杨春林的呼吁损害了中国的国际形象,但由於中国当局对批评声音的不断镇压,在国内外损害其可信度和合法性的正是当局本身。" 谭竞嫦强调:"国际奥委会不能以中国人权已获进展的说法为借口,来掩盖并拒绝提出像杨春林和其他维权人士所提出的与奥运相关的人权问题。" 中国人权...
北约误炸中国大使馆被中国警察当做无视人权肆意迫害的良机,对徵集悼念“六四”签名的“东方”杂志编辑曹家禾蒙眼绑架肉刑逼供,致使曹家禾遍体伤痕、皮开肉绽、惨不忍睹,著名异议人士江棋生顶着凶险断然为此发表公开信,另一名知识分子于振斌和女友也於九日遭到非法关押, 中国人权 呼吁中共当局不要趁民众对美国等北约国家不满之机,进一步压制恶化人权将中国历史扭向倒退。

页面

订阅 酷刑

更多话题

709事件 公众知情权 司法公正 行政拘留 法律天地 任意羁押
公示财产 双边对话 黑监狱 书评 商业与人权 审查
零八宪章 儿童 中国法 翻墙技术 公民行动 公民记者
公民参与 民间社会 评论 中国共产党 宪法 消费者安全
思想争鸣 腐败 反恐 向强权说“不!” 文革 文化之角
时政述评 网络安全 社会民生 民主和政治改革 拆迁 异议人士
教育 选举 被迫失踪 环境 少数民族 欧盟-中国
计划生育 农民 结社自由 言论自由 新闻自由 信仰自由
政府问责 政策法规 施政透明 香港 软禁 中国人权翻译
户口 人权理事会 人权动态 非法搜查和拘留 煽动颠覆国家政权 信息控制
信息技术 信息、通信、技术 公民权利和政治权利国际公约 国际人权 国际窗口 国际关系
互联网 互联网治理 建三江律师维权 司法改革 六四 绑架
劳改场 劳工权利 土地、财产、房屋 律师权责 律师 法律制度
国内来信 重大事件(环境污染、食品安全、事故等) 毛泽东 微博 全国人大 新公民运动
非政府组织 奥运 一国两制 网上行动 政府信息公开 人物
警察暴行 司法评述 政治犯 政治 良心犯 历史钩沉
宣传 抗议和请愿 公开呼吁 公共安全 种族歧视 劳动教养
维权人士 维权 法治 上海合作组织 特别专题 国际赔偿
国家秘密 国家安全 颠覆国家政权 监控 科技 思想理论
天安门母亲 西藏 酷刑 典型案例 联合国 美中
维吾尔族人 弱势群体 妇女 青年 青年视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