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navigation

酷刑

离天勇出狱还有18天了,这些天我的心总是莫名其妙的乱跳,夜不能寐。奉劝河南第二监狱、河南的、北京的公检法不要继续作恶了,你们把江天勇害得够惨了,你们把709人及家属害得够惨了!收起你们的兽性,释放一点点人性,让江天勇活着出来。
2019年1月,《中国共产党政法工作条例》出台。这个条例是在明确昭告世人:不要企图在中国推行三权分立、司法独立那一套,中国仍是红色党国体制,一切服从共产党,全党服从中央,中央则服从元首一人。
王全璋无罪,公检法有罪!法官周虹、林崑有罪!他们对王全璋及709律师和公民案的抓捕、酷刑、起诉、判决等所有的行为,都是违反中国现行法律的。特别是公检法对王全璋等人实施惨无人道的酷刑,并威胁遭受酷刑的人不许揭露酷刑,是灭绝人性的。
米娜曲折多舛的返乡之旅,让一个原本幸福美满的家庭转眼家破人亡,反映着今天新疆维吾尔人的艰难处境。现在,米娜终于来到被她视作天堂的美国,开启了人生的新页,她难以置信自己能活下来,重新呼吸着新鲜空气,自由舒畅的活着。
出狱后的郭泉与母亲 1 人与动物最大的区别在于人能为自己以及别人叫屈。此谓,不平则鸣。 2 语录这个词,并不是什么伟人的专利。从字义看,语录就是语言的辑录。由于党文化对自由思想的禁锢,语录成了伟人的专利。但是,中国古代有朱熹语录,王阳明语录等等。那么,平民百姓有自己的语录有错么。语录,这个在古代稀松平常的词,为什么在当代新时代却成了伟人的专利。将被颠倒的思想语言颠倒过来,社会就前进了。 3 去年在监狱得知杨苏萍同学在美国马里兰大学毕业典礼的演讲中盛赞美国清新的空气,被少数极端分子诬陷为辱华言论。美国国土面积与中国相当,人口却只有中国的六分之一,空气清新理所当然。...
牢狱生涯否定了我过去一切文学。无论是流浪也罢,垮掉一代的嚎叫也罢,所谓个人性的反抗也罢,那种先锋文学,那种现实主义也罢,都是和监狱至少是不合适的。监狱差不多对于我看来,就是培养一个作家的一个学校,在中国没有坐过牢的话不可能成为一个很棒的作家。
本次对中国的普遍定期审议,是观察国际社会维护人权价值的能力和意愿的重要指标。联合国的公信力、人权理事会的合法性都将受到考验。有没有办法遏制中国政府在国内肆意地、大规模地压制人权的做法?对中国在联合国体系中的恶意操控、破坏规则,在境外侵蚀自由、侵犯人权的做法,是否继续无动于衷?
维权律师王全璋在失踪3年多之后终于会见到律师,下文是其妻子李文足就刘卫国律师转告她王全璋说自己以前受到的待遇没有“硬暴力”而写的文章。李文足在文章中说,李和平律师回家的时候,身上没有伤,他说每天被穿着白大褂的医生盯着服药,掰着嘴看药吃下去没有,那是让人感到死亡的威胁;每天被迫用一个姿势僵直站立15个小时以上,晚上睡觉也必须平躺不许翻身,如果翻身了,就被叫醒;被用工字镣铐把手脚链在一起,整整一个月;冬天被强迫站在空调的冷风口吹十几个小时;冬天在天津看守所,只给薄薄的一条被子,30天被冻得夜里都不能入睡;每餐给两个鹌鹑蛋大小的馒头饿得肚子疼,常年见不到阳光。 李文足说:“全璋说没有遭受硬暴力,...
红色高棉统治柬埔寨的三年多里,波尔布特对柬埔寨实行了令世人震惊的大屠杀。当时柬埔寨全国人口有800万,被红色高棉以各种理由杀掉了300万。相当于每三个人中,就有超过1个人被屠杀,大多数就是民族精英和知识分子。整个柬埔寨被红色高棉斩首,现代阶层出现了断代。
习近平修改宪法取消国家主席任期限制,看起来法律已经不再是斗争舞台,而彻底成为权力的附庸。其实当局从来不会允许任何力量发展到可以挑战一党制的程度,利用法律的维权运动当然也难以跳出中共设定的红线。用法律抗争与对法律宣战仍在进行。在中国律师和人权捍卫者们没有放弃,全世界关心中国自由尊严的人也没有放弃。退无可退,生死攸关。

页面

订阅 酷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