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navigation

西藏

毛泽东的“人民公社”社员和旧西藏的农牧民,到底哪个才是真正的农奴?名曰公社书记、大队书记和生产队长的人就是地地道道的农奴主,而毛泽东则是最大的奴隶主。万里同志是有这个意识的,他曾对随行人员说过:人民公社是集中营,公社社员是农奴。不过他没敢在公开的场合和报告中这么说,因为这是给党抹黑。
社会主义改造一直在进行之中,并没有改变。改变的只是新话。比如文化大革命有“破旧立新”,而今换成了“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换汤不换药。“破旧立新”的重要标志之一正是改名字。友人曾给我改的名,建议把“唯色”改成“唯一红色”。
有西方教育背景的西藏知识分子和青年一代正在以多样化理念逐步摆脱流亡社会的同一性,探索不同方向和道路。既民主又不要政党竞争的模式是什么,目前还不能清晰地看到。我们期待流亡西藏的民主探索最终能找到答案,那也将是给予人类民主事业的创新性贡献。
西藏流亡社会是二十世纪世界政治流亡史上最和平、最谦卑、组织最良好、持续时间最长而受到全世界尊重的流亡群体。流亡藏童的抚养和教育,其水平超出了境内的教育水准,达到了藏民族历史上的最高状态。因为藏人原来是没有结核病的,在他们被迫离开家园流亡到印度次大陆后,就比其他人更容易受到结核菌的感染而发病。请伸手帮他们一把。
教廷向中共妥协,撼动教廷的道德根基。教廷以为一纸协议就能与中共亲如一家,殊不知中共从未遵守过自己签订的任何协议。在欧美各国对中国独裁模式大肆扩张纷纷警醒并大声说“不”的时刻,教廷若一意孤行、与魔共舞,对教廷自身的伤害将远远大于当年向墨索里尼和希特勒妥协。
正所谓魔高一尺,道高一丈。中国新闻封锁的高墙,是无法打败欣欣向荣的自媒体,特别是当老百姓已经不耐烦的时候。保护生态资源环境的活动,从一开始它就是一个草根运动,而不是来自高层设计。当中国百姓用自己的行动,迫使政府改变牺牲碧水蓝天来换取经济高速发展的政策时,中国的命运又慢慢回到百姓的手中,中国离民主和自由就不是那么遥远了。
目前找到并已经披露的有56位自焚藏人(境内51人,境外5人;包括两位伤者、50位牺牲者、4位生死不明者)专门留下的遗言、写下的遗书或录音的遗嘱,这都是至为宝贵的证据。许多藏人在自焚之时所呼喊的,包括:“让尊者达赖喇嘛回到西藏”、“祈愿尊者达赖喇嘛永久住世”、“西藏要自由”、“西藏独立”、“民族平等”、“语言平等”等等。
在美国西藏委员会(U.S. Tibet Committee)、纽约和新泽西州四水六岗卫教军(Dokham Chushi Gangdruk of New York and New Jersey )、纽约和新泽西州西藏地区青年协会(Regional Tibetan Youth Association of New York and New Jersey)、自由西藏学生运动(Students for a Free Tibet)联合在纽约举办的 集会 上宣读 中国人权 对扎西文色被长期关押并遭迫害一事,表示抗议和谴责。扎西文色早前和平倡导在西藏地区推行真正的双语教育,以保存西藏的语言和文化。...
世界各地在纪念《世界人权宣言》颁布69周年及国际人权日之际,在此为二九年前在图伯特翻译、印刷和发行《世界人权宣言》的图伯特僧人无畏的精神致敬,感恩你们在雪域高原首次发行图伯特文版的《世界人权宣言》纪念国际人权日,并深深缅怀为此献出生命的所有图伯特人!
我向我先生高智晟提到过女儿对尊者的印象,他说:“这本质上还是宗教信仰里生长出的美好,是宗教提升了的灵魂美好的外溢。这就是人类心灵财富和眼睛里财富的高低之别。世界上没有几个人心灵财富的拥有程度能与达赖尊者比。心灵财富能提升人格人性,甚至于神圣化人格人性,这是人类眼睛里的财富永远不能抵达的高度,不论你拥有了多少这样的财富。”

页面

订阅 西藏
错误 | Human Rights in China 中国人权 | HRIC

错误

网站遇到了不可预知的错误。请稍后再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