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navigation

天安门母亲

吴国锋 ,男,出生於 1968 年 7 月 3 日,遇难时不满 21 岁;生前为北京中国人民大学工业经济管理系 86 级学生;89 年 6 月 4 日凌晨遇难,遇难地点不详,在北京邮电医院找到尸体;现骨灰一直存放在四川家中。 我们远在四川成都新津县,89 年 6 月 8 日上午 10 点,镇政府派人通知我去谈话,到了镇政府,当官的告诉我:你儿子吴国锋在北京遇难了,详情不知。当官的要我们到北京去料理后事,说由白副书记陪同一起去。我听到这个消息后真是晴天霹雳,不知所措,由政府官员扶持,跌跌撞撞回了家。到家后我只有哭,国锋母亲问我为何要哭?在再三追问下,我只得如实相告。国锋妈妈当即大叫一声,...
王楠,1970 年 4 月 3 日出生,遇难时 19 岁;生前为北京市月坛中学高中二.二班学生;6 月 4 日凌晨三时半遇难於天安门西侧南长街南口,子弹从左上额射入,左耳后穿出;现骨灰存放於北京西郊万安公墓骨灰堂。 1989 年 6 月 3 日晚 11 时 20 分左右,王楠携带照相机,头戴摩托用头盔,骑自行车前往天安门广场。11 时左右,他曾给同学打过电话,说他要去拍摄历史的镜头。6 月 4 日凌晨一点多钟,在人大会堂北门对面、南长街口被戒严部队开枪击中左上额,子弹从左上额射入,从左耳后穿出,头盔后面留有弹痕。后来被赶来的医学院学生抢救无效,於三点半钟死亡。 王楠中弹后,...
刘锦华 ,女,1955 年 2 月 26 出生;遇难时 34 岁;生前为中国人民解放军总政干休三所工作人员;89 年 6 月 3 日晚,在燕京饭店西边楼后遇难,脑部中弹;骨灰先存放在老山骨灰堂,后安葬於天津李齐庄公墓。 89 年 6 月 3 日晚,我与爱人锦华去我妹妹家取药,因为当时我们的住所正拆迁,在公主坟阜城路那儿暂住,到我妹妹家需要进城。当时北京市区秩序混乱,在回家途中,我们走到礼士路听到西边有枪声响,就无法再往前走了,只好躲到燕京饭店西边楼后。我们想,我们并未参与运动,能有什么事呢?没有想到,当部队行进到此地时,随着枪声,我俩都倒在了血泊之中。我的大腿中了一枪,我爱人脑部中了一枪,...
邝敏 ,男,1962 年 11 月 3 日出生,遇难时 27 岁;生前为北京叉车总厂生产技术科专职技术员;89 年 6 月 3 日夜,於北京木樨地遇难,子弹从背后射入,射穿肝部;骨灰一直存放在家里。 我儿邝敏,89 年 6 月 3 日夜间在北京木樨地被解放军戒严部队枪杀,年仅 27 岁。他 80 年就读於北京工业大学机械系,84年毕业后,分配到北京叉车总厂工作,生前为厂生产技术科专职技术员。叉车总厂地处军事博物馆南面的莲花池,而我家在月坛南街,每天上下斑必须经过木樨地横跨长安街。我本人因工作任务,当时正在天津郊区静海县出差,儿子遇难后 6 月 5 日接单位电话后,於 6 月 6 日赶回北京。...
马承芬 ,女,1934 年出生,遇难时 55 岁;生前为复员老军人;89 年 6 月 3 日晚 11 时,在总政干休四所宿舍楼下乘凉时被戒严部队枪杀,子弹射入右下腹部,伤口约 4 至 5 厘米,6 月 4 时晨死於 304 医院;骨灰自费安葬於金山陵园。 我的妻子是一位退伍老军人,1934 年出生於河北省,1949 年参军,1951 年入朝参战,在韩战中历经三载幸免遇难。归国后 1958 年复员做了随军家属,到了晚年却无辜死在了所谓人民军队的枪弹下。十年前的 89 学运和民运, 全国广大学生和人民群众,从国家前途着想,起来反对贪污、腐败,要求自由、民主,并要求与当时身为总理的李鹏对话,...
彭军 ,男,1959 年 11 月出生,遇难时 30 岁;生前为新疆建设兵团司令部物资局驻京办事处司机、办事员;6 月 5 日晨於北京朝阳区东大桥遇难;骨灰存放於平谷火化埸骨灰管理处。 89 年 6 月 5 日早上 6 点多钟,彭军从朝阳区东大桥的住址出门,准备去买早点,行至大桥斜街西口南边约 15 米的地方,遇戒严部队扫射,身中两弹,一处在脚踝处,另一处从右后胸射入,左前胸穿出,当时由民众用平板三轮车送往朝阳医院抡救,但抢救无效身亡。彭遇难时只穿了短裤和拖鞋。 彭军死后,送平谷县火化埸火化,所在单位给他开了追悼会,并给彭的女儿一次性抚恤金人民币 2,000 元左右。 半年后,其妻带着 3...
段昌隆 ,男,1965 年 10 月 19 日出生於北京,遇难时不足 24 岁;生前为清华大学化学工程系应用化学专业 84 级应届毕业生;1989 年 6 月 4 日晨於西长安街西单至民族宫一带遇难;骨灰安葬於北京西郊万安公墓。 89 年 6 月 3 日中午,昌隆从国家核技术局参加面试后回家,准备午饭后返校。我见他这段时间很消瘦,想多留一夜叫他休息一下。可他说不行。他说学校实验室的机器还开着,正委托同学看着呢!还要准备毕业考试、写毕业论文。他还对我说,他还要参加天安门的学生运动,忙得很。正在这时,清华同学 A 来找他说:上午学校广播站动员学生去天安门声援,同学们都上街了。...
陈来顺 ,男,1966 年 3 月 2 日生,遇难时 23 岁;生前为北京中国人民大学 89 级新闻系在校本科生;89 年 6 月 4 日凌晨 2 时左右,在人民大会堂西侧小平房顶上头部左侧中弹遇难;现骨灰安葬於北京西郊金山陵园(南二区三排四号)。 89 年 6 月 3 日晚 6 时左右,陈来顺与其大姐陈秀英一同离家至崇文门地铁处份手,此时北京情况已很紧张,大姐怕出事,劝来顺不要出去,来顺说要回学校交论文、取毕业照片,他没有随大姐回家。当时陈来顺背了一个深驼色书包,包内装有论文草稿和照相机等物品。因当时交通严重堵塞没有公共汽车,陈来顺步行绕道走到美术馆附近,遇上一位中学时的同学,...
戴伟 ,男,1969 年 1 月 5 日出生,遇难时 20 岁;生前为和平门烤鸭店厨师;6 月 3 日晚 11 时,上班途中遇难;骨灰安葬在昌平县永陵。 89 年 6 月 3 日晚,戴去前门和平烤鸭店上夜班,行至民族饭店西侧七路公共汽车站时,遇上戒严部队开枪,不幸中弹,子弹从背后射入,前胸穿出,后送邮电医院抢救,因失血过多抢救无效於 4 日凌晨死亡。 当我得知儿子遇难后,精神失常,下身瘫痪,住医院半年。后经多方医治,幸存至今,但身体虚弱多病,精神恍惚,内伤已无法弥合。 其妹戴菊当时正在报考警校,各项条件均已合格,却因哥哥的事情受到牵连,不能录取。后报考 32 中,学业优良,名列前茅,...
杨汝霆 ,男,1948 年 8 月 23 日出生,遇难时 41 岁;生前为北京第一机床厂电器厂行政科副科长;6 月 3 日遇难,右臂和肺中弹;现骨灰安葬於北京温泉公墓。 89 年 6 月 3 日晚,天气闷热,晚 23 点 20 分左右,汝霆洗澡后换了一身新的白色弹力背心,白色短裤,穿着拖鞋到街门口乘凉;我因第二天(星期日)不休息,要上班,就和孩子睡了。后来,我听到外面有枪声,就起来寻找丈夫。我到了院子里,听院里的邻居讲,他们看到汝霆刚刚推了自行车出门。我想去找他,就向衚衕西口走去,到了宗帽二条,街上群众劝说我不要再去找了,外面枪声激烈,出去有危险。他们劝我回家等待,天亮再找。第二天早晨,...

页面

订阅 天安门母亲
错误 | Human Rights in China 中国人权 | HRIC

错误

网站遇到了不可预知的错误。请稍后再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