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navigation

天安门母亲

【刘晓波 刘霞】刘晓波获诺贝尔和平奖两周年之际,一封要求中国当局立即、无条件释放刘晓波和他妻子刘霞的呼吁书正在联署中。刘晓波服刑已4年,是全世界唯一身陷囹圄的诺贝尔和平奖得主;刘霞自两年前丈夫获诺奖后一直处于警察贴身24小时监控中。
受“天安门母亲”群体发言人丁子霖委托, 中国人权 发表丁子霖的 《致柴玲——一封迟复的公开信》 。
中国人权 获悉,六四23周年前夕,天安门母亲群体的一位难属轧伟林因长期冤情未得申雪,以死抗争,自缢身亡,享年73岁。轧伟林的儿子轧爱国在六四镇压时被戒严部队枪杀。天安门母亲群体发表讣告并授权 中国人权 译成 英文 发表。讣告原文如下:
时不我待,继续拖延“六四”问题的解决将是对我中华民族子孙后代的犯罪 ——致十一届四次全国人大和全国政协的公开信 1989年的“六四”大屠杀已临近第二十二个年头。在这漫长的岁月里,作为国家最高权力机构的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对89年的那场大屠杀不讨论、不审议,始终没有改变当年邓小平做出的结论。据不久前披露的《李鹏日记》,邓小平於1989年5月17日在他家里召开中央常委会上说过这样的话: “措施不坚决不行,不迅速不行。我想的办法是戒严,只有这个办法才能够在较短时间内使动乱平定下来。……实行戒严如果是个错误,我首先负责,不用他们打倒,我自己倒下来。……将来写历史,错了写在我账上。已经不能考虑别的办法了,...
“天安门母亲”声明: 必须让“六四”成为大陆媒体和互联网的公共话题 自从1995年以来“天安门母亲”每年都公开致函历届“两会”,提出自己的诉求。然而,令人遗憾的是,15年来,“两会”代表及其常设机构对於我们的诉求未曾有过片言只语的回复,更遑论有任何一位代表与我们群体中的任何成员进行直接或间接的接触。代表们对於受难同胞的这种态度实令人齿冷心寒。因此,我们在本届人大、政协会议召开之际,特发表如下声明: 在大陆的媒体和互联网上,“六四”至今仍被列为禁区;按照国际通行的言论自由、信息开放的原则,“六四”理应成为大陆媒体和互联网的公共话题。
尊敬的十一届二次会议全国人大代表和政协委员: 今年,是“六四”大屠杀20年。 上一个世纪的1989年6月4日,中国当局发动了一场对首都和平示威者及和平居民的大屠杀,严重违背了本国的宪法,违背了一个主权国家所应承担的保护人类的国际义务,由对人权和公民权的一贯侮蔑发展为反人道的暴行。 在已经过去的漫长岁月里,政府当局刻意淡化“六四”,不准国人谈论“六四”,禁止媒体涉足“六四”。中国犹如一间密不通风的“铁屋子”,把民间所有关於“六四”的呼声,把“六四”受难亲属和伤残者的一切哀号,一切哭诉、一切呻吟都挡在了“铁屋子”以外。今天,你们作为“两会”代表、委员,庄严地坐在大会堂里,能听到来自“六四”...
中国人权 获悉,在“六四”19周年之际,当局进行严密监控,但“天安门母亲”仍以各种方式悼念“六四”死难者。丁子霖和徐珏前往木樨地、张先玲和黄金平在万安公墓祭奠,尹敏在遭警方警告后改在家中纪念亡灵。 与此同时,当局对其他悼念者采取了强硬的打压手段。6月3日,准备前往天安门广场为“六四”死难者默哀的维权律师浦志强被国保警察强行押回家中。6月4日,异议人士刘晓波夫妇在准备回父母家吃晚饭时遭警察拦截,当他拒绝警察的谈话要求后,几名警察强行将他带到设在他家附近的小黑屋中扣留了一个多小时。 6月4日下午,贵州人权讨论会在贵阳市广场举行的“六四”纪念活动遭当局驱散,200多名警察前往市广场抓捕与会者。...
中国人权 新闻稿 为了防堵“六四”难属代表团递交控诉书,丁子霖、张先玲等多人被警察严控不准外出, 中国人权 受委托代为公布於世。 中国人权 从国内获知,丁子霖等“天安门母亲”,原准备在“六四”15周年之前,委派3人代表团,前往中国最高人民检察院,递交126位“六四”受难者和受难亲属的控告书。这封控告书之后并附有11位已经死亡难属的名字,他们都是5年前开始这一控告的参与者,逝世前最大的遗恨就是没有看到这一控告得到依法受理。本来“天安门母亲”委派的3名代表,是丁子霖、张先玲、尹敏,但是难属这计划显然已被严密监控的警方详细掌握,所以早在5月25日,丁子霖即被警方严密监管起来,...

页面

订阅 天安门母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