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navigation

思想理论

从政治层面看,郭文贵的爆料让当局无法回避他们以为能回避的现实,特别是让当局不得不面对“以贪反贪、以黑反贪”的灾难性后果。从社会和思想层面看,郭文贵强调自己“农民儿子”的身份和视角,打破了中国文化和知识精英对塑造变革话语的垄断,为中国关于未来选择的辩论注入了语言和思想的活力。
为什么中国转型会走进死路?因为威权的统治精英利益和人民大众利益从来是相违背的,当中可能有部分会重合,但更要问的问题是,中共为什么要改革?最终目标是要建立全面现代化的国家、建立仅经济现代化国家、还是建立一党政权永存的体制?威权体制已到了关键地步,不改革最终会失败,只是看失败是以什么方式出现。
企图用公民社会来忽悠专制统治者,实属自作聪明;更不用说,企图用公民社会理论来实现社会转型,根本是异想天开。从德国进口的哈贝马斯公民社会理论一旦付诸中国现实,完全对不上号——事实证明,此路不通。
“将限制和剥夺人身自由、私有财产等公民基本权利的决定权划归独立的司法系统已经是宪政国家的常识,它所带来的好处是显而易见的:保护基本人权,降低维权成本,建立政府执政为民的公信力,为执政者寻求稳定的合法性基础。”这必然能为我国的现代刑事司法创造一个良好的社会、政治环境。
李方平、黎雄兵 2009年1月12日 袁显臣涉嫌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辩护词 作为袁显臣先生的辩护律师,首先我们开宗明义表达观点,即袁先生的言行不构成公诉机关指控的所谓的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具体辩护意见如下: 一、公诉机关将从袁显臣先生家里查抄出来的,满是涂改的文章草稿作为犯罪指控,完全漠视了公民的思想自由权利,是典型的思想治罪,与我国刑法基本原 则及国际人权公约背道而驰。 1、思想自由,何害之有?

页面

订阅 思想理论
错误 | Human Rights in China 中国人权 | HRIC

错误

网站遇到了不可预知的错误。请稍后再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