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navigation

国际赔偿

New!
——此次“港版国安法”出笼,不是习近平对疫情带来的国际困境的一种紧急应对,而是他具有“破釜沉舟”性质的个人宣示,这种宣示不仅是做给世界看的,更是做给国内看的,一方面表达了习近平“我将无我”、不惜“国将不国”的决心,也有一些非常现实的政治算计。
New!
——中国人大今天推港版国安法。这个法跟国家安全没有半毛钱关系。中国强推港版国安法,是要向大陆盲众显示,执政党就是大家长,有权惩戒“坏小孩”;更重要的是,在国际为疫情追责的险境中,作一次豪赌,赌的是美国和西方不会放弃在香港的利益,因此不会对港版国安法采取实际的遏制行动。
New!
——国际社会因新冠疫情对中国索赔尽管具有法律上的可能性,但实际操作难度很大,成功的可能性较低。但这并不意味着没有办法对中国追责、索赔。国际索赔与中国的应对策略和国际社会对病毒源头以及对世界卫生组织的履职调查相关联。
因被指控所谓聚众扰乱公共场所秩序罪羁押在广州市天河区看守所的维权人士郭飞雄,在参加庭前会议和两次开庭被广州市天河区法院法警押解的过程中,遭到戴黑头套、手铐反铐、戴脚镣等虐待,而且因手铐和脚镣戴得非常紧,致其身体遭到伤害并留下后遗症。为此,郭飞雄提起国家赔偿,要求:1、就其法警故意虐待和伤害行为赔礼道歉;2、对实施虐待和伤害行为的法警依法惩治,并约束其法警不得虐待任何被押送人员;3、为赔偿要求人治伤,并依法赔偿精神损害。 国家赔偿要求书 赔偿要求人(受害人):杨茂东,又名郭飞雄,男,1966年8月2日出生,身份证号码420102196608026318,汉族,文化程度大学,...
订阅 国际赔偿
错误 | Human Rights in China 中国人权 | HRIC

错误

网站遇到了不可预知的错误。请稍后再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