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navigation

法治

民选的国家领导人常常不过是选民的缩影。极端的多元文化主义造成国家内部的部落化,增加矛盾和冲突。持这种立场的政治左派与持白人种族主义立场的政治右派正好是美国政治光谱上的两个极端。民主社会的底线超越党派利益,超越族群利益,超越部落思维和身份政治。为要守住这个底线,我们只能屏息等待后川普时代的到来。
关心政治,乃至于参与政治,一种公民政治本身,是生而为人的人性,是启蒙了的国民的公民自觉,更是法律人天然的禀赋,而构成了法律从业者须臾不应忘怀的天职。现代治理是一种法律治理结构,而法律治理,是法律人的治理。
维权律师王全璋在失踪3年多之后终于会见到律师,下文是其妻子李文足就刘卫国律师转告她王全璋说自己以前受到的待遇没有“硬暴力”而写的文章。李文足在文章中说,李和平律师回家的时候,身上没有伤,他说每天被穿着白大褂的医生盯着服药,掰着嘴看药吃下去没有,那是让人感到死亡的威胁;每天被迫用一个姿势僵直站立15个小时以上,晚上睡觉也必须平躺不许翻身,如果翻身了,就被叫醒;被用工字镣铐把手脚链在一起,整整一个月;冬天被强迫站在空调的冷风口吹十几个小时;冬天在天津看守所,只给薄薄的一条被子,30天被冻得夜里都不能入睡;每餐给两个鹌鹑蛋大小的馒头饿得肚子疼,常年见不到阳光。 李文足说:“全璋说没有遭受硬暴力,...
王全璋律师在2015年7月开始的、300多名律师和维权人士遭到打压的“709”案中“被失踪”,之后,被羁押者或被判刑、或被释放,只有王全璋律师音信全无——他不被允许会见家人和律师,外界不知其关押于何处、不知其生死……在失踪3年多之后,终于有律师会见了他。本文即是刘卫国律师讲述其成为王全璋的辩护律师、会见王全璋及进行代理工作的情况。
本文记述了作者和各地维权人士前往武汉准备申请参加秦永敏案开庭宣判的经历。一些维权人士在当地就被拦截,而开庭前到了法院门口的则被几十个特警团团围住,被用一辆大巴车全部带到汉口信访局的大厅里,并收缴了手机和身份证。 7月11日,资深政治异议人士、民主党创始人之一、中国人权观察创办人秦永敏被以“颠覆国家政权罪”判刑13年。 秦案申请旁听记 公民记者 2018年7月11日 10日中午,我和陈国金兄从娄底乘坐G402动车去武汉,准备申请旁听今天上午九点在武汉中院开庭的秦永敏颠覆国家政权案的宣判。由于不希望引起当局的关注,我们此去没有向外界透露任何信息。过了长沙后,列车员开始查票查身份证,...
中国709维权律师大抓捕事件马上就满三年,但至今仍有维权律师被关押在狱中。2017年底出狱的维权律师谢阳已经踏上了为另一位维权律师余文生维权的道路,但他目前仍然受到中国警方监控,与妻子女儿分离已经三年。谢阳今年4月曾参与709维权律师妻子们徒步到天津看望王全彰的维权活动,他说他必须对她们表示支持。
被捕后,我几次受到殴打,在审讯室里,办案民警赵忠宇把我固定在铁椅上,像打沙袋一样击打我头部16下,致使我昏死过去,然后再用凉水把我激醒。另一次是赵忠宇把我固定好后,用二只手像扒树皮一样扯我二个大腿内侧的肌肉,那滋味是生不如死。
早就应该要人看到,期待中共主导的政治体制改革,是不可能的。中共不会主动放弃一党专制。这有各方面的原因,经济、政治、意识形态原因,国际政治原因。共党不会主动放弃一党专制。愈来愈多成功的革命是非暴力的,而且非暴力完成的民主转型更容易巩固。所以我们是主张非暴力。
法治是良法之治,恶法之治不是法治,而立法者的意志正是恶法的唯一源泉。因而,法治只能是由承载超验的普世价值、维护人类基本权利和自由的法律来统治,而绝不是统治者依据作为自己意志的法律来统治。
党中央在政法系统的特权思想、衙门霸道作风、粗暴执法、野蛮执法和各种潜规则盛行之下,大搞特搞法外开恩,大办特办关系案、人情案、金钱案、权色交易案、官官相护案的特色背景之下,作出全面依法治国的重大决定,是明智理性的决策。但是,必须全面审查全党的违宪违法性,才能全面实现依宪依法治国。

页面

订阅 法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