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navigation

法治

维权律师江天勇的妻子就“澎湃新闻”突然发布的关于江天勇以持有国家秘密、向境外提供国家秘密被采取刑事强制措施及已认罪的报道发表声明,揭露官方的谎言和对江天勇的构陷,并认为江天勇可能遭到严重的刑讯逼供。 关于江天勇被公安机关采取刑事强制措施的声明 金变玲(江天勇之妻) 12月16日21点47分“澎湃新闻”突然发布江天勇被以所谓持有国家秘密、向境外提供国家秘密为由采取刑事强制措施。对此,我表示震惊及强烈谴责,并郑重声明如下几点: 1. 江天勇失踪后,家人和律师一直依法向公安机关报案失踪,当局皆拒绝受理并设置各种障碍,家人在此期间从未获得任何来自官方的通知,甚至查抄住处也没有任何家属在场。...
“709”案被捕维权律师李和平的妻子王峭岭前往天津二分检询问李和平的罪名,一位检察官在询问起诉科后告知:还是“颠覆国家政权”。王峭岭要求看起诉书,但因王峭岭没有在登记表上一次性填上此要求而被警官认为“折腾”他。王峭岭质问:本来是一个电话就可以告知罪名,却让她无数次跑到天津来问,这是不是折腾? 李和平律师于2016年1月8日被以涉嫌“颠覆国家政权罪”逮捕。 程检察官是恶人吗? 我很想知道李和平的罪名是什么,所以,今天下午,我和李文足又去了天津二分检。 在709案的接待处——控申中心,我准备的身份证、结婚证后全无用处,检察官们一见我就说:王峭岭填个表(登记表,每次必填)。我在登记表上填写:...
自2014年一直遭羁押的广东佛山维权人士苏昌兰告诉律师,她在看守所因取用纯净水加盐洗手脚和身上的湿疹溃烂处而被管教禁止和教训,管教声称要将此事向审判法院书面反应,作为苏昌兰案件量刑的参考;看守所不给热水喝,并从11月下旬开始取消了每天上下午各一个小时的放风时间。为抗议案件久拖不判和司法迫害,苏昌兰决定进行定期绝食。 苏昌兰于2014年10月27日被以涉嫌“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刑事拘留,其案于2016年4月21日在佛山市中级法院开庭审理,至今未被宣判。 魁明律师会见苏昌兰的情况 苏昌兰煽颠罪案消息:12.8上午律师会见了苏昌兰。对于近况,苏说到: 10.18日,苏昌兰从医院出来后,...
涉嫌“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的“709案”当事人李和平、王宇、包龙军、谢远东的四位律师,于1月4日和当事人的家人一起向天津市河西检察院递交了《法律监督申请书》,并到天津市河西公安分局递交了《法律意见书》。律师指出公安机关的程序严重违法,要求立即撤销案件、释放秘密羁押的全部律师和公民,并要求检察院予以监督。 [[{"fid":"7432","view_mode":"default","fields":{"format":"default","field_file_image_alt_text[und][0][value]":"","field_file_image_title_text[und][...
广西北海白虎头村维权村民高世福于2011年4月被北海市银海区法院以非法经营罪判处有期徒刑两年,上诉后被北海市中级法院“驳回上诉,维持原判”;出狱后他提起申诉,但被北海市中级法院驳回。就此,他向中央向广西派出的巡视组进行举报,指出一、二审法院在审判中对事实的认定没有证据的支持,适用法律均存在重大错误,请求巡视组贯彻落实《中共中央关于全面推进依法治国若干重大问题的决定》,“以事实为依据,以法律为准绳”依法提审或指令再审,改判举报人无罪。 关于高世福不服北海市中院作出申诉驳回的举报广西巡视组 高世福 举报人(一审被告、二审上诉人)高世福,男,1972年12月3日出生,汉族,...
占中运动取得极大成功 中国人权 :一般观点认为,目前双方在抗议活动陷入了僵局:北京已经声称,永远不会撤回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8月31日决定,而学生则表示不会退出占中。 你对学生有什么建议,你认为如何才能走出僵局? 韩东方 :我认为占中运动已经取得了巨大的成功。远远超出我在运动头几天的预期,因为北京确实听到了香港人的呐喊——不要对我说北京对此充耳不闻。他们肯定已经听到,而如何应对则是另外一个话题。 更重要的是,香港人听到了自己的呐喊。这对一场社会运动尤为重要。无论是否会出现改变,我们通常希望其他人,尤其是政府倾听我们的意见。而香港人从来没有用自己的行动为自己的事情,...
香港言论自由和民主面临的挑战 中国人权 执行主任谭竞嫦 2014年12月3日在欧洲议会人权小组委员会的发言 谢谢主席女士,早上好。 非常感谢有机会在香港事态发展的重要关头发表意见,交换看法;也很荣幸与罗沃启先生和黄伟贤博士一起出席本次听证会。尽管我过去曾参加过委员会的会议,但这回是我首次作为香港人发言,为此感到十分骄傲和谦卑。我所在的组织中国人权,分别在香港(从1996年开始)和纽约设有办公室,从事人权工作已经超过25年,支持包括天安门母亲在内的中国民间社会推动变革的人士,推进人权的保障体制,特别是联合国的人权机制。最近,我们积极地参与了联合国消除对妇女歧视委员会审议中国落实《...
中国人权: 谢谢你抽空接受我们的采访。现在正是香港人民争取民主过程中一个重要的时刻,面临非常复杂的局面。你是香港著名的资深律师,曾经鼓舞了一整代人,包括我们这些一直在国外从事法律工作的人。你是否可以先大致介绍一下目前香港普选所面临问题的法律基础? 李柱铭: 30年来,我们一直在“一国两制”的框架下运作。我们是在中国对香港基本政策的范围内争取民主。中国在香港的小宪法《基本法》中向我们承诺了普选权,但却拖延了两次,而且每一次都是五年。 直到最后,我们才被告知可以在2017年普选产生特首。在今年8月31日,北京又决定,虽然香港民众可以在选举中“一人一票”,...
占领华尔街轰轰烈烈,从无“境外势力”操纵之说。台湾太阳花学运更威猛,激进学生不仅攻占立法院议场,甚至一度冲进行政院,但也无“境外势力”操纵之说。独独在中国大陆,“境外势力”操纵成了当政者的口头禅。对民间抗争,“境外势力”操纵的标签往往一贴就灵,当政者不仅可免于问责,更可获法外授权以镇压抗争民众,杀一儆百。 不幸,这风气也蔓延到了香港。明显的标识,是特首梁振英10月19日的电视讲话。他在讲话中抨击香港公民抗命,理由之一即是“外国势力支持操纵”。但讽刺的是,就连建制派代表人物范徐丽泰也不得不承认:“没有人给我看过真凭实据”,“这个是一个怀疑”。堂堂特首满口谎言而不顾起码尊严,香港政治的“大陆化...
2014年9月24日 现在好像掉转了。这个“一国两制”做得到的。不过我相信,现在中国的领导人希望现在中国的周永康可以像我们的周永康那么可爱,对不对? 《基本法》起草的时候,总共有59个委员,香港有23个,只有两个是民主派,司徒华和我;那我就是死剩的那一个。 我记得,30年前,剩两天,84年9月26号,我在政府新闻处,是事先给了本《联合声明》看的,这是未颁布之前给我看,是不可以公开的。看完以后,我很开心。因为我看到,“一国两制”是完全可以真的成功的。因为可以选特首和立法会由选举产生。我是很开心的。但是到现在普选还没能够落实。等了一次又一次,本来07、08没有,2012没有,...

页面

订阅 法治
错误 | Human Rights in China 中国人权 | HRIC

错误

网站遇到了不可预知的错误。请稍后再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