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navigation

法治

我们现在能够做的事情,我看就是再重新读一遍刘晓波先生的《08宪章》,想一想我们自己应该怎么办。我看大家都这样做,对刘晓波先生也是一种安慰,也是一种帮助,也是一种支持!
尽管全球正义力量千呼万唤,共产党邪恶势力恪守愚蠢及暴虐人权罪恶的气焰未有丝毫消减。709事件的两个核心人物的命运尚在不卜中,全璋律师生死不明,屠夫先生仍被黑暗势力野蛮囚禁中。而作为709历史事件一部分的江天勇律师最近又被反动当局以颠覆国家政权罪批捕,709反人类暴行肆虐下去的邪恶意志昭然。
之所以没有律师就没有宪政,其实道理很简单。你能想象民法可以没有民法律师就能得到实施吗?刑法是否能没有律师而得到实施呢?如果一般的法没有律师就得不到实施,也就是说有法律而无法治,那么宪法为什么会例外呢?没有律师,宪法也同样得不到实施。
惊闻王全璋律师有了官派律师,我们不禁怒火中烧。啥叫官派律师?用某律师的话说:就叫“官驭律师”或者“官奴律师”。用高律师的话讲,是人格太监者。
像我们这样的家庭有千千万万,可悲剧的制造者只有一个,那就是共产党的政府。前几天我看到中国著名人权律师谢阳夫人不堪当局的野蛮迫害而带着两个幼小的孩子偷渡至泰国的消息,心里感到一种刺痛。作为曾经的偷渡逃亡人,我明白这样的家庭会经历怎样的人间悲惨经验……
同性婚姻释宪案不仅彰显了台湾蓬勃发展的法治、民主和人权,更突显了两岸间的可悲差距。与台湾的情况形成鲜明对比的是,中国大陆的压迫正日趋严重。
如特别报告员所强调的,江天勇是从事那种工作的核心人物,这有助于稳定,而不是与维稳相冲突(第75段)。成员国必须要求释放江天勇和其他因维权工作而遭受惩罚的人,抵制将合法行使受中国和国际法保护的权利定罪的行径。国家主权不能被合法地用来攻击联合国专家的独立性,及破坏既定的实况调查团的职权。
丁家喜说愿做那只亚马逊热带雨林扇动翅膀的蝴蝶;王功权说我们是在和暴民、暴乱赛跑;李化平说一代人要负起一代人的责任,这大概就是建设者们共同的心声和共有的担当,致敬许志永们,愿未来如我们所愿国家体制和平转型为宪政民主,社会自由、公义而有爱,人们幸福、尊严的活着。
上周六在北京举行的纪念香港《基本法》实施20周年座谈会,是继2015年在香港举行的《基本法》颁布25周年研讨会后,又一次彻底否定一国两制、否定《基本法》的公开表演。特别是在特首权责问题上,中共官员一方面否定香港三权分立、鼓吹特首核心地位,另一方面否定特首管治权、鼓吹中央指令权,企图把特首捧成超然于香港三权之上、只受中共权贵操控的傀儡。
谢谢爸爸和709案的叔叔阿姨们,你们的苦难经历让我明白了什么是爱,让我明白每个人都是有使命。爸爸,我不再埋怨您对我的陪伴不够。您有太多的放不下,这个民族仍旧被魔鬼所操控,去唤醒沉睡的人们,去赋予被奴役的人们一定的力量,是您的使命。爱将战胜邪恶,我已经感受到我们相见的日期越来越近。

页面

订阅 法治
错误 | Human Rights in China 中国人权 | HRIC

错误

网站遇到了不可预知的错误。请稍后再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