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navigation

维权

中国的法治进程又到了一个十字路口。“死磕”何错之有?我们回顾中国律师重建以来之道路,不正是从“官员”、“官办”、“民办”,向“死磕”的方向发展吗?我从不掩饰我的这一观点,也不掩饰我对“死磕”的态度。前些日子,我亦写了文章《我与“死磕律师”的往事今生》来表明我的态度。
当下中国,作为人权律师,刘士辉面对殊荣与质疑,我们需要勇气和担当。我们不得不以自己的绵薄之力,阻止我们这早已苦难深重的国家在蔺其磊专制与极权的泥淖中滑落更深!我们希望,祖国繁荣昌盛,人民安居乐业;我们更希望,未来自由人权之唐吉田花,开遍中华大地!
昨天我老家炸了锅:六姐夫工作调动取消了,姐姐旅游取消了,以后去哪儿都要打报告;四姐夫工作也停了,给他俩的任务就是把岳父岳母接回巴东,接不回绑回,要不然工作别想干了;三姐,五姐被约谈,六姐出差在外已经接到公司通知,回家谈话有任务;连我的外甥都被恩施州政法委书记约谈了。我就不明白了,王全璋被抓了,我是妻子,为什么迫害妻子的家人?只有一个目的:让我屈服,放弃对丈夫的营救。
“也许将来,许多年之后,当我们回头看谢燕益等律师的牺牲,我们会发现那是值得的。他们用自己的牺牲推动了中国人权的发展,暴露出政府的法治是虚假的。”他从书桌前站起来,背对着我。办公室里只剩下我们俩了。“但是谁会记住他的名字呢?”
生在当今中国,生老病死,士农工商,乃至记者和律师,直到吃瓜的打酱油的,没有不被侵权的。既然公权力以侵权为常态,公民当然只能从维权找活路。所以在谋生中维权,在维权中谋生,成了公民的天经地义。所以,维权就是起来,就是行动。这个最大公约数,就是中国人的“命”。
起身离开时,王峭岭和李文足从包里拿出两小叠白色的打印纸交给梁小军。“以防万一,”李文足说。这些纸页上都是手写的授权委托书,授权梁小军在两人被拘留的情况下担任她们的律师。梁小军一言不发地把这些文件放进自己的包里。两位妻子向我们挥手告别,然后手挽手地走进灼人的阳光中。
蔺其磊律师于6月7日下午到北京市西城区看守所会见了广东珠海维权人士李小玲。李小玲说,她因急性青光眼被珠海警方耽误治疗到广州治疗仍无果,但珠海警方如此对待明显是报复她上访。6月3日李小玲在北京国家大剧院附近举了“李小玲六四光明行”等字样的纸和点燃蜡烛,4日凌晨被带到北京市公安局西城分局,5日上午被送到西城区看守所的严管仓,不能放风和购物;医嘱让她每两个小时点三种眼药水,现只能一天点三次,眼睛疼痛得厉害。律师还未来得及让李小玲签字,警察就以“时间到了”为由把李小玲叫走。据悉和李小玲所谓同案的还有六七个人,现全部羁押于北京西城看守所,罪名为“寻衅滋事罪”。 蔺其磊律师会见李小玲情况 蔺其磊律师:...
就《国家监察法(草案)》正式进入立法审议程序,一批大陆律师、法学博士、学者联名致信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及其常委会,提出他们担忧该法的立法将使中国的“法治原则面临危机”、“人权保障原则遭遇严峻挑战”、“平等原则受到损害”、“正当程序或被抛弃”,并提出四点立法建议,包括引入律师介入机制、引入“听证”机制、引入法律监督机制、引入诉讼机制等,以防止刑讯逼供、权力滥用及进行法律监督、接受司法审查。 关于《国家监察法(草案)》立法的四点建议 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及其常委会: 获悉《国家监察法(草案)》,十二届全国人大常委会(第二十八次会议第二次全会)在6月23日下午进行了首次审议,反腐败这项关乎依法治国、...
诺贝尔和平奖得主刘晓波因在狱中被查出肝癌末期一个多月后便病逝,引发外界对高智晟生存环境的担忧,担心他会成为下一个当局有意令他长期“困死”在陕北的牺牲品,无法获得基本的医疗和营养。中国维权人士和网友近日发起“高智晟看牙,自由高智晟”的公民行动,要求当局立即停止对高智晟自由权、健康权等基本人权的侵害,还高智晟看病求医、自由走动的权利。
“我觉得我有特别的责任为他们继续发声。”滕彪以一口流利的英语说道,这使他多年来一直是中国人权问题上一个少不了的声音。他说:“维权运动的存留状态仍在塑造中国的政治,就像黑暗中不可阻挡的闪电。”

页面

订阅 维权
错误 | Human Rights in China 中国人权 | HRIC

错误

网站遇到了不可预知的错误。请稍后再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