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navigation

维权

终于可以每月见你一次了,这对我而言比得到钻戒更宝贵!二老很挂念你,尤其是姥爷,力挺你呢!有人说起你的事时,他立刻提高音量和别人辩论起来,坚决支持你!北京的姐妹们都叫他“中国的好姥爷”!这给了我很大的安慰!
法律是守护社会底线的最后一条防线,媒体则是观察、监督和预警社会机制走向堕落的重要屏障。当你们不遗余力地把李秀娟们逼迫得看不到丝毫希望的时候,我只想送你们一条最近网上流传甚广的箴言:有人说我们看不到希望,其实他们也看不到希望,这便是希望。
当此民间社会面临愈发严酷的考验,公民社会运动正处于一片沉寂之时,郭飞雄知行合一、躬行实践的榜样力量,必将会给暗夜里奋勇前行的自由战士们以鼓舞和激励!
被长沙市国家安全局抓捕的公益人士程渊的妻子施明磊,向长沙市检察院、湖南省检察院、湖南省国家安全厅提出控告,要求检察机关:依法监督长沙市国家安全局终止对控告人的刑事侦查并撤销刑事立案;依法监督长沙市国家安全局撤销对控告人的刑事强制措施;立即归还控告人被扣押的证件、驾照、银行卡、手机、电脑等物品;依法追究长沙市国家安全局工作人员采用粗暴对待、威胁的方式讯问、连续长时间审讯控告人的法律责任。 2019年7月22日上午,家住深圳的程渊被长沙市国家安全局以颠覆国家政权的罪名抓捕,施明磊被戴黑头套、手铐,被强制带到街道办事处一直审讯到次日凌晨3时左右。其间,国安威胁施明磊,如果不配合,...
老朱大哥,早安。你还在微笑吗?想起了和你在老山,半夜三更迷路。此刻你一点都没有着急,却让我把车子熄火,走到外面去捉萤火虫。萤火虫的微光,映出了你的微笑……
纪斯尊先生的一生不需要去刻意拔高、刻意美化。作为共和国的同龄人,他此时去世有着他的象征意义。纪斯尊先生的灵魂没有离去。中华民族千百前来对正义的执着追求、抑暴向善、扶助贫弱的精神深深扎根于八闽大地,这种精神纵有强权摧残,也会不断萌发、成长!
在中国一党的体制下,法律没有独立的地位,那靠少数的人权律师来争取司法独立也是不可能的。如果政治体制不变的话,真正系统性的保护人权是不可能做到的。有些人说维权运动已经终结。在我看来,反抗仍在持续,而抗争的人还在坚持,但并不难乐观。
恐怖的日子从2015年7月9日到今天整整四周年。四年了,我们的心仍在痛!前面的路还有多远?我们无法预测,但我们会互相扶持、一起走向这条艰难的路!
维权的道路虽然非常艰难,但是,我从来都没打算放弃!对一个人的不公就是对所有人的不公,我会坚持下去。我祈祷余文生律师不要遭到酷刑;要求中国司法机关立即无罪释放余文生。
全璋站起身,我们也站起身。孩子把手贴在玻璃上,全璋表情木木地也把手在玻璃窗上放了一下,然后转身,走了。十几米的路,我看着他的背影,眼泪又流了出来:四年了,他竟然像编好程序的呆滞的木头人,连回头看我们母子一眼都没有。

页面

订阅 维权
错误 | Human Rights in China 中国人权 | HRIC

错误

网站遇到了不可预知的错误。请稍后再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