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navigation

维权

维权运动的发展有四个趋势:一个就是组织化,一个是街头化,一个是政治化,还有一个是国际化。通过互联网,通过自由知识份子和维权人士,再加上整个中国社会的,受到这样一个体制侵害的人越来越多,所以维权运动得到越来越多的支持。那这个恰恰让中共觉得害怕。
自从我的丈夫危志立因为帮助尘肺病工人维权而被深圳警方刑拘,我的生活就开始变得一天比一天糟糕。突然间我就有口难开了。我是一个外向的人,最喜欢在社交媒体晒这晒那,但是现在这几个最常用的对外联系窗口已经卡啦一声对我关闭了。这种心情不知道大家明不明白,就是一种已经死亡的感觉。
强权可以横行一时,却终无可能肆虐长久。只要我们努力一分,自由就会离我们近一寸!曹顺利大姐,终有一天,我们会在鲜花盛开的3月祭奠你,我知道,只有那一束束自由的鲜花才可告慰你的英灵!
不知,还有没有人记得这位曾经发起“北京维权之旅”活动的著名人权活动家曹顺利女士,今天是她去世五周年的日子,每年的这个时候都让我的心情特别沉重。她捍卫人权不屈不挠的斗争精神永远激励着我们,我们永远不会忘记她的。
编者按:在纪念“六四”三十周年前夕,“天安门母亲”群体授权“中国人权”发表长篇祭文并致中国国家领导人公开信《哭“六四”大屠杀中罹难的亲人和同胞们》,全文如下: 一 我们是一群在“六四”大屠杀中痛失亲人的公民。 卅年前,中国首都北京天安门前的十里长街和京城中轴线沿线,全副武装的戒严部队动用机枪、坦克、甚至国际上已禁用的达姆弹,屠杀毫无戒备、手无寸铁的和平请愿的青年学生和市民。这场腥风血雨的大屠杀夺去了成千上万鲜活的生命,让成千上万个家庭坠入无底的深渊。 这场大屠杀是在全世界的聚光灯下发生的。好几年间,北京的许多路口、大街小巷上仍弹孔累累、血迹斑斑。尽管卅年后,这些罪证已被林立的高楼、...
我没抱希望派出所会同意。我的心情恶劣到了极致。因为,在所有关心江律师的朋友中,我现在离他最近,但却不得见他!一想到我要被这帮混账警察强行送回罗山,我就气不打一处来!
我和唐荆陵律师相识已有十几年。唐律师是个有思想和学养的人,他的眼神清澈、真诚,谈吐平和,语言精炼,条理清晰。失去了律师证的唐律师并没有因此而退缩,他比我乐观、坚强。我的朋友,我的兄弟,我拿什么安慰你、迎接你呢?让我们一起见证未来,且看历史饶过谁。
全璋,今年是被迫分开的第四个春节了。我下了很大决心把儿子送走。明天,姐妹们出发,我们一起陪全璋辞旧迎新过猪年!
谭作人自90年代初就开始做环保,为了5.12公民独立调查付出了5年自由的生命。刑满出狱后,依然一如既往地坚持,提起5.12那些死难的学生和依旧在维权的路上苦苦挣扎的学生家长们,他还是忍不住神伤。六四事件,改变了谭作人先生的一生,正是经历了六四的那个夜晚,才有了他此后更加坦诚而无悔的人生。
二十一世纪的中国公民面对权利被公然剥夺的现实,如何捍卫自己的尊严,如何追讨回属于自己的权利,这的确是个必须迎应的课题。朱承志先生以自己的行动,行出了现代公民的典范,值得国人学习。

页面

订阅 维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