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navigation

维权

许志永的律师刘卫国发表两封公开信,指北京市公安局大兴分局和北京第三看守所非法阻碍他会见其委托人、被拘留的维权人士许志永。两封公开信注明日期为7月21日,发表在 刘卫国的网站 上。(两封公开信全文附后)
【马亚莲】上海维权人士马亚莲到北京上访,正值两会召开、政协主席贾庆林提出以制度化方式终结所谓“非正常上访”。她为避警察骚扰躲在朋友家,并借朋友电脑发出她写的这篇文章。她认为,贾庆林的提议是“将法律和法院置于权下,公然藐视和扭曲了法律”,“此措施必定引发更大的民怨潮,被终结的决不会是‘非访’,而只会是‘法治’!”
【宗教自由】北京家庭教会维权人士徐永海致函两会代表委员,尤其是来自辽宁、浙江和北京的代表委员,吁其关注基督徒受迫害的情况,落实宪法规定的公民信仰自由。
【王登朝妨害公务、贪污案】深圳市警察王登朝上诉案经深圳市中级人民法院于2013年2月7日开庭审理,至今未果。辩护律师王全章请求最高人民法院提审此案。
【王登朝妨害公务、贪污案】深圳市警察王登朝,被派驻保安公司任最高职位,本来拥有月薪12000余元,衣食无忧,却为倡导公民待遇平等,于2012年初在深圳筹备举行纪念孙中山的集会,结果于2012年3月8日被警方羁押,并于同年11月被以 “贪污罪”和“妨害公务罪”判刑14年。深圳中级法院于2013年2月7日开庭审理其上诉案,至今尚未作出裁定。作为警察的王登朝,为什么要做吃力不讨好甚至有风险的事呢?您也许能在律师的会见笔录里找到部分答案。
整个早晨,他们三五成群陆陆续续来到市中心,持续的倾盆大雨打湿了他们的衣服,但对他们丝毫没有影响。他们中有些人还拄着拐。到了中午,大约300位来自中国河南省各地或其它地方的上访者,在省会郑州的省民政厅前集合,他们希望省里的干部会接受他们要求政府赔偿和帮助的申诉。 这些上访人士都是上世纪90年代不当采血卖血计划的受害者。大约70万中国农民从污染的血液中感染了艾滋病毒或艾滋病。艾滋病的蔓延与政府采供血系统混乱和管理不善直接相关。将近20年过去了,政府依然对这些受害者的悲惨处境熟视无睹,也不愿意对输血丑闻承担责任。 他们是中国人口中最贫穷、最受欺凌的群体,没有文化、缺少就业技能,...
英文书名:《刘晓波、〈零八宪章〉和 中国政治改革的挑战》
【倪玉兰】北京残疾维权人士倪玉兰因家遭强拆进行维权曾被以“妨害公务”罪两次判刑,2012年4月又被以“寻衅滋事”罪和 “诈骗”罪,合并判处执行有期判刑二年八个月并处罚金一千元;她丈夫董继勤也被以“寻衅滋事”罪判刑两年。夫妇二人不服判决上诉后,北京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至今未有结果。7月中旬,倪玉兰委托律师对西城区办理自己案件的公安检察干警50余人提出控告,认为他们明知自己无罪而追究其刑事责任,涉嫌徇私枉法罪,同时强制自己住进宾馆且超期羁押涉嫌非法拘禁罪,应当追究刑事责任。 律师在一审中作为证据提交给法院的17张关于倪玉兰的照片生动显示:因为拆迁维权,倪玉兰从一个原本身体健康、充满活力、...
1993年,我因言论问题被浙江公安专科学校(浙江警察学院前身)辞退公职。1998年,国家实行住房制度改革,改福利分房为购买房改房。房改房是国家针对职工工资中未包含住房消费资金的历史事实,以低房价的形式对职工长期低工资劳动作出的补偿。原单位无视我在该校工作十年的事实,以房改时我不在单位工作为由,非法取消了我购买房改房的权利。十多年来,我一直在跟该校交涉,要求归还我购买房改房的权利,但校一直无理拒绝。到现在为止,其他早已离开该校的人都购买了房改房,唯独我一个人除外,因我是由于政治原因离开的。给政治异见者制造成生存困难是中国政府的一贯做法,...
[维权律师遭迫害]曾在上海执业的律师李天天因参加维权活动和发表文章自2009年以来不断受到骚扰;更有甚者,在去年2月网上号召“茉莉花革命”期间她被抓走,之后被关押了95天,获释后又6次被强行送出上海。她认为在中国法制只是摆设,为此她放弃了律师工作而宁可做无业游民。

页面

订阅 维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