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navigation

维权

广州市天河区检察院在起诉书中指控 郭飞雄 组织了2013年1月在南方周末报社门口举牌、演讲声援该报社员工抗议新年献词被篡改的活动,以及和孙德胜等人策划了2013年4月至5月在武汉、广州、深圳等八个城市的“街头举牌”活动(举牌内容是“要求官员公布财产并敦促全国人大批准《公民权利和政治权利国际公约》”);孙德胜还被指控除了在八个城市之外,还在南宁、上海等地“街头举牌”。两人被控罪名均为“聚众扰乱公共场所秩序”,并被指控为上述活动的首要分子。 郭飞雄于2013年8月8日被 刑事拘留 ,9月12日被正式逮捕。之前他曾因参加维权活动被以“非法经营罪”判刑5年,2011年9月刑满获释。...
北京市昌平区司法局将于2014年9月5日就拟给予 程海 律师停止执业一年的行政处罚举行听证会。谢燕益律师就此发出公告,呼吁各位律师同仁和公民同胞到现场参与听证或以其他方式声援程律师。谢律师说,“该案的结果关乎每一名律师的执业命运以及公民的权利尊严,如果任由官方为所欲为,律师执业前景堪忧,中国法治前景堪忧”,“今天你不站出来明天你或许就无法站出来”。 程海律师行政处罚听证公告 谢燕益 各位律师同仁公民同胞们:北京程海律师因代理丁家喜公民权利案以及采取有力行动促使律师非法年检考核制度几乎陷于破产失效状态,目前遭到北京市昌平司法局报复执法欲行政处罚停止执业一年。...
今天,广州市天河区法院开庭审理维权人士 郭飞雄 (本名杨茂东)和 孙德胜 涉嫌“聚众扰乱公共场所秩序”罪一案,两人的辩护律师因抗议法院在该案进行中存在程序严重违法问题而拒绝出庭,从而导致庭审休庭,再开庭日期目前不详。 郭飞雄长期以来在维权界一直是积极活跃的温和派人士,他被指控组织了2013年1月在南方周末报社门口举牌、演讲声援该报社员工抗议新年献词被篡改的活动,以及和孙德胜等人策划了2013年4月至5月在武汉、广州、深圳等八个城市的“街头举牌”活动(举牌内容是“要求官员公布财产并敦促全国人大批准《公民权利和政治权利国际公约》”——这是警方起诉意见书中的用语);孙德胜还被指控除了在八个城市之外...
在 郭飞雄 被控“聚众扰乱公共场所秩序”案开庭前一天,其辩护律师陈光武和张雪忠到看守所会见了郭飞雄,并就案件审判存在的程序问题提出了5项法律意见。郭飞雄认为,单就法院不允许其律师复制最重要的案卷材料这一项,律师就根本不可能进行有效的辩护;律师应要求法院延期开庭,继续要求法院允许律师复制全部证据。其律师声明:在未能复制核心证据的情况下,将不会出席2014年9月12日的庭审;将继续要求法院允许复制全部案卷材料并纠正其他的违法情况。
维权人士 郭飞雄 在其被指控“聚众扰乱公共场所秩序”案开庭前一天发表《狱中声明》,指出广州市天河区法院在审理其案过程中存在多项违反法定程序的事实,尤其是违反刑事诉讼法第38条的规定,拒绝其辩护律师复制八个光盘的数字化案卷材料(包括现场视频、照片等证据),严重侵害了辩护律师及其本人的法定辩护权。他说,如果法院9月12日继续按原计划开庭,那么法院的庭审将是不正当和不合法的,也是完全无效的,他将在庭审中全程保持沉默。
高智晟律师于2006年12月22日被以“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判刑3年,缓刑5年;就在缓刑到期前,被收监服刑3年,于2014年8月7日释放。在缓刑期间,高智晟被强制失踪多于6次,其中最长一次达20个月,其间受到残酷折磨。 请参阅耿和的推特: https://twitter.com/Genghe1 。 高智晟妻子耿和2014年9月8日新闻发布会发言全文 (据其推特整理) 女士们,先生们,早晨好。 我的先生高智晟是一名中国律师。他始终为弱势群体维护权益,尽其所能地为穷人免费服务。高智晟不畏强权,依靠律师职业的方便之处向大众传播公义和人权的理念。他以自己娴熟的法律知识和雄辩的口才为受害人讨回公道,...
程海 律师2014年1月在代理丁家喜律师要求官员财产公开、教育平权被控聚众扰乱公共场所秩序罪一案时,因海淀区法院和检察院的一系列违法行为而退庭抗议并投诉控告,就此,北京市昌平区司法局于8月22日以扰乱庭审秩序、干扰诉讼活动正常进行为由发出拟给予他停止执业一年行政处罚的听证权利告知书。在程海要求进行听证后,司法局发出将于9月5日举行听证会的通知。 就司法局所定举行听证会的地点,程海发出《行政处罚听证场所异议书》,对听证会安排在“北京昌平区阳光中途之家”提出异议:“阳光中途之家是为社区服刑人员和刑释解教人员提供教育、培训、临时安置等服务”的机构,安排在该地听证,是司法局“明显的滥用职权,...
昌平区司法局于2014年8月22日告知程海律师,拟对程海律师处以停止执业一年的行政处罚,理由是程海律师在出庭为丁家喜辩护时,扰乱庭审秩序,干扰诉讼活动正常进行。为此,157名律师和法律学者联合发表声明,指出在法庭审理程序严重违法、律师多次努力仍无力阻止违法程序继续进行时退庭前往法律监督机构控告的行为,完全是在履行律师的法定职责和维护社会公平正义。声明促请昌平区司法局收回成命,司法行政部门不能沦为违法者打压律师的工具。 关于北京市昌平区司法局拟对程海律师处罚一事的律师联合声明 北京市昌平区司法局于2014年8月22日告知程海律师,拟对程海律师处以停止执业一年的行政处罚,...
在这篇文章中,律师 常玮平 讲述了遭焦作中站公安分局限制人身自由、侵害执业权利的经过。2014年7月21日上午,常玮平作为涉嫌故意杀人的访民 许有臣 、 张小玉 夫妇的辩护律师,要求焦作市看守所安排会见未果,常玮平随后前往办案机关焦作市公安局中站分局办理相关会见手续,公安局却要求常玮平提供对张小玉的证人证言,常以“辩护人对当事人的保密义务”拒绝,但警方一直试图迫使其作证,双方僵持至当天晚上10点40分,公安局送达《传唤证》。警方强制常玮平于7月22日凌晨接受长达三个半小时的讯问,并于当天上午提取了常玮平手机中所有的音视频资料。警方将常的身份确定为“证人”,表示其不宜再担任辩护人。...
在2010—2011年中国政府对律师和民间社会活跃人士进行镇压之前,维权律师一直有两个显著的特点。第一,维权律师在办理案件时行事高调,对政治问题也无所回避。在勇敢地接受别的律师拒绝受理的案件时,他们还专挑敏感性高的,以此来吸引关注、扩大影响。“高处的果子”自然不好摘,维权律师在同行的眼中不被理解,通常被认为激进和博取人们的眼球。他们是独自作战、具有独特品质的一个独特律师群体。 第二,他们的工作过于政治化,并将法律作为向整个体制抗争的一个宽泛的切入点,但却没有清晰明了的目标。由于在律师圈中难以找到可以依靠的、与之拥有共同使命和追求的同仁,他们因此将诉讼作为媒体和社会动员策略的一部分。...

页面

订阅 维权
错误 | Human Rights in China 中国人权 | HRIC

错误

网站遇到了不可预知的错误。请稍后再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