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navigation

维权

“我觉得我有特别的责任为他们继续发声。”滕彪以一口流利的英语说道,这使他多年来一直是中国人权问题上一个少不了的声音。他说:“维权运动的存留状态仍在塑造中国的政治,就像黑暗中不可阻挡的闪电。”
在讨论正事之前,梁小军请求看看谢燕益刚出生的女儿。孩子一周前刚出生,距谢燕益被捕那一天已经快九个月了。孩子在一个临时安排的婴儿房里睡着了,由原姗姗的妹妹看着。“叫什么名字?”梁小军压低声音问。“还没取名字,”原姗姗轻声说,眼睛盯着出生不久的孩子。“我等她爸爸回来给她取名字。”
习近平上台以来,中国的人权状况进一步恶化。当局执行了一个名叫“拔旗行动”的计划,对各个领域里人权活动的领军人物一概打压。郭飞雄的遭遇就是例证。当局妄加罪名,判刑监禁,这本身就已经非常恶劣了,而罔顾起码的人道,刻意虐待折磨,更是不可容忍。我们必须进一步动员起来,制止当局对郭飞雄实行慢性谋杀,要求当局立即对郭飞雄进行体检,保外就医。这是当务之急,刻不容缓。
作为中国的一名人权律师,梁小军不得不接受现实:时不时地遭遇一阵打压,是从事这个职业的人无法回避的风险。他还逐渐熟悉了中国为了管控异见者而经常采取的施压和胁迫手段:让他们和来自政府的监管人一起“喝茶”,频繁被司法人员造访,遭受警方的骚扰。但2015年7月10日早上,梁小军知道,严重得多的事情正在发生。
现在有越来越多的律师和学者、群众理解、明白、清醒,律师死磕,是法治之兴。律师和权力媾和,是法治之殇。死磕,律师不得已之举,法治不彰,才有死磕。法治昌盛之日,便是死磕消亡之际。但这一天,还要等多久呢?
王全璋律师被捕近两年,是“709案”被捕者中迄今唯一毫无音讯的人。当局不仅拒绝他的妻子李文足为他聘请的律师会见他,还对这些律师进行各种打压。近来,两位官派律师通过各种途径找李文足,试图让她同意他们代理王全璋案,就此,李文足发表公开声明,指他们违反程序跟官方站在一起,就是伙同官方把一个清白的同行陷害成罪犯,帮着官方把王全璋的罪名做实。声明说,王全璋现处在不自由的状态下,如他有看似自己选择的律师,一定是在被酷刑的情况下万般无奈的选择。李文足在声明中表明坚持使用自己聘请的律师,并规劝拟做官派律师者自重。 拒绝官派律师的再次声明 ——709李文足 2017年7月14日和今天,...
余文生律师向北京市检察院发出刑事控告状,要求依法追究北京市司法局局长苗林等人利用年审换证滥用职权打压律师的责任。控告状指,苗林自2016年11月担任北京市司法局局长后,继续打压人权律师;在2017年5月北京律师进入非法年审(年度考核)月后,苗林及属下更是利用官权配合中国各级公检法看守所等强权单位,不给一些律师事务所年审、不给一些律师盖年审备案章,以限制律师正常执业;余文生的律师执业证被以换发新律师执业证为名非法扣押。 余文生律师是“709”案被捕、至今仍被关押的王全璋律师的辩护人。 刑事控告状 控告人:余文生,北京市道衡律师事务所律师,地址北京市石景山区政达路2号CRD银座712室,...
你们的英勇,无法用言语表述。 是你们,率先打破恐惧,勇敢的向强权挑战; 是你们,率先传播真相,揭露不法、控诉酷刑,让世界为之震惊; 是你们,前仆后继毫不退缩,虽遇强压仍不屈不挠,展尽人权律师的风采。 你们以你们的勇敢,突破了官方的围剿,激励了家属,阻遏了罪恶,你们理应获得我们这些当事人最高的敬意。值此“709”案两周年之际,也恰逢“人权律师节”设立之初,我们向“709”案全体辩护人致以诚挚的感谢! 致敬,“709”案辩护人!
惊闻王全璋律师有了官派律师,我们不禁怒火中烧。啥叫官派律师?用某律师的话说:就叫“官驭律师”或者“官奴律师”。用高律师的话讲,是人格太监者。
像我们这样的家庭有千千万万,可悲剧的制造者只有一个,那就是共产党的政府。前几天我看到中国著名人权律师谢阳夫人不堪当局的野蛮迫害而带着两个幼小的孩子偷渡至泰国的消息,心里感到一种刺痛。作为曾经的偷渡逃亡人,我明白这样的家庭会经历怎样的人间悲惨经验……

页面

订阅 维权
错误 | Human Rights in China 中国人权 | HRIC

错误

网站遇到了不可预知的错误。请稍后再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