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navigation

历史钩沉

福山认为,只有自由民主制,在平等的、相互的和有意义的基础上满足了人性寻求“承认”的需要,在自由与尊严中,一种相对稳定的社会均衡才得以建立。人类对自然科学的探索会一直持续下去,但是人类对政治探索已经结束——没有哪一种制度,能比民主限政体制更加顺应人性。
邓小平在改开中的地位是一回事,其人是非功罪又是一回事,而今改开潮水已退,狼藉毕现。过时的人居然开创了一个属于他的时代,根于一个过时的权利圈,只能在矮子里面选高子。中国不会长期甘心于此,沉重喧哗的一页终将翻过去。
仅仅把文革理解为一场红卫兵造反运动,这样的理解就未免流于表面。它是一种奇怪的革命理论在逻辑上所达到的巅峰状态,是对社会的全面破坏和凌辱,对文化的全面否定和摧毁,对人性尊严的全面敌视和仇恨。文革留给我们灵魂的黑暗。
当祖国的心脏,天安门的近旁,有一具死而不僵、僵而不化的尸首接受摩肩接踵、络绎不绝的瞻仰;当我们的辛勤付出换来的薪酬,名义上的“人民币”,实质上却是“毛币”的结算。我们应当考虑的不会是“会不会再来”?这种疑问,而更应该是“从来没有结束”!这种叹息。
中国大陆民众怀念毛泽东,是个“愚民现象”。一个国家的愚昧民众一旦占绝大多数时,对于推动民主进程是个很大障碍。今天已非毛时代,今日已是高科技时代,互联网的出现已经彻底打破往昔的封闭局面,专制再想玩毛那一手已经不灵了,毛左现象只是一种回光返照,成不了正能量,迟早会作鸟散,愚民现象不会长久的。
“六四”过去30年了。“六四”固然已经是历史,但那是一页还没有翻过去的历史。因为“六四”不仅仅涉及历史,而且还涉及现实。“六四”不但属于中国,而且还属于世界。“六四”屠杀不但是对全中国人民的良心的粗暴践踏,也是对全世界人民的良心的公然挑衅。我们纪念“六四”,不但是为了呼唤和激发中国人民的道义良知,也是为了呼唤和激发全世界人民的道义良知。
张先痴老人一生的故事,高度浓缩在他的“墓志铭”上。他的“墓志铭”就是他人生各个阶段的高度概括和总结:张先痴,军人——诗人——犯人——退休老人。《墓志铭》这样写道:“这盒骨灰的原料来自张先痴的尸体。他曾经是孩子,是才子,是天之骄子;也一度是傻子,是疯子,是回头浪子;最终是赤子,是刀子,是过河卒子!”
父亲是作为一个有独立见解的、有骨气的知识分子而成名的。他在共产党里实在是太个色了。20多年的整治,楞没改了他的秉性。我从心里告诉你,我庆幸有这样一个父亲,我庆幸有过这个父亲带给我的那一切,无论是苦难、幸福,那都是无人可与我相比的财富。
赵紫阳《改革历程》的成功出版,在很大程度上要归功于麦克法夸尔教授的序言,但对这位教授来说,这只是他本已光辉夺目的职业生涯的一个注脚而已。麦克法夸尔教授是一位卓尔不群的人物,他身后留下的雍容大度和优雅的光芒将继续照耀那些认识他的人道路,他的智慧是中国人和全世界人的永远遗产。
华人社会里有句流传极广的悲怆之言:“文革虽是发生在中国,文革研究却是在海外”。西方世界对中国文革的了解,很大程度上要归功于麦克法夸尔几十年如一日的辛苦工作。麦克法夸尔在哈佛大学讲授中国文革迄今二十余年,这门课已经成为哈佛的经典课程之一.读过麦克法夸尔著作的人们应该意识到:这台戏还没有演完,研究中国政治是永远不会乏味的。

页面

订阅 历史钩沉
错误 | Human Rights in China 中国人权 | HRIC

错误

网站遇到了不可预知的错误。请稍后再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