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navigation

历史钩沉

笔者在劳教营,从饿死刘盛亚这种留德教授到王孝明这种文盲,皆网入右派大网,受害面之大之广,不言而喻。还抓10岁至15岁少年儿童,如养童养媳那么准备的童养奴工,在此劳教营饿死两千多娃娃,这一切罪孽,皆由毛泽东打造,今天,还有人在继续反右以言治罪手段圧迫知识分子,60年过了,还在重复可耻可恶的罪与祸,如此愚顽,还称要取代美国充世界老大,还能走进现代文明,无开除球籍之忧吗?
贾题韬老师精通佛学,兼通儒、道诸家及西方哲学和多种文字。1950年他应邀进藏,担任达赖喇嘛与张国华之间的通司(翻译)。1959年达赖喇嘛出走后,他因同情达赖喇嘛,被中央指定为专案专管的反革命分子。
陈水淋在我们背后不做声的走动,大家毛骨悚然,忽听一声叫骂:“你要反动,你还敢顽抗、你……你……你!”一阵劈里啪啦打击声猛响,我的肩背像被子弹击中,反而不觉一瞬,随即不由自主下凹低陷,万分剧痛如涛扑跌。
我曾参加过如此的大会,也像他们今天看我们这样看别的犯人,将来他们中会有不少人会像今天的我回忆自己过去在他们的欣赏行列。我们今天的低头弯腰为的是有朝一日回到他们中间,再去看别人被批斗游街,遗憾他们没有这样的预感。其实,我又何曾预感过呢?
在一九六七至一九六八年的大屠杀中,性暴力是一种遍及全省的现象……一时间,杀人奸妻、杀父奸女竟成为广西某些农村地区的社会常态。这些恶性的性暴力案件有如下这些特点:其一,戕害的多重性;其二,前设性和预谋性;其三,残虐性和变态性。
作者按:在一个不能说真话的社会里,人们除争先恐后做党的驯服工具外,还必须戴着假面具生活。若像彭德怀元帅一样说真话为民鼓与呼,就会死无葬身之地,骨灰盒上的纸条上只能写“王川、男”三个字。毛时代是一个播种仇恨的病态社会,至今余毒未清,还在内外树敌,自己磨损自己。古人云:“天作孽,犹可违;自作孽,不可活。”
一次,傍晚休息时,我用捉来的青虫在小山沟里钓鲶鱼,听到沟对面的坟场传来一阵哭泣声,我抬头看到几个人披麻戴孝在埋饿死的亲人。由于见惯了当时“新坟叠旧坟”的惨状,我没有在意。突然,一声“打倒共产党!”的呼声把我惊呆了。
来之前,他是中央乐团的首席小提琴手。可监狱里不管这个,给他分到了施工队。重体力活儿啊。中央乐团首席小提琴演奏员的手,用来搬运水泥墩子、水泥块儿--纯属暴殄天物。他们哪儿知道杨秉荪不同凡响的来历呢。
明白了原理与原因,其它一切由此可得明白。——亚里士多德 那个黎明的太阳来得早些,红太阳的触须才伸进风门,还来不及摸住谁的屁股,就听见喧哗声响,监狱长那长年累月无日不响的钥匙串撞击声,配合渐近的足步声,是囚犯的警报器。每当牢房岗亭的铁门“哗啦”喧动,这交响乐就能使犯人眼目圆睁,神情变异。几个光头脑袋伸到风门前轮流转动,巴掌大洞孔让双目盯去如演幻灯片。当牢门被打开的时候,黑暗也被挤到墙角。 1977年深秋是每间牢房犯人爆满的日子,在酷热而又臭气熏蒸的每间号房,早晚只供水一桶,除了饮用,剩的仅够洗碗。汗流浃背的犯人也无所谓,光溜溜相顾无言,毫无牵挂,方便而又自然,就象工友下班拥挤在集体浴室里。...
在我坐牢以后,有时候我们犯人坐在一起聊天,她们就问:“你干啥了嘛?年轻轻的。”我就说了。她们说:“你为什么要为别人做?你说了,你做了,那些农民能听到看到吗?你不是白说了。”我说:“不是白不白的问题,我凭我的良心衡量是对的还是错的。”

页面

订阅 历史钩沉
错误 | Human Rights in China 中国人权 | HRIC

错误

网站遇到了不可预知的错误。请稍后再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