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navigation

历史钩沉

纳粹法西斯和共产党在夺权成功后整死的人数,要远远超过它们在夺权过程中所整死的人数。所以有人指出:凯撒、成吉思汗和拿破仑是为了征服而屠戮,而希特勒、斯大林,还有毛泽东、波尔布特,却是为了屠戮而征服。
《志古堂》从清道光28年(1848年)创办,到1950年9月停业,历经百年风雨。这样的文化传存书坊,清朝能支持,民国能容纳,唯有“人民共和国”不能容纳。现今红色传人们,又以“人民的名义”继续新的生财之道,要出重金收购志古堂的匾牌。
成批地处决人,使附近居民产生了极大的恐惧心理。有人说晚上听见那大土丘上有哭声;有人说看见坡上有“鬼火”时隐时现。有一天,有个姓黄的孤老太婆却讲出了一个骇人听闻的故事。她说那天晚上天刚黑,有个男人在她门前说“老太太我要个火”,她便问“你要火干啥”?男人答道“我去找找我的脑袋在哪里?”
《夹边沟祭事》采访了大量的当事人,最大可能地复原了历史的真相,而同时幸存者和罹难者家人面对镜头的回忆,让我们能直接感受到他们的痛苦。首映之夜,最多的观众是年轻人,不少是讲国语的大陆学生。面对冲击力如此之强的视像,他们内心一定相当震撼。不管他们原来对这一历史真相是如何认知。
母亲邱淑珮(1917~1967),在大饥荒中曾说“这个社会怨声载道”和“翻身翻到床底下”,文革中,被街道治保主任李瞎子检举揭发,要求派出所开批斗大会,得到派出所所长董天滂支持。母亲闻讯,为维护自身的尊严,遂投井自杀。
租界的本质,并非教科书上说的“瓜分”、“灭亡”……而是“保护经商安全”。租界,无论是外国在中国攫取的租界、还是中国在外国攫取的租界,其存在的深层次动机,都是外资对投放地司法状况的严重不信任。又要去那里投资做生意,又担心自己的人身财产安全,怎么办呢?租界作为一种解决方案,才得以横空出世。
有人走在半路上就有人撵上,刀子剐肉背回去吃。我在魏店,背上背兜到上川川地里去拾柴,我就看见那个人还没有死,身上的肉被剐了,到处都是血,人还有气,还没有死。慢慢的才死了。这个人是郭家镇人。我们的队长,去接人,剐人肉的人就撵他。我们的队长是吃饱的,身体还可以,就赶紧跑,一直跑到家里,吓得好多天不能起床。
作为男友,我第一次去到未婚妻家,顿时被农村吓人的贫困状况所震惊。她一家五六口人挤在三间茅草房中,土墙上的裂缝,手都可伸得进去,从茅屋顶和墙上的破洞可以看到外面的树木与天空。
反右运动不是阳谋,反右也不是阴谋。从整风到反右,是毛泽东自己的思想发生了重要变化,前后不一;是毛泽东自食其言,翻云覆雨,出尔反尔。
中宣部独霸媒体,自我贴金,摇身一变,中共咋就成了抗日战争的中流砥柱?!怪不得有网上爆笑评论道:你们只是在横店摄影棚里“抗日八年”、如今再准备继续抗到14年而已。好在,任你胡编乱造,历史还是由人民群众撰写的。

页面

订阅 历史钩沉
错误 | Human Rights in China 中国人权 | HRIC

错误

网站遇到了不可预知的错误。请稍后再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