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navigation

历史钩沉

布鲁诺和方孝孺的差别,是他们所植根之土壤的差别。谁也不能否认我中华文明历史悠久,我华夏民族智慧高度发达,只是一代又一代高智商的精英的心智所归决定了不同的历史轨迹。这一历史轨迹到了晚清终于给打乱了,中国近代史于焉开始。
米沃什曾说:告密这种行为,古往今来在各种不同的文明中都时有发生,一般而论从来没有人将此种行为提高到美德的程度。但是在新信仰的文明中,告密却是作为好公民的基本美德受到赞扬。作为局外人,对于如何在这种极端严酷的环境中选择生存策略,而同时又能坚守道德底线,恐怕语言是无法说明的。这的确是一种把人变成鬼的“改造”。
当年的国是,是戊戌变法维新,是加入世界文明主流。如今的国是,则是薪火传至当下的戊戌精神,是屡仆屡起的康梁、光绪们的真正“中国梦”,是开启国门,进入主流国际社会的宪政秩序之道。这才是中国文明的伟大复兴。因而,拆除所有的柏林墙——网络柏林墙,言论柏林墙,信仰柏林墙,思想柏林墙,制度柏林墙,这才是中国唯一的最后救赎之道。
以习近平上台迄今五年多来的言论和行动为依据,笔者更倾向于相信未来肯定会出台的“习氏历史问题决议”中,一定会会“旗帜鲜明”地把改革开放和八九镇压并列为邓小平为中共政权所立下的最重要的两大功绩!
各位听众你们好,我是王丹。自从薄熙来在重庆搞“唱红打黑”以后,“文革”会不会死灰复燃这个原本没有进入人们思考范围的问题,就逐渐开始浮现。习近平上台以后,外界公认,他的所谓新的治国理念,很大程度上,就是“没有薄熙来的重庆模式”。这个模式的一大特点,就是在意识形态上向毛时代回归,重新评价已经被定性为“十年浩劫”的文化大革命,重新评价带领中国进入动乱的毛泽东。如果今天,还有人认为这样的担忧是多虑的话,那只能说明他的政治嗅觉太迟钝了。因为相关的迹象已经越来越多,“文革”的阴魂已经慢慢地回到了中国的土地上。 除了民间对毛泽东的崇拜风潮再次流行之外,...
王阳明的入选,最重要因素的当然不是其哲学思想,而是他对朝廷忠心耿耿,而习近平似乎也将自己当作圣贤,先自我神圣化,然后再掀起全党和全国的个人崇拜热潮。在中共十九大上确立一言堂和“历史地位”之后,这种“圣贤”式的、顾盼自雄的个人感觉,随着奴才们的吹捧而日益升级。
习近平的政治危机有很多原因,迷信权力的人会认为,主要原因是他的权力还不够大,尤其是他受到官僚机器的太多掣肘。我的观察是,他下了太多执行不了的命令,让能干的官僚们无所适从,让无能的小人以为有机可乘,结果是让自己越来越难以自拔。
贝氏家族当初有幸躲过了元朝战火,在苏州传承了十几代,却差点在“十年浩劫”中被扼杀。贝氏家族早年间就很"识时务"地将大部分财产上交出去了。尽管如此,家族的人还是没有摆脱厄运。
经历了“西化而非现代化”的太平天国和“反西化但并不尊儒”的义和团这两场“文化”方向相反、制度基础却类似的惨痛教训后,辛亥时的国人明白:中国之病不在于“文化”,而在于专制制度。
由于西方的绥靖政策,后共产主义的中国熬过了共产主义整体垮台的最佳时机,从而维持了邓小平模式的新的变种,进入到自以为的习近平模式。这个模式想创造一个更新的布尔什维克制度的变种。但机会已经被前人用完了。它什么时候崩溃,我们大家可以拭目以待。

页面

订阅 历史钩沉
错误 | Human Rights in China 中国人权 | HRIC

错误

网站遇到了不可预知的错误。请稍后再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