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navigation

历史钩沉

36年前专门立宪设禁,36年后专门修宪帮这两位(是的,两位,没有第三位)领导人解禁。我笨,想来想去,想不出这种修宪有什么正能量,有谁是受益者。看来,中国居然有比我更笨的。兴了师,动了众,惊了天,动了地,冒了天下之大不韪,徒然赢得举世瞠目结舌,臭棋也。
专制国家存在一个权力利益集团,这个集团不但需要通过权力来取得特权利益,还需要通过国家机器来保卫他们的权力和地位。阿克顿有名言:“绝对权力绝对腐败”,并不全面。还应加上两条:绝对权力绝对黑暗,绝对权力绝对疯狂。彻底改造权力,是全人类的共同任务。
习近平修宪,取消国家主席任期限制,这不仅是中共政治制度上的极大倒退,也是一个严重的警讯:一个对共和国、对共和政体具有颠覆性意味的严重警讯。以前,人们说习近平是毛泽东二世,因为从毛泽东到习近平,是中共党国政体的一个小轮回;现在,人们说习近平是袁世凯二世,因为从袁世凯到习近平,是中国百年共和政体的一个大轮回。
共党坚持人治,轻视法治,扩张党权,压缩民权,迷信枪杆,轻贱宪法、法律,让毛泽东那无法无天。习近平玩修宪的终身专权变戏法。毛邓都不要宪法来确认他们的终身专权,抛开宪法,两人都实际专权到死,习近平玩修宪还涉反邓小平去延续他专权,说明习的虚弱,那宪法能保证习终身执政吗
中国的历史有辉煌的篇章,但也的确有许多血腥的页码。近代以来中国长期国弱民穷,人们怨天尤人,难免怨及祖宗,对此予以纠正是完全必要的。但是现在我们不能倒到另一极端:因为日子稍微好过了些,就小富即狂,把历史说得花团锦簇。
洪宪闹剧(网络图片) 惊悉中共中央修宪建议稿提出删除国家主席、副主席“连续任职不得超过两届”条款,远忆拿破仑三世、袁世凯,近思普京、卢卡申科,不禁为中国、为中共、为习近平先生捏了一把冷汗:都到“新时代”了,怎么还好意思做这些倒行逆施的破烂事呢? 一 黑格尔说,一切重大的历史事变和历史人物,都会出现两次。马克思在引用这句话之后接着写道,他(指黑格尔)忘了补充一点:第一次是作为悲剧出现,第二次是作为闹剧出现。虽然马克思的思想与理论大多数都是歪理邪说,但上述这段话,却是至理名言。 马克思这段话并非泛泛而论,而是有感而发,有所针对。马克思所嘲讽的对象,是时任法兰西第二共和国的总统路易·波拿巴,...
当时革命党人对法律抱着一种轻忽的态度。孙中山当总统法律是一个样子,等到袁世凯要做总统了,马上把法律改成另外一个样子,典型的“因人立法”。他们并不知道法律自身的尊严比他们的权力更重要。这种法律上的工具主义和机会主义导致的法制危机,最终必然演变为政治危机。
中国准备修宪消息传出,平地一声雷,立刻卷起风暴。面对中共网警密集监视删帖,网民憋着难受,在屏蔽的压力下激发不少议论创意,精准逗趣却显得悲切,遭遇排山倒海之骂名,中国政经军民各界压力,已经到了残酷斗争的临界点。
我的桌前,放着一张黑白照片,是我的母亲与她的女学生们的合影,摄于50年前的1960年。母亲坐在前排,典型的女教师,前额宽阔,眼神格外澄明,柔和,微笑着。虽然经过了肃反、反右,正经受饥饿,但她们的神情纯真、美好,可称圣洁,远远没有被污染,被毁损。令我悲哀的是,这样的老照片,这样的女性世界,这样令人无端感动的神情,永远消失了。
当今的中南海红朝诸公远远比不上昔日西太后的气度。党国六十年大庆了,不见「六四」平反被提上议事日程,也见不到达官贵人们表现出哪怕一丝一毫息事宁人、「与民同乐」的仁心慈念。满目所见,他们尽忙着与民作恶,一门心思截访民、抓刁民、控网络、封异议去了。风霜雪雨两甲子,政治进化不过如此。

页面

订阅 历史钩沉
错误 | Human Rights in China 中国人权 | HRIC

错误

网站遇到了不可预知的错误。请稍后再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