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navigation

历史钩沉

甘肃镇原县图书馆对“含有倾向性”的书籍进行全面清查下架和销毁,场面小得不值一提。但是,正是焚书这一具有沉痛的历史寓意行为和安静和谐的日常生活化场景,描绘了中国从未停止思想审查、言论管制和镇压异议人士的政治现实,让人们感到不寒而栗。
中共处理内乱问题,事事都要归咎于“国外敌对势力”。香港2019年长达半年的英勇抗争,从反送中到反中共,从和平示威到暴力对抗,其激烈程度,在共产党统治底下的记录,只有1956年匈牙利起义可比。香港不屈的雨伞革命显示人民已经准备好,单等纳吉这类从堡垒中突破的人物出现。
习近平的政治监狱,和崇祯皇帝的诏狱,几乎就是亲兄弟一样相似。人民被官逼民反了,不去解决人民的问题,只想着武力镇压。结果是按下葫芦浮起瓢。小习对付香港人民的抗议,简直就是崇祯皇帝的思路。结果会有什么不同吗?
毛泽东在帝王史的的一个史无前例,乃是集帝王和圣贤这两个角色于一身。一场文革浩劫,从根本上说,乃是毛氏家天下与共产党的党天下这两种专制之间的斗争。毛泽东胜利了固然是专制,党胜利了,也同样是专制。毛泽东的文革最后是以失败告终的。
当人们发现被蒙骗,就会产生追求真相的强烈渴望。当得知真相多年被掩盖、被歪曲,人们就会不顾一切地去挖掘它、揭露它、传播它,用自己的经历总结历史教训。个人的甜酸苦辣和国家的盛衰兴退息息相关,这些个人史著是中国当代史不可或缺的见证。
我不赞同香港“勇武派”的行为,但我赞赏香港“和理非”派与他们的不割席。香港人的血液里没有以思想、以行为、以阶级划清界限的毒素。如果习近平还是父亲,林郑月娥还是母亲,如果他们还是人,就应该与香港青年们对话,平息他们心中的怒火,不要再继续挑动大陆人去仇恨香港人这样卑鄙的勾当。
只有尊重生命、把世界上的“花花草草”小心捧在手中的巨人选择的行进方向才是我们这些草菅可信赖的;只有爱惜天下苍生,为我们这些小民计(或曰“以民为本”)的政党才是我们应该选出为天下人执政的。
人类文明进展到今天,形成一个共同的制度结晶。制度就是规则,现代文明规则是人类文明的精华,对它需要敬畏,需要珍重。对于一个国家而言,渐进的改革是成本最低的。改革应该逐步积累,尽可能避免突变。但是,时机成熟了拖延不改,也会带来无法挽救的灾难。
七十年代听境外广播,当时叫敌台,一九七一年的林彪事件,几乎是当天从境外广播中听到的。这是七十年代的重要事件。毛泽东的神话顷刻崩溃。听敌台,思维材料就多了。思维材料多了,对世界的看法就不一样了。对世界的看法不一样了,就更觉得度日如年了。
广东逃港潮像瘟疫般蔓延全国,十二个省、三十六个县的人涌向广东,广东“逃港潮”已经演变成了中国“逃港潮”。赵反对把饥民当敌人看,反对“有组织、有策划”的“阴谋论”,反对戒严、镇压,主张以疏导为主,平息事态,这个意见被陶否决。

页面

订阅 历史钩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