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navigation

历史钩沉

New!
——民初的西式民主实验仅维持了不到一年便仓促谢幕,个中原因,制度移植出现的水土不服,以及中国因长期的专制皇权统治而缺乏骤然推行民主政治的基本土壤都是过去常常被讨论到的。但也必须看到,议会政治作为一项外来的政治制度,从建立到健全,本身就不是可以一蹴而就的,中间必将经历漫长的自我调整和自我完善的过程。
New!
——我们这一代最大的负资产,就是那个十年的洗礼。缺乏教育再加上自负,使得我们这代人有的时候,显得特别的畸形。巨大的自卑和自负交替在一个人身上显现,显得特别的吊诡。这一代,实际上也是最惨的一代人。等待着我们的,将是一个惨到没法言说的晚景。
New!
——准确了解了中国流氓的特点和作用,就在很大程度上了解了中国的革命。反过来说就是,不了解中国流氓的特点和作用,就不能充分了解中国的革命。流氓各个民族各个国家都有,但中国的流氓自有“中国特色”,因而,中国的革命与中国的流氓之间,也会表现出一种具有“中国特色”的关系。
——七岁那年我在做什么?那是个三反五反、清算斗争世道不彰的混乱时期,父亲去了香港,母亲被关起来劳动改造。我因为年纪小不懂惊恐,生存的本能让我直觉找到简单的生存方法。今天回首我不禁赞叹造物的神奇,童年的灾难使我很早感受到上天的眷顾。
——香港“回归”23年的历程,就是一步一步失去自由的沦陷过程。香港《国安法》一出,港人将被迫失去他们原来的生活方式。特写此文,祭奠行将消失的自由香港,提醒中国人永远记住英治香港承接大陆苦难的善举。
当下疫情严峻,武汉封城,全国揪心,共克时艰为第一要务。而一百多年前,大清王朝在面对瘟疫的举措和表现,有很多令人动容和深思的细节。东北鼠疫被扑灭后,万国鼠疫研究会在沈阳成立。这是中国本土举办的第一次现代学术会议。伍连德当选为主席,为积贫积弱的帝国,赢得了最初也是最后的国际学术声誉。
《囚室哀思》写于一九六三年。这篇散文深情地表达了她对以美国民主和美国政治家为代表的自由这种人类共同价值和世界文明方向的强烈共鸣和高度认同。对人类普遍价值的坚定信念,对个人生命价值的坚定守卫,是她毫不犹豫以热血和生命为之奉献的崇高精神事业。
睁开眼睛、打开胸怀看待世界,明了常识、认同常理,才能走出意识形态陷阱,形成正常社会生态。 有些事实,就在眼前,有人却视而不见;有些道理,直白浅显,有人却不停争辩;许多既违背常识又不合逻辑的“历史”,一旦注入头脑,就不愿放弃,不会质疑,更无从反思。这究竟是怎么回事?是我们的头脑有着不同的构造?还是文化基因独特而奇异? 一场堪称全民的浩劫,几乎改变了所有人的命运,整了上亿人,毁伤数百万生命,财产、文物损失无数,文化传统惨遭荼毒……,却没有从根本上否定、厘清和反思,反而长期以来被一分为二地辩证看待,更不乏为其遮掩、美化的含糊与暧昧。 一段人祸造成的饥荒岁月,饿死数千万生产粮食的农民,...
事实上,人民为保卫已有的自由而作的牺牲,往往大于追求更高度民主时的。当时北美殖民者的抗争,正是由于害怕失去既有的自由而作出的,所发出的能量极大。香港人愿意并付出了庞大代价。由此可推断,习氏和林郑下一回搞全方位限制港人自由的23条立法,毫无疑问会逼出香港的1776。
如果你爱中国,就和我们一起努力。唯有奋起,中国才不会回到文革长夜,我们,中国公民,依然坚信历史进步潮流浩浩荡荡。2020,祝福中国宪政文明人间大道,祝愿每个中国人站立成大写的公民!

页面

订阅 历史钩沉
错误 | Human Rights in China 中国人权 | HRIC

错误

网站遇到了不可预知的错误。请稍后再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