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navigation

良心犯

刘晓波的去世是我生活中最大的遗憾和最伤痛的事。他试图以身作则化解共产文化造成的暴戾之气,他不断地在磨练锻造自己,就像一颗玉石,越磨越圆润光滑。他是一个勇者、仁者,有着基督徒一般高贵的情操,为了“大我”牺牲自己,被迫害致死,却始终内心没有仇恨。
在中国一党的体制下,法律没有独立的地位,那靠少数的人权律师来争取司法独立也是不可能的。如果政治体制不变的话,真正系统性的保护人权是不可能做到的。有些人说维权运动已经终结。在我看来,反抗仍在持续,而抗争的人还在坚持,但并不难乐观。
参与六四烛光集会人士眼泛泪光(美国之音汤惠芸拍摄) “六四”30年来第一本记录“六四抗暴者”群体的新书《六四抗暴者法庭档案》出版。该书的编者是旅居澳洲的民运人士孙立勇,由美国劳改基金会赞助,明镜出版社出版。 “六四抗暴者”指被当局冠以“六四暴徒”的群体。他们在89民运期间,在军队进城后,以及“六四”镇压前后,拦截车辆、烧军车、号召市民反抗、号召工人罢工学生罢课,用堵塞交通等各种形式对当局的镇压进行抗议的人,多为普通市民。 该书作者孙立勇表示,“六四抗暴者”是1989年民运和六四镇压中结局最悲惨的群体,他们被判的刑期最重,关押出狱后遭遇最惨,最不受国际社会关注。 他举例当年19岁的赵庆,...
支持“六·四”学生民主运动中的普通市民、工人、职员、农民、甚至还有像我这样的民警,他们并不是“暴徒”,相反是名副其实的抗暴者。这是一份记忆,是一份良知,是一份对正义的追求,也是一份对残暴中共政权的客观记录。真理是需要不断重申的:忘却他们无异于泯灭良知,帮助他们就是在救赎自己。
慢慢地,我对全璋所做之事越来越多的了解,我为自己的顾虑和想法感到难过和自责!全璋只是坚守良知、追求正义,做了一个有良知的人应该做的事。他的坚持和言行是令人尊敬的!而我作为妻子,要为此感到骄傲!他入狱是被政府构陷,这不是我们的问题,这是政府的耻辱!
我被折腾了两年多了,我的感觉就像孙悟空在炼丹炉中,舒服极了。对我的迫害、殴打、戴脚链,就像做数学题,越难越有趣,意义越深远。此案稍微正常,懂常识和有良知的人,都明白我无罪。老千们的指控才是明目张胆的寻衅滋事。我所做所说完全是现有法律框架内的活动。
像上帝的儿子,带给我们嶙峋的自由 南方的下巴是一幅山水啊 胡子比圣诞老人瘦 从朱承志开始 倔强是草泥马的底色 从朱承志开始 山羊胡子使天朝的黑夜在惊骇里飘
强权可以横行一时,却终无可能肆虐长久。只要我们努力一分,自由就会离我们近一寸!曹顺利大姐,终有一天,我们会在鲜花盛开的3月祭奠你,我知道,只有那一束束自由的鲜花才可告慰你的英灵!
不知,还有没有人记得这位曾经发起“北京维权之旅”活动的著名人权活动家曹顺利女士,今天是她去世五周年的日子,每年的这个时候都让我的心情特别沉重。她捍卫人权不屈不挠的斗争精神永远激励着我们,我们永远不会忘记她的。
“六四”抗暴英雄张燕生身患重度糖尿病,正等待去北大医院治疗。张燕生无业,自费买医疗保险。在此,我呼吁大家伸出援手,为张燕生的下一步治疗筹些费用,让30年前的抗暴英雄得到一些温暖。

页面

订阅 良心犯
错误 | Human Rights in China 中国人权 | HRIC

错误

网站遇到了不可预知的错误。请稍后再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