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navigation

政治

在中共准备召开十八大进行权力交接之时,中国政治最高层正在发生什么?中国人权资深政策顾问高文谦试图揭开那个通常不透明的黑盒子。 12. 中南海出重手弃薄保党 2012年9月27日 中共高层在权衡、讨价还价半年多后,终于对薄熙来的问题定了性,指他在王立军事件和谷开来杀人案中滥用职权,并收受巨额贿赂,决定给他“双开”处分(开除党籍、开除公职),移交司法机关处理。至此,在北京政坛上演的这出权斗大戏总算告一段落,为十八大的召开扫清了障碍。可以说,如果没有重大变局的话,薄熙来的余生大概要在牢狱中度过了。
在通常的意义上,所谓文化,是指那些明显区别于、且明显优越于动物和蛮族的人类行为方式,即那些使其成员产生认同感、归属感、荣誉感、庄严感、道德感、神圣感、美感的东西,包括制度、规范、礼仪、习俗,也包括文教、艺术。老实说,我不喜欢“党文化”这个概念,尤其是在把中共党文化与中国传统文化、民间文化或政治文化、道德文化相提并论的时候。因为相对而言,党是比较没有文化的。有些时候,党甚至公然大张旗鼓以反对文化、败坏文化、扼杀文化为使命。孔夫子称颂三代,但偏爱周代,就是因为周代的文献最多,礼乐完备,文气鼎盛,孔子说:“郁郁乎文哉!吾从周。”如果孔子见过了当今所谓“社会主义文化”以及毛邓江胡等中南海诸公,...
在没有民主自由的国度,“喝茶”是想成为一个真正公民的必经之路,“喝茶”通常指因为你的言论或你的公民行动被警察、国安约谈,其实多数时候是没有茶喝的,甚至连白开水都没有。战胜“喝茶”恐惧,学会跟专政机器打交道我觉得很有必要,我也是从起初的“喝茶”恐惧到经历到后来习以为常的。当然这个“喝茶宝典”只是我个人的一些看法,只是把经验与各位即将被“喝茶”的人一起分享,情况会因为自身和所处的环境不同而异。
十八大前中国政局观察(八) 中国人权资深政策顾问 高文谦 今年是中国的龙年,民间传统认为龙年不利,往往是凶年。对执政的共产党来说果然如此。王立军一脚迈进美国领馆后,在北京政坛引起轩然大波,本来有望在十八大进入常委的薄熙来一夜之间沦为阶下囚。当局为如何处理薄的问题弄得焦头烂额,党内高层内斗激烈,陷入六四以来最大的政治危机之中。
在沉寂了近一个月后,胡温当局终于出手,宣布薄熙来“涉嫌严重违纪”,停止其政治局委员和中央委员的职务,立案审查。十八大前中共党内高层上演的这出权斗大戏暂时告一段落。这些天来,北京政局波诡云谲,各种谣传纷起,不仅老百姓议论纷纷,而且具有不同背景的官方媒体也搅进来,释放不同信息,互相抵牾,舆论几近失控。对此,凡是经历过文革的,很自然会联想起“四人帮”垮台前一年那个夏天的情形。 造成流言满天飞的原因,恰恰是由于当局处理薄熙来问题黑箱作业,迟迟作不出决定来。难产的原因在于薄的问题牵一发而动全身,不仅牵涉十八大前太子党与团派之间的权力博弈,而且涉及党内意识形态之争,如何评价薄主导的“重庆模式”...
“两会”刚刚结束,北京政坛就传出薄熙来被免去重庆市委书记职务的消息。尽管官方报道的用词很谨慎,用的是“不再兼任”,而不是“撤职”,而且还称为“同志”,但可以说薄已经出局,那个空头政治局委员的顶戴何时被摘除,恐怕只是时间早晚的问题。曾几何时,薄权倾一方,炙手可热,现在却落得有家归不得的境地,被留在北京监视居住,成为刑诉法第73条的头一个牺牲品,这不能不让人感叹历史的捉弄。 胡温对薄熙来亮剑,从日前温家宝在“两会”记者会上的说法已可看出端倪。他在回答王立军事件时,专门讲了一段话,提到否定文革的历史决议和三中全会确立改革开放的路线,隐指薄违背党的路线方针,另搞一套。对党的高级干部来说,...
中国的“两会”早已失去参政议政的功能,沦为当局的橡皮图章。不仅如此,近年来“两会”与时俱进,已经不仅限于“人大代表举举手,政协代表拍拍手”,而是成为一场奢华的政治版“春晚”,任由富豪炫富。今年则更甚,代表们轻裘宝马,浑身珠光宝气,手上戴着24万元的手表,腰上系着价值万金的腰带。这与普通民众日益艰难的生活现状形成强烈反差,引起民间舆论的强烈抨击。 当局一面号召民众学雷锋,另一面却放纵奢靡之风,是在自打耳光。不过,当局这样做实有不得已的苦衷:一是营造太平盛世景象,掩盖已经逼近全面爆发的社会危机;二是转移民众视线,缓和王立军事件对政局的冲击,稳住十八大的阵脚。为此,官方新闻发言人有意放烟幕弹:...
习近平访美前夕,后院起火,爆出惊天事件。“打黑英雄” 和操刀手、重庆市原公安局长王立军日前进入美国驻成都总领馆 “滞留一天”。这不啻是一枚重磅炸弹,给北京政坛造成很大冲击,问鼎下一届中央常委的热门人物薄熙来首当其冲,打乱了十八大原有的人事布局。而且官场内斗的丑闻演成国际事件,使当局大失颜面。这正应了那句 “天下未乱蜀先乱” 的老话。 薄熙来是中共太子党的一员大将、坐镇重庆的一方诸侯。与中共官场的传统不同,他虽被外放西南,但不甘寂寞,把 “唱红打黑” 作为搏取上位的敲门砖,创造了“重庆模式”(唱红、打黑、民生工程),搞得风生水起,赢得国内左派一片喝彩。但他求官心切,违反了中共官场的潜规则,...
我想说的主要有两点,这是根据我自己在管理一个环境政策智库和我在与大陆的决策者和政府官员——既有在北京中央当局的,也有地方当局的——一起工作中所学到的经验来说的。
刘晓波 2005 国家由它的民众构成,民众是一个国家的主体,也是国家主权的来源和国家利益的拥有者。在一个合理的政治制度下,政治权力来自民众的授予,政府靠民众血汗养活,政府或执政党仅仅是国家的公仆而非国家的主人。政府必须真正地而不是口头地把民众当作衣食父母,而把自己当作民众公仆。所以,政府的首要职能是善待自己的人民和提供公共服务,无论是权力和国家财政,都必须做到“取之於民而用之於民”;政府所代表的国家利益必须具体化为民众的利益,最终具体落实为个人的安全、财产、自由和民主等诸项法定权利。 总之,尊民爱民、特别是尊重和保障民众用和平的方式置疑、批评、甚至反对政府决策的权利,...

页面

订阅 政治
错误 | Human Rights in China 中国人权 | HRIC

错误

网站遇到了不可预知的错误。请稍后再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