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navigation

政治

北京大兴冬天的一场大火,不但残酷烧死了挣扎在社会底层的19条人命,同时还烧穿了华丽首都那件漂亮的盛世外衣,也暴露了那些“高端人口”的低端思维和末端品行。
一方面严禁任何独立政党存在并且无情地扼杀网络自由,另一方面又公开地邀请来自世界各地的代表到中国进行“政党对话”,并且大谈“网络开放”,这究竟出于当事者的无知,还是当事者的无耻?最令人恐惧的是,一旦一个人或者一个政党铁了心要“将谎话进行到底”的时候,常常也就意味著在谎话后面是没有任何道德底线的恶行。
水平低下的蔡奇在北京捅了一个政治上的大娄子,他自己没有半个字的自我检查,中央也没有一个人出来对其进行批评和纠正。如果要追究蔡奇的责任,势必就要涉及蔡奇一路高升的幕后推手,这样就会涉及最高领导人的威望。所以蔡奇是动不得的。任何追究蔡奇企图都会被视作对最高领导人政治权力的挑战。
假民主制度就像它不可能管好经济一样。在经济上是一收就死、一放就乱,在政治上也是这个熊样子。经济上可以试,因有政治强力兜底,可以纠偏;但是,政治上不敢,一乱了,就意味着下台,想收都没人给机会。干脆,堵死一人一票之路,简单又方便。
我看来,刘晓波之死是1989之后世界史上最重要的精神事件之一。刘晓波之死,也是一个巨大的痛苦象征,象征着崛起的中共专制政权对人类正义和良心的极大嘲讽,象征着西方对华绥靖政策的恶果和未来更大的威胁。在这个意义上,人们将越来越体会到刘晓波的死亡,乃是冷战结束之后人类精神史上的一个令人震撼的事件。
个人崇拜在共产党政权史上本为内部公共品,但它借助党国一体机制最终让社会承担了迫害、杀戮、饥馑、动乱等重大成本,这还未计对个人精神世界摧毁之无形成本。在共产党政权史上,个人崇拜未必导致政权丧亡,但某一波段使政权看似强大,而实质上是积累崩溃因素。
这些通常很难集结在一起的人群突然在十九大刚刚开过之后的这个时点空前一致,这在很大程度上是由于习近平嫡系班子成员的无知、无德和傲慢造成的。这种对上和对下两种态度的鲜明对比怎能不激起民愤?而这样的民愤怎么可能不波及到这些官员的保护人习近平?
在权力博弈上,应该说,习一点也不傻。但懂得权力游戏的逻辑,并不等于就懂得如何治国。在治国问题上,确有一个习近平傻不傻的问题。对于习近平已经大权独揽的中国来说,他是真傻还是假傻的问题,已经远没有他是真坏还是假坏这个问题更重要。因为在他的任上,中国将不可能避免出现某种摊牌局面,而那时习做出什么样的道德选择,关系著太多人的命运。
有人误以为习近平要搞新极权,我觉得是多少看走眼了。而真正完全看走眼的,当数那些至今还对习近平会改旗易帜搞宪政抱有幻想的人。习近平上位以来的言论和行动,充分表明了他与宪政的势不两立,表明了他是铁了心要将宪政拒之门外的死磕派。所谓“习近平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就是习近平新时代后极权主义,即翘起尾巴的后极权主义。
北京市要驱赶几百万所谓“低端人口”,是习近平的既定方针。我不大相信,这一次社会舆论的谴责,能够改变这个既定方针。这种靠军令状来治国的路数,究竟会带来什么样的后果?会对整个中国带来什么影响,会对中国的国际形像带来什么影响?这是北京的当权者不能不面对的问题。

页面

订阅 政治
错误 | Human Rights in China 中国人权 | HRIC

错误

网站遇到了不可预知的错误。请稍后再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