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navigation

政治

对中国来说,首当其冲的地缘危机当然就是朝核危机。在这一情势下,白宫发布的最新国家安全战略,明确把中国与俄国并列为主要战略对手,意味著特朗普已基本放弃与习联手武力解决朝核危机的选择。既然习近平帮不了特朗普化解朝核危机这个大忙,中美两国的对抗就进入了快车道。
中国特色人权(网络图片) 2017年12月7日至8日,中国国务院新闻办公室和外交部在北京共同举办了首届“南南人权论坛”。来自50多个发展中国家的300多个官员及专家学者出席了论坛。 据美联社消息,中国外长王毅在论坛开幕式上发表了讲话,强调中国人权事业取得“举世瞩目的成就”,关键在于“坚定不移,走中国特色人权发展道路。”他也称:“中国的人权状况如何,中国人民最有发言权。” 一些外国评论对此指出,这实际上是北京认为,现有全球人权治理体制存在机会和规则不公等的问题,而发展中国家是直接受害者,应当成为积极的变革者。中国倡导人权应以尊重国家主权为前提,各国应按照本国国情走自己的人权发展道路。...
一个实行宪政法治的国家是很容易走向民主的,中国之所以还未走向民主,是因为中国还没有宪政法治。在全球化的生产要素流动阶段,一个非资源大国,要实行经济长期稳定增长,没有宪政法治作为制度基础,是无法达到其目标的。所以,改革政治经济体制,是中国经济持续发展的唯一出路。
当年的国是,是戊戌变法维新,是加入世界文明主流。如今的国是,则是薪火传至当下的戊戌精神,是屡仆屡起的康梁、光绪们的真正“中国梦”,是开启国门,进入主流国际社会的宪政秩序之道。这才是中国文明的伟大复兴。因而,拆除所有的柏林墙——网络柏林墙,言论柏林墙,信仰柏林墙,思想柏林墙,制度柏林墙,这才是中国唯一的最后救赎之道。
底层抗争在由中共所垄断的现实状况中,实际上已作为转型的社会主体行使其在历史进程中的作用,而非仅局限于在某种局部状况中进行权利维护及生存诉求。维权的过程在实际上就是从被压迫和被损害的一面,扩大至对政治权利的进取,而这就是对底层乃抗争主体的事实确认。
习近平在世界政党大会上表示,“我们不输入外国模式,也不输出中国模式,不会要求别国复制中国的做法”。西方报刊和媒体揭示的大量“中国渗透”的事实证明,中国“不输入外国模式”是真,但“不输出中国模式”是不折不扣的谎言。
我们关心中国。以公民的身份,主权者的身份,建设者的身份。把公民的身份当真,批评懒政恶政,哪怕付出代价。把公民的权利当真,认真拿起法律的武器,哪怕它今天卑微无力。把公民的责任当真,建设美好公民社会,哪怕历经坎坷磨难。
即将过去的2017年,中国的政治眼花缭乱,一拙拙政治节目既是闹剧,丑剧,喜剧更是狗血剧。中国正在走向新的专制独裁,习近平倒行逆驰已经成为一条不归路,文革式的灾难已经再一次地来到了我们的社会,毛泽东没有死,借习近平之身重新复活。2018年当新年的曙光打在中国的大地上时,敢问路在何方!路在每一个人的心头,在每一个人的脚下。
主权移交二十年,香港的情况已经随著国际形势急转直下,和以往的「东方之珠」距离愈来愈远,邓小平当年曾经说过︰「中国人的说话是算数的」,然而真相就是,中国人说话从不算数,而香港变得愈来愈陌生。 台湾三名学者来香港的中文大学,出席《殖民香港︰由英殖时期到特区年代》的学术研讨会,曾任日本早稻田大学副教授、现为台湾中央研究院台湾史研究所副研究员的吴睿人,与台湾中央研究院社会学研究所副研究员吴介民,两人竟被中共拒绝入境,这显示香港的出入境自由已经倒退到,不但社会运动者会禁入境,英国保守党的政治人物被禁入境,甚至连学者研究香港的政治议题,只要中共不喜欢,就会立即禁止入境,那么香港还余下多少的学术自由呢?...
习近平的政治危机有很多原因,迷信权力的人会认为,主要原因是他的权力还不够大,尤其是他受到官僚机器的太多掣肘。我的观察是,他下了太多执行不了的命令,让能干的官僚们无所适从,让无能的小人以为有机可乘,结果是让自己越来越难以自拔。

页面

订阅 政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