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navigation

政治

专制政治的文化,本质上是一种自杀的政治文化。在网络时代,中俄这两个大国的专制政治文化不仅有能力摧毁自己的国家,也能给自由和民主的国家带来具有毁灭性的威胁。这是一个中俄政治和文化精英不得不面对的挑战,也是美国和西方的政治和文化精英也不得不面对的挑战。
戊戌二零一八,既得利益集团开辟了一种崭新的博弈模式,对内寻找代理人推行形左实右的政策;海外培植代言人宣传自由化、反对国内的代理人。就这样左右逢源,如果国内形左实右的策略能够维持现状,就按兵不动,如果国内跑偏,经济崩溃,就转身一变,运用海外势力取而代之,力保自己的利益合法化。
1978年重启的大转型,是中国近代史上的“第三次改革开放”。时至今日,本当是最后收束时段,期期于踢出临门一脚,却没想不进则退。不仅“改革空转”,虚与委蛇的“假改革”流行,而且,打着改革旗号的“反改革”,不期然间,均同时出现。当下时代急务,既在继续推进“改革开放”,则必须首先奋起保卫“改革开放”,捍卫“1978”。否则,不进则退,伊于胡底。
如果仔细阅读孔丹这几年的讲话和文章就会发现,他和习近平的关系其实并非只是投桃报李那么简单。孔丹的主张和现在已经写入党章的习近平思想,可谓你中有我,我中有你。可以说,中国只能在共产党的领导下,走特色社会主义道路,既是孔丹主张,也是习近平思想,更是“上一代人的政治交代”。问题是,中国老百姓还要为他们的政治交代和政治随想付出多少民主自由的代价?
表面看改革开放30年,威权体制看上去风华正茂。但是30年河东,30年河西,而河流中,公众认知,社会心理,经济形势和政治规则都已发生巨大变化。威权体制这个泥足巨人已经无法跨过这条河流,将被自身的重量所压垮。威权体制的冬天已经来临,北京之春还远吗?
记得小时候:冬日的颐和园,昆明湖的冰面上父亲与我们一起踢小冰块玩,结果他滑倒了,传来一片笑声;夏日的傍晚,父亲手拿扇子与我们坐在一起听哥哥读《苦儿流浪记》;小哥不好好学习,被父亲绑在树上责打……回顾父亲的身影,有慈祥的一面,也有严厉的一面。往事如烟,留在心里的有温暖也有伤痛。
中共一向厌恶选举,尤其厌恶普选,因为普选票基数巨大、且高度分散,使得操控普选的难度很大,操控露馅、操控失败的机率很高。相比较而言,操控小圈子间接选举就要容易得多。但是,无论如何,普选也罢,间接选举也罢,都必须是真选举,否则当不起“民主”二字。
我们追求的新制度是一人一票的定期选举、权力分治、司法独立、军队国家化、新闻出版自由等,这些都没错,但民主的根本问题依然是自治和保证自治,这就要求现代民主制度把政治彻底地归还给所有的公民和自治体,让政治回归公民政治。
基恩·夏普给我们留下了巨大的精神遗产。他的非暴力抗争思想对于正在展开非暴力抗争的中国人民具有极大的现实意义。同时也希望,通过对基恩·夏普的悼念,强化我们对非暴力抗争的信心,深化我们对非暴力抗争的原则与策略的领会。
一直以来,孔子学院被认为体现了中国的“软实力”,但是,随着越来越多的机构指出中国政府通过“汉办”控制美国的孔子学院,并通过孔子学院来干预美国大学的学术自由之后,孔子学院越来越被西方当作中国“锐实力”的利器。深改小组会议的决定似乎更是坐实了孔子学院是中国“锐实力”工具的身份。

页面

订阅 政治
错误 | Human Rights in China 中国人权 | HRIC

错误

网站遇到了不可预知的错误。请稍后再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