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navigation

政治

身份政治已成为一个能解释当今许多全球事务的核心概念。左右两派都在搞身份政治,左派目前实行的身份政治最糟糕的事情是,它刺激了右翼身份政治的兴起。人们永远不会停止以身份的方式思考自己和社会。但人们的身份既不是固定的,也不一定是出生的。身份可用于划分,但也可用于融合。最终,这将成为当前民粹主义政治的补救办法。
作为中国人,看到习近平越来越陷入强人治国的困境,很难不去想的一个问题就是,习近平不可避免的失败,会不会给中国和世界带来巨大灾难?我认为马云这个决定如果不是一个纯粹象征性的选择,而是具有实质性的选择。统治者认识到,他们不给马云一条出路,对自己并不利。
麦凯恩的一生,具有鲜明的「英雄」色彩,甚至是悲剧英雄的色彩。他对国家和选民利益超越党争的忠诚和政治操守,充分展示了「荣誉、责任和牺牲」的贵族精神在民主政治中的宝贵价值。麦凯恩精心安排的后事,不仅表达了对美国民主极深的忧虑,并且借自己的葬礼对美国政治品格的败坏,做了最后的抗争。
我们喜欢说,“苏联解体之痛、东欧剧变之苦”。他们却说,苏联霸权是建立在我们小民族痛苦的基础上的,在他们不痛的时候我们痛,而他们痛的时候正是我们梦寐以求的目的,是我们的梦想。
我们有理由判定,《夹边沟》电影是比当代社会的种种和谐事件更为重大的精神革命。电影传达的不仅是存在主义的,不仅是人道主义的,更是人本主义的。我们文明演进的本质意义仍在于有自己的同胞守望、揭露、安慰。
在2018年7月这个微妙而关键的转折点,社会预期开始发生变化,预期其实就是人心,人心的变化比宫廷政治更值得我们关注。权力者在故作镇静,越来越多的民众却开始看透棋局。虽然民间社会对很多问题的认知存在差异,但对习近平个人崇拜的反感,对习近平形象、能力的否定,正在成为一种广泛的共识。
中国人口的长期预测,其实具有非常紧迫和现实的政治意义。现实的政治意义之一,就是习近平很可能已经没有时间,因而没有机会实行缓解中国人口危机所必要的重大改革。这意味着不仅不存在所谓「红色江山永不变色」的可能,而且红二代很可能无法逃脱一场革命对他们父辈和自己的历史罪责的全面清算。
美国和中国之间的贸易战只不过是两个大国之间在政治、经济制度方面进行的大范围冲突和对抗的一个组成部分,如果不从制度层面解决问题,全面的对抗终将难以避免。美中之间对抗至少在三个层面相互交织:贸易和经济层面,制度层面和全球领导力竞争层面。
关心政治,乃至于参与政治,一种公民政治本身,是生而为人的人性,是启蒙了的国民的公民自觉,更是法律人天然的禀赋,而构成了法律从业者须臾不应忘怀的天职。现代治理是一种法律治理结构,而法律治理,是法律人的治理。
在中国,胡鞍钢之类的学术骗子们四处招摇是一种政治现象,知识分子甚至普通民众拿这一类道德沦丧的学术骗子们打靶找乐也是一种政治现象。正可谓是「项庄舞剑、意在沛公」,本意在于嘲弄和批评那个大量产生无良文人的极权制度及其领导人。

页面

订阅 政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