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navigation

政治

——此次“港版国安法”出笼,不是习近平对疫情带来的国际困境的一种紧急应对,而是他具有“破釜沉舟”性质的个人宣示,这种宣示不仅是做给世界看的,更是做给国内看的,一方面表达了习近平“我将无我”、不惜“国将不国”的决心,也有一些非常现实的政治算计。
——唐吉田、刘巍二人给我留下了深刻的印象。作为人权律师,他们都是公民维权运动里的活跃人物。我们以及经历了那个热切时代的所有人们一道,相信一个自由、民主的中国即使历经曲折但仍将不远。
在香港的冲突越来越剧烈的当口,有必要澄清的一个关键点,或者说这场冲突的根本原因所在,与其说在于冲突双方,不如说在于邓小平,就在于邓小平在香港回归之前定下的治港佈局:作为幌子的一国两制和作为铁腕高压的进驻军队。
如果真有什么“中国特色”,自然非“党文化”莫属。“党文化”是中国社会转型最大的障碍,如果对此没有清醒的认识,不告别“党文化”,任何希望和前途都无从谈起,坍塌和崩溃只是个时间问题。
2019年是多事之秋,最牵动世人心弦的大事,当是港人为自由而战。这场波澜壮阔的民众抗争,成功地挫败了香港政府和北京当局的镇压而持续了半年,时下仍然如火如荼、方兴未艾。无论是港人所展现的理性和悟性,还是他们所展现的血性和韧性,都深深地感动了整个世界。
美中对抗,是决定21世纪人类祸福的大事,我同意这样的判断:这场世纪大对抗,中国一定会输,但真正的问题是,中国一定输并不意味着美国一定赢。也就是说,美中对抗存在双输的可能,而且这个可能性还不小。
人的自主意识和道德意识具有强大的生命力,即使在最恶劣的环境,也会顽强生长,并努力守护人的尊严。人的善良本性,是黑暗中的光。我们活在世界之中,而不是世界之外。我们认真生活,执着对错,身体力行,我们就在完善自己,同时在改变世界。
习近平的政治监狱,和崇祯皇帝的诏狱,几乎就是亲兄弟一样相似。人民被官逼民反了,不去解决人民的问题,只想着武力镇压。结果是按下葫芦浮起瓢。小习对付香港人民的抗议,简直就是崇祯皇帝的思路。结果会有什么不同吗?
中国20世纪所有的骄傲,都归结到中国能够在最绝望的时候,有很少的一些中国人,能够办起几所大学或准大学,支撑起整个民族的文化;所有的不幸,所有的悲哀,所有的愚蠢,就在于在平常时期几乎完全没有真正的大学,没有完整人格的修养所,只有人才培训机构,只有培养工具,培养听话的螺丝钉的地方。
今天香港的年轻人所追求的,正是自己的信仰!信仰不一定是来自宗教,也可以来自对于生存价值与意义的追求,是人类精神层面的重要组成部分及支柱。你可以不认同、甚至谴责年轻人的暴力与破坏行为,但也应该尊重他们对崇高普世价值的那份追求与执着,并为香港所作出的无私奉献。

页面

订阅 政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