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navigation

人物

直到生命的最后一天,林老还在思考和写作。林老的自传名叫《烛烬梦犹虚》,这个书名极为贴切地描述了林老的一生。林老的恩情和教诲,值得我感念一生。林老的勇气和思想,将永留世间。林老的理想,必将实现。
本来落实宪法就是实行宪政,而宪政和一党专政是不相容的。因为宪法至高无上,谁能组织政府,由选民决定。凭什么把一个党凌驾到宪法和国家之上?
沈佩兰原来有着丰足的生活和幸福的家庭,拥有自己的养殖场,也是一名虔诚的基督徒,突如其来的强拆毁掉了她的一切,也彻底改变了她的人生轨迹。就像沈佩兰这样的女性人权捍卫者,她们遍布在中国大陆的每一个角落,只要有公权力侵害人权的事件发生,就会有她们的身影出现,因为,争取每一个人的基本人权,就是她们的使命。
现在想起来真有点后怕:幸亏薄熙来打了王立军一个耳光。王立军一跑,这个脓疮的头就破了,他要是不跑,现在薄熙来怎么会在监狱里?早就坐在中南海里参加十八届常委会议了。
其实改革都是在社会主义陷入危机的时候,掌权者离开这条道路另找出路的结果。出路是什么?就是把手松开,不要再垄断一切。现在政治改革为什么这么难呢?因为掌权者恋栈,不肯交权,其实主动交权不是坏事情。罗马尼亚的齐奥塞斯库就是想靠强大的军事和秘密警察的暴力“维稳”而被人民用暴力推翻的。因为归根到底是“得民心者昌,失民心者亡”。
在中国大陆争取自由、民主、人权的荆棘路上,跋涉着一批又一批杰出的女性人权捍卫者,她们--前仆后继,不管她们的身躯是多么的羸弱,但她们都有着强权压不弯的脊梁。为了捍卫人类与生俱来的尊严,为了争取每一个中国公民最基本的人权,她们,付出了自由乃至生命的代价。
他虽有雄才大略,但埋头实干、从经营好一个实体开始打下不错的经济基础;他虽个人天赋才干极高,但礼遇贤士、与人合作、以团队的力量实现法律维权的目标;他朴实无华、谦虚真挚,引来众多杰出人物与他同道以他为中心,他的确是位不可多得的帅才。
在南国做过11年教师的70后苏昌兰,被排挤出体制之后,又介入夫家当地出嫁女的土地维权,为当地所嫉恨,后来的南北奔波,行动及网络发声,所为不过是些关乎妇女、女孩及女婴权利,却屡屡遭受当局威胁、警告、传唤、软禁、拘押、殴打。此次因发声援香港占中贴被收监。
我根据自己多年的经验,得出这样一个结论:理论不应为政治服务,但可以研究政治,评论政治。如果谈到底线,我的底线就是六个字,“凭良心、讲真话”。真话不一定是真理,但假话一定不是真理。
我当场问了他们一个问题:“我去天安门广场,是受李铁映(政治局委员)和阎明复(中央书记处书记)的委托,劝说学生停止绝食,撤回学校。结果却被诬蔑为‘火上浇油’,还要处分。如果中央领导同志委托你们去做这件事,然后又要处分你们,你们能接受吗?”

页面

订阅 人物
错误 | Human Rights in China 中国人权 | HRIC

错误

网站遇到了不可预知的错误。请稍后再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