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navigation

一国两制

自香港回归以后,在一国两制的框架下,港人不仅争取民主寸功未竟,就连原来享有的出版自由与言论自由也渐渐失去。台湾情况不同,是一个独立政治实体,有自己的外交、军事体系,只要中共不使用武力犯台,台湾人民有各种方式保护台湾的民主制度。
6月9日,百万港人大游行,“撑自由,反恶法”,气壮山河。“送中条例”是要修补一个所谓“漏洞”,这其实是当年设计香港“一国两制”时特意留下的一道“防火墙”。它是将香港法治与大陆法制隔绝开来的一个制度安排,体现“一国两制”的精神。将这一制度安排贬为“漏洞”,显示出今日中共、港府别有用心
在法官宣读刑期时,各被告均表现冷静。朱耀明和其余被告拥抱作别,期间泣不成声。陈健民则向旁听席高举手臂。而黄浩铭被带走前在犯人栏内高呼:“法官阁下,感谢判刑,我们争取民主普选的决心是不变的。”
习近平有可能在台湾问题上赌一把,与他好大喜功的性格不受制约有关,也与他“治国理政”失败带来的尴尬现实有关。换句话说,如果习内政外交都比较成功,在台湾问题上孤注一掷的可能性反而不大;而正因为他执政不成功带来的骑虎难下,增加了他在台湾问题上赌美国不敢与中国打仗的冲动。
总结公民社会建设的思路:扎根社区,公益明星;同城相助,公民社群;全国联网,民主宪政;一起努力,改变中国。当下环境恶劣,一分抗争,九分成长。抗争借机会,用巧力。把握机会,迅速出击,见好就收,善积小胜。成长要扎根社区和城市,默默耕耘,赢得民心,壮大团队。
这个《逃犯条例》修订特区政府可说是硬闯关,这意味着未来的二十三条会怎样呢?二十三条令每个人都保不住自己的安全,我担心对传媒也是一个很大的打击。我们要继续发声,依然不要放弃,要继续坚持争取,要中央及特区政府履行对香港人的承诺,就是一国两制、港人自港、高度自治。
当年邓小平提出“一国两制”,是专门针对当时仍处于威权统治的国民党政府,尤其是针对年事已高的蒋经国而量身定做的。必须大力催化大陆自由民主。大陆能否及时地走上自由民主之路,关系到大陆人民的切身利益,关系到世界的和平与稳定,也关系到台湾自由民主的生死存亡。
我们始终未接受“九二共识”,根本的原因就是北京当局所定义的“九二共识”,其实就是“一个中国”、“一国两制”。我要重申,臺湾绝不会接受“一国两制”,绝大多数臺湾民意也坚决反对“一国两制”,而这也是“臺湾共识”。民主价值是臺湾人民所珍惜的价值与生活方式,我们也呼吁中国,勇敢踏出民主的脚步。
“只有在天足够黑的时候,你才能看到星星。”香港许多人还在为民主奋斗,并以非暴力的方式抵制北京日趋严厉的镇压行动。我们可能无法阻止威权主义的前进。但我们必须竭尽所能,至少减慢它的速度。

页面

订阅 一国两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