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navigation

一国两制

反送中运动以来,除了公开出兵镇压以外,各种邪恶伎俩全部都出现了,使香港变成“”特别恐怖区」,习近平的假面具也就破功了。香港与美中贸易战串起来,已经成为习的死穴,党内其他派系让习来演独脚戏,他们只是围观。这场戏能演多久?
香港选举结果说明了香港民心民意所向。香港选民以选票告诉香港政府和北京政府,香港人民要民主不要专制,要“一国两制”不要“一国一制”,要自己选特首不要北京指派。对中共政权威胁最大的是,民主派的大胜可能会导致香港政治版图的改变,可能会削弱中共对特首选举的操控。
《愿荣光归香港》这个歌出来之后,这是对北京来说很有破坏力的歌。他是一种港人身分认同。你把光荣归香港,就是把香港变成一种主体了。当政府出现不作为,或纵容一些人去攻击普通市民的时候,(抗争者)他们用对等的暴力,合乎比例的暴力,去阻止暴力发生,保护自己。
全国人大常委会频繁释法和威胁要进行释法,这是对现有政治框架下香港法院的独立审判权的一种藐视,这一举动再一次清楚地表明中央政府背弃“一国两制”承诺的决心。只要北京政府仍然是一个不受法律、民意制约的极权政府,人们就不应该相信它所做出的任何承诺。
“特色”是习近平思想最主要的特征,“特色”用在社会主义制度的大陆,是党领导一切,用在资本主义的香港,同样也是党领导一切,只不过换了一个名词——“管治”。这正是四中全会提出的“一国两制新方案”的核心。
香港的法治已经遭到严重破坏,而破坏法治的始作俑者就是政府,他们将自己置于法律之上。那个以严明法治而闻名于世的香港似乎已经成为昨天的回忆,现在的香港社会正充斥着混乱和暴力,恢复法治将是一个漫长和艰难的过程。
拒绝“一国两制”,是两千三百万台湾人民不分党派、不分立场,彼此间最大的共识。中华民国已经在台湾屹立超过七十年,一旦接受“一国两制”,中华民国就没有生存的空间。身为总统,站出来守护国家主权,不是挑衅,而是我最基本的责任。
一国两制,在一方,是坦克,是军人迈出的正步,一切都是设计好的场景,场景中人在展现他们伪装的微笑。在另外一方,示威者从头到尾黑衣包裹,手持雨伞,他们烧纸,形同送葬。在一方,是假装的凝聚,武力威赫下的团结,在另一方,是喷泉般汹涌的抗议,自由的言论永不枯竭。
香港反送中运动至少有以下三方面的历史意义:一、正式宣告“一国两制”的破产;二、反送中运动体现香港人的本土意识,出现反对中共暴政的分离主义倾向;三、反送中运动成为世界性扼制共产专制扩张的一股力量。
在我发言时,香港正处于关键时刻。各种风险愈来愈高。数十年后,当历史学家回顾过去时,我确信2019年相比2014年更是一个分水岭。我也希望历史学家能够庆贺美国国会选择站在香港人及其代表的人权和民主的一边。

页面

订阅 一国两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