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navigation

毛泽东

中共在一九九九年和二千年后所利用的那些民众抗议只是民族主义的反面点缀而已。中共过去所利用的民族主义资源似乎已经消耗尽,今天剩下的一切它看来再难以消化——这就是现在在大陆每天数以千计的民众维权和上访事件。中共现在大概已经懂得了何谓“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的真正含义。
六四的失败不应被看作一种失败,而是一个新时代的真正开始。八九民运以一种举世瞩目的惨烈方式结束,从道义上讲让中共政府输掉了底裤,在这种道义的巨大冲击之下,六四之后,普世价值才真正在中国开始了大规模传播并具有了生存土壤。
马克思主义与马克思无关。它是被各种各样的人造出来的。不存在真正的或者统一的马克思主义,只存在着言人人殊的各种各样的马克思主义。曾经风行一时的马克思主义,是斯大林的马克思主义, 在中国曾经起了并且仍在起着作用的,是捏在中共手里的马克思主义——简称“中马主义”
习近平偏爱《共产党宣言》实属阶级错位。在中国,所有阶层都可以喜欢《共产党宣言》,但只有中共领导人不能。1、中共现在是中国唯一的大地主、国家资源的垄断者;2、中国40年前,除统治集团之外,人民全是无产者。3、按照《共产党宣言》阐述,中国数亿无产者应该组织起来,用暴力推翻中国的现存社会制度,包括这个制度的守护者中国共产党。
我深信,中国未来的政治转型会比前苏联走少一点弯路,也有着比俄罗斯更好的理由和能力建立一个真正的民主政体,因为那时的中国将会经历得更多,观察得更多,比解体后的俄罗斯更成熟,民主一定会更坚固,更深得人心。国难兴邦,斯之谓也!
林昭对人类普遍价值——自由、民主、平等、博爱——的坚定信念,对个人生命价值——人权、独立和正直——的坚定守卫,是她毫不犹豫以热血和生命为之奉献的崇高精神事业。看到这一点,就会深刻懂得林昭的情感、性格、灵魂的伟大和壮丽。
魏京生先生(网络照片) 近年来多有学者谈论大国崛起,或者文革复辟,但很少有人把这二者联系起来看。其实最近一百多年来的四次大国崛起,有三次和文革有牵连。这就是纳粹德国,文革和习近平。四次之中只有一次成功的,那就是美国。今天咱们就来看看四次崛起都有哪些相同和不同,以便接受历史的经验和教训。 希特勒和毛泽东都从孔夫子那儿学到了这一条:不患寡而患不均。所以他们都得到了大多数人的支持,甚至是狂热的支持。老希和老毛的不同之处是,老希依托资本主义市场经济,而老毛信奉农奴制的所谓社会主义经济。结果老希能够拥有打遍全世界的实力,而老毛只有喊遍全世界的能力。 为什么老毛没有老希的实力呢?这是因为农奴制太落后。...
毛不是个守信用的人。政权尚未到手,他说软话;打下江山以后,嗓门粗了,概念随之而变,水落石出了。他的石头是:“党政军民学,东西南北中,党是领导一切的!”国家和党正在合成一体。如干脆改国名为“党国”,岂不万事大吉?
老百姓说,“共产党的法治,就是变着法来治你。”所谓“新戊戌变法”里面的什么国家监察委、主席任期制,也不过是花样翻新而已,在一党制下争法制、法治,就像集中营里争左派、右派。我曾在《华盛顿邮报》撰文指中共的法治不过是空头支票而已,不是尚未兑现,而是根本没打算兑现,骗人的幌子而已。
重复毛氏集权专权霸权的习氏,无论学力、能力、威力皆不如毛氏,启用近臣、倿臣、弄臣类的亲信之江新军,能比毛的康生、陈伯达加周恩来、林彪这些老政客老党棍老军头吗?这重复毛氏集权霸权的老戏,能演成什么下场,还有多少悬念吗?

页面

订阅 毛泽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