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navigation

毛泽东

当祖国的心脏,天安门的近旁,有一具死而不僵、僵而不化的尸首接受摩肩接踵、络绎不绝的瞻仰;当我们的辛勤付出换来的薪酬,名义上的“人民币”,实质上却是“毛币”的结算。我们应当考虑的不会是“会不会再来”?这种疑问,而更应该是“从来没有结束”!这种叹息。
中国大陆民众怀念毛泽东,是个“愚民现象”。一个国家的愚昧民众一旦占绝大多数时,对于推动民主进程是个很大障碍。今天已非毛时代,今日已是高科技时代,互联网的出现已经彻底打破往昔的封闭局面,专制再想玩毛那一手已经不灵了,毛左现象只是一种回光返照,成不了正能量,迟早会作鸟散,愚民现象不会长久的。
毛泽东是一个神和独裁者,他拥有很大的个人魅力,习近平正试图跟随独裁者的道路,制造一个接近神的身份,但他没什么个人魅力。习未能取得人民真诚的崇拜,但拥有监视人民的高科技和大数据系统,可以凭藉高科技落实少治多的目的,从而解决了历史独裁者过去的困扰。
父亲是作为一个有独立见解的、有骨气的知识分子而成名的。他在共产党里实在是太个色了。20多年的整治,楞没改了他的秉性。我从心里告诉你,我庆幸有这样一个父亲,我庆幸有过这个父亲带给我的那一切,无论是苦难、幸福,那都是无人可与我相比的财富。
在天地翻覆之后,历史将会记住他,一定不是“马克思主义者”这类名号与是否葬于八宝山之类,而是会将他与胡耀邦、赵紫阳、李慎之、朱厚泽、杜润生等走在前面的人当作中共党内有良知、有人性之人,因为在中共的暗黑统治中,他们都曾用自己的人格,给社会带来一缕阳光。
赵紫阳《改革历程》的成功出版,在很大程度上要归功于麦克法夸尔教授的序言,但对这位教授来说,这只是他本已光辉夺目的职业生涯的一个注脚而已。麦克法夸尔教授是一位卓尔不群的人物,他身后留下的雍容大度和优雅的光芒将继续照耀那些认识他的人道路,他的智慧是中国人和全世界人的永远遗产。
这40年的改革历史告诉人们:本来由民众逼出的改革,已被专制的放权松绑,逐渐变成集权紧绑,纠错,变成捂错护错,改革不在变质变味吗?改革开放,江胡时代,巳成权力者盛筵;习时代,只是掩饰逆改革的遮羞布。
蒋老坚持不懈,多年如一日,最后把他自己的一套私房都卖了来作这样的公益事业,帮助一九五七年受难者朋友将文章付诸印刷,为中国民主人权发声,所需费用他全部承担。他从不吹嘘自己,更不自封为什么“右派代言人”之类的称号,一直低调而默默地奉献着。
习近平大规模反腐和清理权贵资本严重破坏了政治信任。而任期制是以政治信任为前提的,一旦开了先例,就难免被效仿。如果习也两届任期交权,必然担心是否会被继任者清算;而只有牢牢掌控住权力,才能避免被清算。所以终身制就是必然的选择。这无疑破坏了邓两项政治遗产,集体领导和有限任期制。
习近平在纪念改革开放四十周年的大会发言显示,他还要继续用“四项基本原则”这个紧箍咒来约束改革。凡是危及共产党政权、挑战共产党领导的,属于「不该改的、不能改的」,所以「坚决不改」!“四项基本原则”是中国政治社会正常发展的紧箍咒。不破除这个紧箍咒,中国不可能站立在文明世界的民族之林。

页面

订阅 毛泽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