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navigation

法律制度

梁漱溟和孙冶方都属于中国知识界的“异类”,但却是屈指可数的有独立人格和风骨的知识分子。尽管梁漱溟和孙冶方都不是学法律出身的,但他们在对待宪法和法治方面所体现的良知和常识,与那些善于看风向的“法学家”们形成了如此鲜明的对比。
中国随处可见的校园性侵、职场性骚扰及“权色交易”腐败案中,受害者或其监护人大多失声,甚至仅仅以“多名女性”等概略称呼替代。假如没有发声的机会,即便施害者被判服刑,那些被“不声不响地带到一个没有人认识的地方去”的受害者,那些仅仅被用来修饰贪官多么腐败的“多名女性”,只能是永远的受害者。
中国特色人权(网络图片) 2017年12月7日至8日,中国国务院新闻办公室和外交部在北京共同举办了首届“南南人权论坛”。来自50多个发展中国家的300多个官员及专家学者出席了论坛。 据美联社消息,中国外长王毅在论坛开幕式上发表了讲话,强调中国人权事业取得“举世瞩目的成就”,关键在于“坚定不移,走中国特色人权发展道路。”他也称:“中国的人权状况如何,中国人民最有发言权。” 一些外国评论对此指出,这实际上是北京认为,现有全球人权治理体制存在机会和规则不公等的问题,而发展中国家是直接受害者,应当成为积极的变革者。中国倡导人权应以尊重国家主权为前提,各国应按照本国国情走自己的人权发展道路。...
中国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部(人社部)依据过时的部门规范性文件,非法剥夺有几十年工龄的劳动者的权益(将他们的工龄归零),致使众多退休者陷于“老无所养,病无所医”的绝境。因政府不依法律、不遵程序,在用尽所有办法申诉无果后,国内“工龄归零受害群体”参与由海外各国华人退休权益协会主导的向联合国人权理事会投诉政府侵权行为的全球华人联署签名。该投诉主旨表达了:中国社会保障部门用一个《复函》即“信件”就剥夺一个人工作几十年的工龄,剥夺一个人的退休权利,这在任何国家都是地地道道的践踏人权行为!这是违反了联合国《世界人权宣言》及《经济、社会及文化权利国际公约》的。随后,他们还将再次向联合国人权理事会投诉政府侵权...
解保对我和我的家庭来说的确是件好事,但是不知为何心里并不踏实,没有安全感。尽管困难重重,基于对人性的判断,我还是有信心有耐心认为这个国家一定会好起来,社会的普遍觉醒、人性的普遍诉求包括体制内的正义法治力量大家人同此心,完全具备实现人权至上、和平民主、法治中国的基础,不管无权者还是当权者人人都能够心存敬畏,尊重宪法、法律,那心里就踏实了!
我们关心中国。以公民的身份,主权者的身份,建设者的身份。把公民的身份当真,批评懒政恶政,哪怕付出代价。把公民的权利当真,认真拿起法律的武器,哪怕它今天卑微无力。把公民的责任当真,建设美好公民社会,哪怕历经坎坷磨难。
习近平今年的新年讲话让人感觉到虚假,也提不起人民的精神。第一件能够体现中国政府真诚的事情是公布官员的财产。第二件能够体现政府真诚的事情是清理一下那些自相矛盾的法律和政策条文,做到言行一致,让政府和人民都真正依法办事。第三件需要体现习近平和他的执政党对中国人民真诚的事情就是给人民说话的自由。
过去的两年半,对我,对中国的法律人,都是严酷的考验。但是,我们挺过来了,我们仍然是自己,我们的理想信念依旧。公义使邦国高举。没有公义,国家不立。而我们法律人,正是寻找公义、捍卫公义的一群人。法律是正义的事业,只有依良心行事,秉持正直、公义之心,才能担当这份责任。
文革那种形式的浩劫也许不会再在中国发生,但是文革中的一些言论、行为、政策和思维却会改头换面再现,许多还似曾相识,从过去的“黑五类”到现今的“低端人口”,从过去的“偷听敌台”罪到现今的“翻墙”罪,文革的遗毒源远流长。
像李苏滨、江天勇、李方平、高智晟、滕彪、李和平、李春富、王全璋等这样的人权律师,每位都是非常聪明的人,若不是太坚持正义与理想,生活都会十分富足。可是责任心让他们本能的选择了走正道,因此人生历尽沧桑、经磨历劫。

页面

订阅 法律制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