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navigation

律师

New!
——唐吉田、刘巍二人给我留下了深刻的印象。作为人权律师,他们都是公民维权运动里的活跃人物。我们以及经历了那个热切时代的所有人们一道,相信一个自由、民主的中国即使历经曲折但仍将不远。
New!
2018年1月19日,余文生律师在中共十九届二中全会期间发表《修宪公民建议书》,提出删除“宪法序言”等政治改革建议,次日即被以涉嫌“妨害公务罪”刑事拘留,后被控“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余文生律师是北京人,却被关押在七八百公里以外的徐州,不被允许会见律师及家人。两年多来,他的妻子许艳为丈夫维权,频遭骚扰和虐待,甚至被北京警方以涉嫌“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的罪名传唤审讯三次。2020年5月,“两会”召开前夕,许艳家再次被警察在其楼下平房上岗。下文为许艳于今年“两会”开始日(5月21日)发出的被骚扰请求关注的信息。 余文生律师妻子许艳被维稳上岗 余文生律师2.5年生死未卜、久拖不判;...
New!
——审判案件的法官,他们在过程中明目张胆地去违法,这样的作法实在让人无法接受。这样的情形不只发生在我的案件上。既然中国在讲全面依法治国,那首先他们就不能滥用权力。他们不应该一方面扩大权力,一方面又公开宣称限制公权力。这是很可笑的事情。
New!
中国人权注:继 许志永 和 李翘楚 因 12·26公民案 被强迫失踪后,导演陈家坪因拍摄有关许志永的纪录片也于3月初在北京被带走,并被以涉嫌“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为由指定居所监视居住,距今已有70日。家人不知其关押于何处,律师也无法会见。以下是陈家坪妻子无法寄出的信。 亲爱的家坪: 今天,是你被带走七十天的日子。距离上一次写信,已经过去了一个月的时间。我似乎越来越衰竭,然后是无穷无尽的忙,但是却什么事情都没有做好,似乎只有发呆才是我最主要工作。我需要长长久久地发呆,没有人打扰地发呆,在这个发呆的状态中,把一团乱麻一样的思绪,整理得如同无数团乱麻。 他们总是说,你快要回家了。一个“快”字,...
New!
经历了一次又一次的绑架和失踪,一次又一次的监禁和酷刑,高智晟没有屈服。只要有机会,他就拿起笔,记录他的遭遇,记录他人的不幸,并控诉这个政权的荒谬和野蛮。高智晟的文字是用他自己的血写成的。 1. 2004年12月30日,我在互联网上读到一封关于法轮功问题致全国人大的公开信。当时对法轮功的大规模迫害已五年之久,但国人对此问题噤若寒蝉,好像从来没有发生过一样。一个律师为此公开呼吁,必定冒着极大的风险,需要非凡的勇气。我因此记住了这个律师的名字:高智晟。 当时维权运动刚刚起步,活跃的维权律师全国加起来不到二十人,我急切地想要认识高律师。不过当时那封公开信的风险难以评估,他随时可能被捕入狱。...
New!
从七年前刑辩大咖欢聚一堂一腔热血提出“刑辩十策”以推动法治到后来纷纷被中共十面埋伏变成“律师后”,陈建刚清点当年理想并历数中共打压维权律师的种种卑劣手段,罄竹难书。 以下为陈建刚律师惠寄并由中国人权编辑的《中国人权律师的处境》 中国人权律师的处境 ■与灯塔国的差距 前几日参加台湾央广广播节目,谈论唐吉田、刘巍二位律师被中国政府吊销律师证十周年的事情,同时回顾十年之间中国司法、人权状况的变化。了解到台湾律师执业的一点信息,比如一旦取得律师证,这几乎就是终生的职业,政府不会吊销证件,更没有所谓的年检、考核之类。律师在国家机关面前也是受到职业的保护,比如,即便在几十年前美丽岛案件的时候,...
2020年4月30日是唐吉田和刘巍被吊销律师执照10周年。2008年唐吉田和刘巍号召北京律师参与律师协会直选,因此受到迫害在2010年被吊照。陈建刚为此撰文,回忆跟唐吉田的相识相知及自己从商业律师转型为人权律师的过程,指出中共对人权律师的迫害无所不用其极,追求民主法治的律师们因此付出了惨重代价。 2020年是唐吉田律师、刘巍律师被吊销律师证的第十个年头,许多律师在撰文纪念之时也在提及当下,我流落海外,疲于学业,又要学习英语,事烦人懒,本来想逃责,但唐吉田律师、刘巍律师都是我熟识的朋友,尤其是唐律师,过从几乎贯穿我律师执业的整个过程。想想我还是要写一点故事,算是举轻明重,抛砖引玉。...
“709”人权律师王全璋服刑期满出狱后被送到济南遭强制“隔离检疫”,但14天隔离期满后仍不能回京与妻儿团聚。王全璋的姐姐王全秀发微信说,4月23日上午她到圣井派出所问警察:“是谁不让王全璋回北京?”警察说原因很多,在北京不利于他改造,并说“王全璋被剥夺政治权利5年,说白了,王全璋还算是在服刑”。警察还对王全秀说:“你们在网上发些东西对他不利”。 王全璋姐姐的微信内容如下 : 我陪着全璋2天了。弟妹文足和侄子泉泉眼巴巴的在北京盼着,我一想起来就揪心的疼。 今天上午,我到圣井派出所,想找所长问清楚:是谁不让王全璋回北京? 我跟值班的警察说明来意后,他就说向领导汇报。我等了半小时,所长没来,...
郑州市律师协会于2020年4月2日就 刘莹莹 律师发布《今天,汉口殡仪馆领骨灰的家属排起了长长的队伍》的博文决定“给予警告”处分,称该文涉嫌利用网络、媒体炒作未经核实的现象,散布挑动对政府不满言论。中国人权律师团律师对此表示极其震惊和愤慨,特发表声明,指出:郑州市律协的决定违反中国宪法和国际法文件;刘莹莹律师的文章所述事件均有据可查;刘莹莹律师行使言论自由权利无任何违法和不当之处,而真正违法、违约、反人权的是郑州市律协,真正丑化中国共产党及中国政府的是郑州市律协。鉴于此,中国人权律师团律师强烈呼吁全国律协高度重视其会员因行使公民权利遭非法打压的事实;强烈要求全国律协、...
北京律师余文生的妻子许艳致信北京市市长和7位副市长及市政府秘书长,请求这些北京市民的“衣食父母官”对自己的市民遭受到的不公,立即给予保护与营救。信中说,余文生律师已经失去自由807天:他在没有任何手续的情况下被北京市国保人员强行带走,后被带到江苏徐州关押;案件于2019年5月9日被徐州市中级人民法院以涉嫌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秘密开庭,迄今未判;余文生律师被严重超期羁押,在关押期间从未被允许会见律师,家人不知其死活。许艳请求这些官员“当官能为民做主”:1、立即去徐州市调查余文生律师现在的身体情况、有没有遭到酷刑,并请给予家属答复。2、明确要求江苏省徐州市政府立即无罪释放北京市民余文生律师。3、...

页面

订阅 律师
错误 | Human Rights in China 中国人权 | HRIC

错误

网站遇到了不可预知的错误。请稍后再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