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navigation

土地、财产、房屋

铁的事实说明,在中共极权统治下,一切的所谓产权都是假话,都是没有意义没有权利的虚设,是可以肆意为权力剥夺践踏的对象。结束中共极权,让中国真正步入法治民主的社会,只有那天,公民产权才能得到真正保护,类似香堂村问题才能得到合理解决。
纪斯尊先生的一生不需要去刻意拔高、刻意美化。作为共和国的同龄人,他此时去世有着他的象征意义。纪斯尊先生的灵魂没有离去。中华民族千百前来对正义的执着追求、抑暴向善、扶助贫弱的精神深深扎根于八闽大地,这种精神纵有强权摧残,也会不断萌发、成长!
财产权是人的天赋权利,而不是动物的天赋权利,享受财产权是人及其生存的一个重要特征。尊重财产权与否,不仅是人类的文明状态与动物的蒙昧状态的分水岭,而且也是文明人与野蛮人的分水岭。不承认这一分水岭,就意味着不承认文明与野蛮的分野、人类与动物的分野。
国企是人权的最大的侵犯者。国进民退的过程就是侵犯私有财产权的过程。反对国进民退就是捍卫私人的老百姓的财产权和经济自由。长久以后中国一定要走向市场经济的。但是这不意味着我们可以坐等实现市场经济的那一天。
文章记述了山东烟台退伍老兵朱吉祥就市政府让住房困难的退伍老兵购买共有产权住房的配售价格问题向市政府提起信访的经历。文章说,市信访局把朱吉祥的信访事宜转送市住建局处理,然而住建局做出不在其“职权范围”的听证结论。朱吉祥向市信访复查复核办公室(以下简称“复查办”)申请复查,复查办违规要求住建局“重新召开听证会、重新处理”……在住建局作出第二次听证结论、第三次处理意见后,朱吉祥再次向市复查办申请复查,今年5月,朱吉祥收到了复查办《撤销决定书》的“抄送件”;该决定书要求市住建局按照“建议意见类信访诉求”重新处理。文章说,将朱吉祥的“申诉求决类”信访事项改为按“建议意见类信访”重新处理,如此,...
得知这个消息,我很高兴。感谢上帝!感谢所有关心、支持和帮助我的朋友们!曹顺利大姐在世时曾经教导我很多,我从她身上学到了很多优秀的品质。走上这条抗争之路,与曹顺利大姐的言传身教密不可分。我会以曹顺利大姐为楷模,继续她未尽的人权事业。
在法治基础上完善对私有财产的保护,保障人们的安全感。这些年资金外流中的一个重要趋势,就是中产阶层甚至一般民众加入了这个过程。无论是富人的资本外流,还是中产阶层包括一般民众的资金外流,都与财富的不安全感有直接关系。从这个意义上说,一些动辄打打杀杀的狭隘民族主义言论就是很值得警惕的,因为最后的结果很可能没有吓住别人,反倒造成了国内民众的不安。
四川省蓬安县失地农民陆大春向“党和政府各位领导人”再次发出公开建议书,反映大量未建立征地社保关系的被征地拆迁农民和大量被待岗、下岗的职工在征地、改制过程中失地、失业而致其无法生存问题。建议书呼吁政府按照国策和关于征地的有关规定,为被征地农民办理农转非等手续,补发应有的社保金;为待岗、下岗职工建立养老保险等,以使其结束无止境的上访、阻拦工程甚或被迫走上偷摸扒骗的违法犯罪道路等无奈之举。 为弱势无能的被征地农民和待、下岗职工以及和谐稳定含泪特再向党和政府建个议 陆大春 尊敬的党和政府各位领导人:您好! 我叫陆大春,男,54岁,汉族,小学文化,四川省蓬安县人,身份证号码:...
四川省蓬安县失地农民陆大春向“党和政府各位领导人”发出公开建议书,要求责成蓬安县县委县政府,按照四川省政府关于征地的有关规定,办理被征地农民的农转非等手续,补发被征地农民所应有的社保金,解决他们最基本的生存难问题,以结束其无止境的艰难上访;要求为蓬安县征地拆迁执行情况成立专案组,查证蓬安历任县委书记在征地拆迁中所涉及插手土地和工程以及坑害被征地拆迁农民等重大违法犯罪行为。建议书控诉,蓬安县河舒镇尖峰社区三个社的400亩良田耕地被强征,而当地政府未按照补偿安置协议补偿安置被征地农民,导致422名失地农民如今面临“种地无田、上班无岗、社保无份、创业无钱、最基本生存难、长期上访、阻拦工程、...
因房屋遭强迁、土地动迁而上访、状告政府的上海维权人士韩忠明和前妻童莉雅,于9月22日开始被8名不明身份的外地人员在临时住处的楼道和大门口站岗,并被24小时贴身跟踪。2017年10月7日中午,韩忠明坐监控车辆外出办事访友后失踪,手机也处于关机状态;家人报案,派出所以各种理由推诿,拒绝立案。近几年来,上海各区聘用外地无业人员做安保、特保和协警,一旦出事,政府即以“临时工”为由逃避职责,而公安则以没有证据或找不到人为由不予立案和追究。 上海聘外省人管控韩忠明,失踪后报警被拒立案 马亚莲 原上海黄浦区半淞园街道居民韩忠明和童莉雅,于十多年前房屋被强迁后走上维权路,在长期艰难困苦的生活重担和政府打压下...

页面

订阅 土地、财产、房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