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navigation

互联网

在今天的国会听证会上,面对美国众议院司法委员会多名成员提出的关于谷歌备受争议的“蜻蜓”项目一事——旨在满足中国政府的审查要求而开发的搜索引擎项目,谷歌首席执行官桑达尔·皮查伊再三声明:“目前还没有在中国启动搜索引擎的计划”,但承认有100多名谷歌工程师一直在研究测试版。 当议员大卫·希西林恩追问谷歌是否会“在你担任谷歌首席执行官期间在中国启动审查或监视工具”时,皮查伊说:“我们认为我们有责任探索让用户获取信息的可能性……我们将非常深思熟虑,并将在取得进展的过程中让各方广泛参与。” 换句话说,皮查伊并不排除谷歌在未来某个时候在中国启动审查版的搜索引擎。但是,将引入这样的搜索引擎定义为让用户“...
人权观察 和 大赦国际 发起、 中国人权 及其他70个非政府组织联署发表致谷歌的公开信,敦促谷歌放弃为中国市场开发审查版搜索引擎项目。 OPEN LETTER: RESPONSE TO GOOGLE on PROJECT DRAGONFLY, CHINA AND HUMAN RIGHTS To: Sundar Pichai, Chief Executive Officer, Google Inc cc: Ben Gomes, Vice President of Search; Kent Walker, Senior Vice President of Global Affairs;...
恐惧感来自于迫害,来自于压制。人心都有趋利避害的习惯,眼不见心不烦。当恐惧感强化到一定程度,当迫害和压制持续到一定程度,人们常常会在自觉的意识层面上忘掉恐惧与压制的存在,远离政治;就不再感到压迫的存在。
中共的政治宣传模式正在产生变异:从硬性洗脑变为软性洗脑,以党媒对抗“自媒体”,贯彻党对全媒体的领导。在这种变异中,保持独立思考能力,保持对执政者的清醒头脑,显得格外重要。
本周,国际媒体报道了令人不安的关于谷歌正在为中国移动用户建立一个搜索引擎版本的 消息 。这一版本旨在通过过滤包括人权、民主、宗教和和平抗议在内的搜索词来限制信息的自由流动。遗憾的是,谷歌这一决定与不少公司曾经做过的一样只是从生意上考虑。美国信息技术领域的公司,包括微软、苹果、思科、IBM和英特尔,已经多次与中国当局在技术标准制定、硬件和软件开发以及研究等广泛领域进行了合作。 想在中国做生意,就必然要遵守中国当局的审查要求。谷歌并不是唯一一个为了更大程度地进入庞大的中国市场而愿意拿原则和价值观做交易的公司。为此,许多公司向中国当局不光彩地“道歉”就是证据,...
中国互联网20年,就是抄袭的20年。这20年来,没有让人类进化,反而让人性在矮化。现在互联网已经完全成为一种中心化结构。互联网已经彻底中心化了,我们以为互联网会给每个人带来自由,现在才发现,互联网其实在剥夺我们的思考。20年来互联网的中心化就是垄断化,最后我们的命运将被控制在几个人手里。
共产极权专制从其诞生之日起,就完全是依仗暴力来维持其政权,而这又可分为“软”、“硬”两种。所谓“硬暴力”那就是由军队、警察、监狱以及检察、司法系统,隨时对民众实施镇压,威慑,骚扰。另一手不妨称之为“软暴力”,那就是在思想、语言上专横跋扈,大搞“一言堂”,不容许任何不同意见的存在,一律加以诬辱,恐吓,谩骂,“批倒批臭”。
高科技互联网是中共的天敌,应用高科技互联网的一代也必然成为中共的天敌。中共以低俗之名关闭“内涵段子”,实是政治原因。说内涵段子低俗,每一个人都有选择低俗的权利,何况选择低俗,一方面是中共宣传“高大尚”的破产,另一方面是对高贵的反抗精神的残酷镇压所至。
鲁炜的真正问题,当面是人背后是鬼,表面忠诚,背地搞小动作,如果有人认为,鲁炜下台会让中国的互联网政策有所松动,那就大错特错了。「网络治理」和「网络主权」是习近平高压治国的应有之义,鲁炜其实是一个忠诚的执行者。
当年的国是,是戊戌变法维新,是加入世界文明主流。如今的国是,则是薪火传至当下的戊戌精神,是屡仆屡起的康梁、光绪们的真正“中国梦”,是开启国门,进入主流国际社会的宪政秩序之道。这才是中国文明的伟大复兴。因而,拆除所有的柏林墙——网络柏林墙,言论柏林墙,信仰柏林墙,思想柏林墙,制度柏林墙,这才是中国唯一的最后救赎之道。

页面

订阅 互联网
错误 | Human Rights in China 中国人权 | HRIC

错误

网站遇到了不可预知的错误。请稍后再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