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navigation

互联网

科技专制可以比以往任何专制都严密。科技专制有一个自身的死穴——专制者自己无法掌握那些科技,也无亲自操作的时间精力,只能依赖专家,专制自古发明的制约内部人方法对那些人将无效。随着新科技的不断发展,总会有新的亡羊跑在旧的补牢之前。
介绍 在当今文明国家,民主是一项基本的价值观。然而,中国作为最大的威权体制国家却建立了试图永久一党专政的体制。为了解决共产党专政与民主之间的内在矛盾,共产党建立了一套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理论,而实质上这套理论不过是各届领导人讲话的汇总。这套理论虽然并没有多少逻辑性可言,但是通过党的宣传机器,却深入家家户户,并且通过政府对公共媒体的垄断,进行歪曲性宣传而越来越得到强化。 这些歪曲性宣传包括,割裂民主与选举之间的关系,歪曲法治的概念,强调经济发展而有意忽略社会公正,对民主转型不久的国家进行贬低以增加民众对不稳定的恐惧,以及对民主国家进行挑刺,尤其对美国的民主进行误导性报道。 在互联网时代,...
柏林墙被拆除30年后,人类早已进入信息互联互通的数字时代,但在专制世界与自由世界之间,还有一座柏林墙需要被拆除,那就是中国的互联网防火长城。深受信息柏林墙之苦的中国人,当然希望、也永远感佩国际社会推墙的努力;但如果不能帮忙推墙,请你们不要帮着加固这堵墙好吗?
从表面看,习近平集中了更多的权力,但实际上,因为处理美中贸易战和香港危机不当,习近平的权威受到自上任以来最深重的质疑和挑战。中共一反常态,在世界互联网大会上连三天也不开放网络了,这说明中共或习近平面临的局面,只能靠进一步封闭来维持,他们连三天的自信心都没有了。
中共对网络的管控,在全世界范围内是最严厉、最全面的,监控技术精准而且高效。极具讽刺意味的是,这种“举世瞩目”的会议,由网络自由度排名倒数第一的国家——中国主办,造成的客观效果只能是中共一心要禁止的“高级黑”。
香港网民誓死坚守的抗争意识大大提高,网民的高尚品格:团结、勇敢、牺牲、关爱、寛容,处处显示出美善的高度质量,令全港有良心的人为之折服。他们的口号:“兄弟爬山,各自努力”,“不割席、不讉责、不笃灰”,“一个不能少”,“一齐来,一齐走”所显示的团结精神,感人下泪。
他走了,我失了一个朋友,一个老师,一个兄长。这种痛,是灵魂的抽搐。他为自由而战三十年,为生命自由、国家自由向死而生的奋战,必成为自由战士弥足珍贵的精神源泉,他思想的光影比生命更绵长。
中国公民社会一直处于中国共产党的全面控制下,民间的抗争也会比以前更加艰难。中国的抗争者面临极大困难,所以他们尤其需要国际社会的关注跟支持,否则的话,中国政治专制只会越来越强,中国也会越来越变成对全球自由民主的威胁。
自从我的丈夫危志立因为帮助尘肺病工人维权而被深圳警方刑拘,我的生活就开始变得一天比一天糟糕。突然间我就有口难开了。我是一个外向的人,最喜欢在社交媒体晒这晒那,但是现在这几个最常用的对外联系窗口已经卡啦一声对我关闭了。这种心情不知道大家明不明白,就是一种已经死亡的感觉。
习近平不可能接受共产党「淡出」的任何主张,因为他坚信即使共产党能「淡出」,他也没有可能「淡出」。不理解习的这个信念,就无法解释他这几年的作为。贸易战的发展说明美中对抗的大势不可逆转。大数据和人工智能不可能改变人性。这或许让我们有理由期待,新技术也为中国在不久的未来走出两千年的周期律,带来机会。

页面

订阅 互联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