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navigation

互联网

中国公民社会一直处于中国共产党的全面控制下,民间的抗争也会比以前更加艰难。中国的抗争者面临极大困难,所以他们尤其需要国际社会的关注跟支持,否则的话,中国政治专制只会越来越强,中国也会越来越变成对全球自由民主的威胁。
自从我的丈夫危志立因为帮助尘肺病工人维权而被深圳警方刑拘,我的生活就开始变得一天比一天糟糕。突然间我就有口难开了。我是一个外向的人,最喜欢在社交媒体晒这晒那,但是现在这几个最常用的对外联系窗口已经卡啦一声对我关闭了。这种心情不知道大家明不明白,就是一种已经死亡的感觉。
习近平不可能接受共产党「淡出」的任何主张,因为他坚信即使共产党能「淡出」,他也没有可能「淡出」。不理解习的这个信念,就无法解释他这几年的作为。贸易战的发展说明美中对抗的大势不可逆转。大数据和人工智能不可能改变人性。这或许让我们有理由期待,新技术也为中国在不久的未来走出两千年的周期律,带来机会。
在今天的国会听证会上,面对美国众议院司法委员会多名成员提出的关于谷歌备受争议的“蜻蜓”项目一事——旨在满足中国政府的审查要求而开发的搜索引擎项目,谷歌首席执行官桑达尔·皮查伊再三声明:“目前还没有在中国启动搜索引擎的计划”,但承认有100多名谷歌工程师一直在研究测试版。 当议员大卫·希西林恩追问谷歌是否会“在你担任谷歌首席执行官期间在中国启动审查或监视工具”时,皮查伊说:“我们认为我们有责任探索让用户获取信息的可能性……我们将非常深思熟虑,并将在取得进展的过程中让各方广泛参与。” 换句话说,皮查伊并不排除谷歌在未来某个时候在中国启动审查版的搜索引擎。但是,将引入这样的搜索引擎定义为让用户“...
人权观察 和 大赦国际 发起、 中国人权 及其他70个非政府组织联署发表致谷歌的公开信,敦促谷歌放弃为中国市场开发审查版搜索引擎项目。 OPEN LETTER: RESPONSE TO GOOGLE on PROJECT DRAGONFLY, CHINA AND HUMAN RIGHTS To: Sundar Pichai, Chief Executive Officer, Google Inc cc: Ben Gomes, Vice President of Search; Kent Walker, Senior Vice President of Global Affairs;...
恐惧感来自于迫害,来自于压制。人心都有趋利避害的习惯,眼不见心不烦。当恐惧感强化到一定程度,当迫害和压制持续到一定程度,人们常常会在自觉的意识层面上忘掉恐惧与压制的存在,远离政治;就不再感到压迫的存在。
中共的政治宣传模式正在产生变异:从硬性洗脑变为软性洗脑,以党媒对抗“自媒体”,贯彻党对全媒体的领导。在这种变异中,保持独立思考能力,保持对执政者的清醒头脑,显得格外重要。
本周,国际媒体报道了令人不安的关于谷歌正在为中国移动用户建立一个搜索引擎版本的 消息 。这一版本旨在通过过滤包括人权、民主、宗教和和平抗议在内的搜索词来限制信息的自由流动。遗憾的是,谷歌这一决定与不少公司曾经做过的一样只是从生意上考虑。美国信息技术领域的公司,包括微软、苹果、思科、IBM和英特尔,已经多次与中国当局在技术标准制定、硬件和软件开发以及研究等广泛领域进行了合作。 想在中国做生意,就必然要遵守中国当局的审查要求。谷歌并不是唯一一个为了更大程度地进入庞大的中国市场而愿意拿原则和价值观做交易的公司。为此,许多公司向中国当局不光彩地“道歉”就是证据,...
中国互联网20年,就是抄袭的20年。这20年来,没有让人类进化,反而让人性在矮化。现在互联网已经完全成为一种中心化结构。互联网已经彻底中心化了,我们以为互联网会给每个人带来自由,现在才发现,互联网其实在剥夺我们的思考。20年来互联网的中心化就是垄断化,最后我们的命运将被控制在几个人手里。
共产极权专制从其诞生之日起,就完全是依仗暴力来维持其政权,而这又可分为“软”、“硬”两种。所谓“硬暴力”那就是由军队、警察、监狱以及检察、司法系统,隨时对民众实施镇压,威慑,骚扰。另一手不妨称之为“软暴力”,那就是在思想、语言上专横跋扈,大搞“一言堂”,不容许任何不同意见的存在,一律加以诬辱,恐吓,谩骂,“批倒批臭”。

页面

订阅 互联网

更多话题

709事件 公众知情权 司法公正 行政拘留 法律天地 任意羁押
公示财产 双边对话 黑监狱 书评 商业与人权 审查
零八宪章 儿童 中国法 翻墙技术 公民行动 公民记者
公民参与 民间社会 评论 中国共产党 宪法 消费者安全
思想争鸣 腐败 反恐 向强权说“不!” 文革 文化之角
时政述评 网络安全 社会民生 民主和政治改革 拆迁 异议人士
教育 选举 被迫失踪 环境 少数民族 欧盟-中国
计划生育 农民 结社自由 言论自由 新闻自由 信仰自由
政府问责 政策法规 施政透明 香港 软禁 中国人权翻译
户口 人权理事会 人权动态 非法搜查和拘留 煽动颠覆国家政权 信息控制
信息技术 信息、通信、技术 公民权利和政治权利国际公约 国际人权 国际窗口 国际关系
互联网 互联网治理 建三江律师维权 司法改革 六四 绑架
劳改场 劳工权利 土地、财产、房屋 律师权责 律师 法律制度
国内来信 重大事件(环境污染、食品安全、事故等) 毛泽东 微博 全国人大 新公民运动
非政府组织 奥运 一国两制 网上行动 政府信息公开 人物
警察暴行 司法评述 政治犯 政治 良心犯 历史钩沉
宣传 抗议和请愿 公开呼吁 公共安全 种族歧视 劳动教养
维权人士 维权 法治 上海合作组织 特别专题 国际赔偿
国家秘密 国家安全 颠覆国家政权 监控 科技 思想理论
天安门母亲 西藏 酷刑 典型案例 联合国 美中
维吾尔族人 弱势群体 妇女 青年 青年视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