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navigation

国际窗口

他最大的问题不是他想要做什么,而是他存在非常严重的认知障碍。由于他掌握了巨大的权力,由于中国存在着全面的、严重的政治、经济和社会危机,再加上中国政治文化和政治体制本身的严重缺陷,他的认知障碍,正在急剧地增加中国发生类似法国大革命那样的大革命风险。
中国加入国际贸易后,自由贸易产生了本质上的变化,产生了严重的后果。受损失的西方国家不可能永远容忍这种掠夺式的不公平贸易;中国的社会也无法永远容忍这种对劳动者的掠夺式的发展。要取得平衡的、稳定的发展,首先要建立公平的社会财富分配。罢工和工会运动,就成为维系社会公平和政治稳定的重要工具。所以说罢工即是权利也是需要。
我个人不喜欢特朗普的人格和世界观,但我认同马基雅维利的思想:在特定的历史条件下,恶人有可能扮演「必要之恶」的角色。不敢动武,是特朗普的前任贻误时机的原因,而特朗普真敢动手,确实给解决朝核危机带来了机会。但如果特朗普因此而获得连任,对美国和世界则未必是福音。
1949年之后,人的宗教感情没办法释放,于是倾向于将自己的狂热投射到国家之上。国家取代了宗教,在很多人心目中变成神圣化的东西,凌驾在个人之上。国家的神圣化是一种重要的文化现象,事实上不单是中国,很多国家也同样存在。但个人完全附属于国家,将其奉为神圣,容易造成巨大的悲剧。
“八九·六四”时所发生的,是两种根本对立的主权立场发生正面冲突。纪念“六四”,既是表达我们还政于民、安抚亡灵的要求,也是向那些勇敢的人们致敬,相信他们的精神与我们同在,与世界进步力量同在。只要我们还前行在这同一条道路上,他们就是激励我们的光芒和力量,永远不会被忘却。
美国政府和精英层判别潜在威胁者所使用的第一个尺度,是聚焦在政治制度及其意识形态体系上,这个分量最重;第二个尺度是关乎种族和文化包括宗教;第三个尺度是规模,对方的领土(领海)、自然资源、人力资源、地理位置等构成了其综合潜力的基本要素;第四个尺度是发展的速度和素质。第五个尺度是行事或操作的方式。
共产主义神话的肆虐,给予人类最重要的教训之一或许是:各式各样的乌托邦,作为批判性的因素是富有价值的,作为肯定性的目标是极其危险的;作为遥不可及的彼岸世界,它具有净化现实社会的作用,作为在现实人间强行施工的天堂蓝图,则这条通向天堂之路往往导致地狱。
东北二人转作为一种乡村戏,主要靠演员自我丑化和相互丑化满足观众优越感而爆笑赚钱的,但那毕竟是演戏,如果不卸妆就走向生活,台上是艺术台下就是狗血。普梅二人却把克里姆林宫当成了活色生香的乡村戏台子,活生生将台上的丑角艺术搬到了政治生活中,他俩一逗一捧这一演就是20年。
《人类简史》作者尤瓦尔·赫拉利 不知不觉,在国外生活快一年了。 21世纪的主舞台是东亚和北美。西欧,这个曾经称雄全球四百年的地区,已经逐渐沦为坐在前排的观众。在中立国瑞士观察世界,尤其是观察中国,有很多不一样的视角。 过去这一年里我常常感觉到,历史的进程在不断加速,不仅是中国,全球都是如此。科技,政治,社会,外交,金融,娱乐……人类生活的各个方面,真实发生的变化比很多人所感受到的要大得多。 就在不到半年以前,东北亚的核危机还仿佛一触即发,如今南北朝领导人已经握手言欢。一年里,世界巨头Intel和Facebook相继爆出了震惊世界的丑闻,但可以预见的是,将来人们会对来自IT巨头的侵权越来越迟钝...
科技是第一生产力吗?看样子是的,实质并非如此。科技只是结果,而不是真正的原初动因。首先得有思想,有基本的方向,其次得有制度与体系配合。产生力的基础来源,是创造性。而创造性,是思想决定的,又由制度来作为保证。

页面

订阅 国际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