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navigation

国际窗口

“查韦斯革命”搞成这个样子,究竟是为什么?委内瑞拉的经济崩溃,美国制裁当然有作用。查韦斯的经济主张虽然很快趋于激进化,外交上更是很早就"反美",但政治上破坏宪政规则也还是较晚的事。直到2005年查韦斯开始倡导"21世纪社会主义",热衷于效法古巴等更"左"的典型。
从2000年上台任总统到2024年,俄罗斯给了普京24年,然而俄罗斯并没有恢复昔日的雄风,在经济上依然沦落到靠卖资源为生。普京路线不过是俄罗斯人的民族主义情结在前苏解体之后的一次反弹罢了,一个俄罗斯历史进程中的小插曲而已。
古往今来,绝大多数的政权轮替都是在人民上街的情况下发生的。没有人民上街这样的压力,很少有统治者会主动下台。只有这样的机会才可能导致体制内的反对得到成功。委内瑞拉发生的事情,再一次证明了这一点。
2019,注定是个神奇的年份,有些大事注定要发生,世界注定会因此改变。我希望伟大灵秀马杜罗的倒掉,就是这改变的第一弹。愿所有人都能像人一样站起来,去收获生活的幸福,去唱响生命的尊严。
笔者不赞成“中国模式”的说法,但是如果把以强势政府主导经济发展定义为“中国模式”,我认为这种模式确实是存在的。在运行多年以后,这种模式已经走到了尽头,必须痛下决心,对过去的发展模式进行根本改造。如果心存侥幸,继续敷衍,问题叠加,前景不堪设想。
应对中国经济的“灰犀牛”,需要做根本性改革,但这是不可能的,习近平在纪念改革开放四十周年的讲话中透露了“坚决不改”的决心。接下来的,“灰犀牛”已经在路上,并在加速到来,其规模如海啸一般,将淹没每一个人。
中国的经济和中国的企业正面临40年以来最艰巨的挑战。第一头灰犀牛是工业化的红利已经耗尽;第二头灰犀牛是中国经济内部的负债率越来越高;第三头灰犀牛就是中美间的贸易战。在这三头灰犀牛中,内忧远大于外患。
2018年,国际局势动荡不宁,是冷战以后国际关系史上具有重大转型意义的一年。影响最大的国际事件是,“彭斯发表新冷战宣言,中美关系进入新拐点”。它是冷战以后国际关系史最大的变化,不仅深刻影响到中美两国的未来,而且将决定新的国际秩序、体系和规则形成的方向与走势。
人们也许会询问我所梦想的共和国到底是什么面貌。请允许我回答:我梦想的是一个独立、自信、民主、拥有繁荣的经济和社会公正的共和国,简言之,是服务 于个人并因此希望个人也来为其服务的富有人性的共和国。
今天批判白左的中国人(或者华人)看到西方文明要从内部被政治正确摧毁时会痛心疾首,这是因为他们对西方产生了同为优等文明的代入感和责任感。把政治立场和特定的种族身份相联系,构建单一种族国家的概念取代多元族群的民族国家,这就是白左一词的产生和流行的理念基础。

页面

订阅 国际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