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navigation

国际窗口

十五年过去,911硝烟未散,亡灵没有瞑目。后死者仍在这颗蓝色星球上生生不息,自由世界始终没有从冷战胜利的盲目乐观和911的撞击中振作起来,没有出现罗斯福、丘吉尔、肯尼迪和里根式的政治家,中共新一代骄狂领袖已乾纲独断,俄国仍在帝国与共和之间徘徊,北朝鲜第三代好战统治者和伊斯兰国大大小小的恐怖分子正在磨刀霍霍,世界何去何从?
傅莹在担任中国驻澳大利亚大使时反复地对澳大利亚政府官员和媒体说,中国要把澳大利亚视为中国稳定可靠的资源能源供应基地。澳大利亚政府方面唯恐中国不这么做。
市场经济中市场主体的普遍对抗性,使国家行为不论支持或限制任一市场主体,都会对另外的市场主体形成影响,在全球化时代,受益受害的主体,甚至分不清是哪一国的人民,哪来的对某国所有人都有利的“国家利益”?其实现在我们所说的“国家利益”,绝大多数是政治家想象出来的,属于“子虚乌有”。
澳大利亚的多元文化政策不应被滥用于颂扬犯有反人类重罪的罪犯和宣扬政治极端主义。毛泽东给中国人和世界带来是罄竹难书的罪恶和百年梦魇……假借文艺的法西斯美学是一种洗脑宣传,是中共对澳大利亚输出极权文化的无耻伎俩,是对澳大利亚基本价值的完全蔑视与挑战。
企图用公民社会来忽悠专制统治者,实属自作聪明;更不用说,企图用公民社会理论来实现社会转型,根本是异想天开。从德国进口的哈贝马斯公民社会理论一旦付诸中国现实,完全对不上号——事实证明,此路不通。
国际人权问题具有普世性和不可分割性,相互交织、相互依赖并相辅相成。它所代表的核心普世价值应该成为我们设定目标的出发点和审视问责的归结点。
在人性之弱的泥沼,谁都不免挣扎,人性弱点,甚至人性优长(比如对家人之爱等)一旦成为强权利用和要挟的工具,人的尊严和荣誉不堪一击。信仰的力量和精神的自由可能把人的自然生命引向神圣之域,世界从而不被光明遗弃。但是在强权黑暗下,在非人制度中,请“不要相信我的认罪”,因为它是胁迫使然,是人性的弱点的标志。
中国有12万名律师,勇于承接人权案件的比例并不大,高智晟律师是一颗照耀黎明前黑暗的最耀眼的晨星,他对民间疾苦“感到异常的沉重及悲哀”,设下“三分之一案件要为穷人弱势免费打官司”的原则,先后为当局最敏感的案件辩护……为了他人的安全和利益,他因此遭受共产专制的残酷迫害。
2016年美国总统大选是美国历史上最不寻常的一次总统大选。其最不寻常的一点是,无论是民主党还是共和党,尤其是共和党,非建制派都大行其道。
清算过去并不必然就是要报复或害人,它的目的是要还原历史事件的真相,并给它正确的历史定位,让当代人透过这样的真相厘清过程得到和解,也让后世子孙能记取教训,不要让悲剧历史重演。

页面

订阅 国际窗口
错误 | Human Rights in China 中国人权 | HRIC

错误

网站遇到了不可预知的错误。请稍后再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