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navigation

国际人权

武汉活跃人士秦永敏因呼吁捐款帮助刚出狱的瘫痪民运人士李汪阳而被武汉当局行政拘留十天、罚款人民币200元。关押期间,警方抄了秦永敏的家,洗掉了他电脑及U盘上的全部资料。这是秦永敏因“颠覆国家政权罪”服刑12年出狱后半年来第七次被警方实行强制性措施。秦永敏向联合国人权理事会投诉,要求成立中国人权问题特别工作组。
1月18日,胡锦涛将访美,其中中美两国关於人权的议题引人关注。就中国不断出现的针对异议人士的"强迫失踪"、"酷刑"等,中国多名维权律师联名发出"国家尊重和保障人权从严禁酷刑开始"公开信。 呼吁信全文 根据最近的报导,中国著名人权律师高智晟曾在失踪期间遭受残暴的酷刑虐待。即第一次失踪十四个月之后,再次失踪八个多月。我们陆续获悉,中国社会科学院原副研究员范亚峰博士2010年12月9日在警方控制下被罩上黑头套带往秘密场所并被施以酷刑。 由此我们联想到某些警务人员的骇人言辞, "落到我手里,叫你求生不能,求死不得","少跟他废话,打死挖个坑埋了"。根据报导,警察曾把高智晟的衣服脱光,...
高文谦 中国人权高级政策顾问针对欧盟—中国人权对话12年来毫无进展而提出建议。 欧盟—中国人权对话的历史背景是1989年的六四镇压,欧盟为此对中国实施武器禁运,要求中国改善人权状况。当时中国急於突破外交困境,同时考虑到欧盟与中国的战略关系,不得不答应。但中国政府并没有诚意,这一对话只是装点门面,应付国际舆论,用中国老百姓的话来说是聋子的耳朵——摆设。 中国政府表面上同意进行人权对话,但预先“划地为牢”——在议程规则上大做文章,设置条条框框,比如坚持必须事先谈判对话议程,要求对话程序严加保密,对话须以双边形式进行,以防各国之间进行协调,还规定非政府组织不能参加对话等。实际上,...
尊敬的奥巴马总统: 我是一个中国知识分子,一个在二十年前北京“六四”大屠杀中痛失爱子的母亲。 首先,我祝贺您荣获本年度诺贝尔和平奖,并预祝您在未来的岁月里能为维护世界和平、推动人类进步,以及践行美国立国之本作出杰出的贡献。 在您即将於十一月中旬访华前夕,我冒昧地给您写这封信,请求您在此次访华期间运用您的政治智慧和影响力,营救目前身陷囹圄的中国大陆自由知识分子刘晓波博士。 据我所知,世界上一些民主国家和地区的正义之士、议会人士,都先后以不同方式、通过不同途径要求中国政府释放刘晓波博士;尤其是在10月1日中共建政60周年当天,美国众议院以410票的绝对多数票通过了要求释放刘晓波博士的决议案。在此...
在联合国普遍定期审查工作组2月11日上午发表的对中国审查结果的报告中,中国虽然接受了一些促进人权的一般性建议,但却拒绝了成员国提出的其他许多重要建议,这些建议要求中国采取具体措施,落实各项改革,推进中国人权的真正改善。被中国拒绝的建议包括有助於提供信息和言论自由、确保司法和律师独立性、确保被拘留者获得律师、保护律师免遭打压和骚扰,以及给予藏族、维吾尔族等少数民族宗教和迁徙自由的各种措施。 令人注意的是,中国不仅拒绝了许多要求保护维权人士的建议,反而接受了古巴提出的要将“那些自我标榜为维权人士、实际上以攻击中国国家和人民的利益为目的的人”作为打击对象的建议。...

页面

订阅 国际人权